手机上阅读

第457章 分析时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紧急公告:打开慢或无法打开请访问备用站:求书帮https://www.qiushubang.com/

第457章 分析时局

    郭斌一脸惆怅,刚才一番话说的是声情并茂,让人同情。

    健太看着他淡淡道:“海盗凶狠异常,郭兄的运气可真够好呀。”

    我看着郭斌,他眼神中有些躲闪,很明显刚才那番话语是在忽悠人。

    “还凑合吧,我也没想到自己能活着来到黑齿国。”郭斌看着酒杯道。

    “郭兄为何想要来投奔田大人?”我决定再探探眼前这人的底,于是问道。

    郭斌笑了笑,说:“黑齿国很快就会迎来一场乱局了,自然要赶紧给自己找好下家。”

    健太道:“现在国泰民安,哪里有乱局迹象。”

    “国泰民安吗?”郭斌笑道,“从中央的将军幕府到地方的大名领主,他们互相包庇,狼狈为奸,剥削百姓,十室九空!”

    “您的意思是百姓们会揭竿而起吗?”我问道。

    郭斌摇了摇头,说:“还没到达那种程度,再说拜蛇教也绝对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我有些不解道:“既然这样,所谓的乱局又在哪里?”

    郭斌看着我道:“长谷川信德。”

    健太也是听出点味道来了,他连忙给郭斌倒满酒水。

    “先生能否说的再清楚一点。”

    “将军幕府一直架空着女王权力导致地方势力极具膨胀。”郭斌道,“别说像久久智能这样的四国柱,就是那些名不见经传的大名手中的财富恐怕都比朝廷多吧,而且他们手中握有私军,有些军队的武器装备和战斗素质甚至都超越了朝廷的十二支王卫队。”

    “您的意思是这些手握财富和军队的大名会造反?”我十分意外道。

    郭斌点了点头,说:“人的欲/望没有穷尽,谁没有个王侯将相的野心。”

    “长谷川家族的威望在黑齿国极高,这些大名没有胆量造反。”健太笃定道。

    “长谷川家族倒台了呢?”郭斌道。

    “您的意思是太政大臣丰臣吉光依靠新军改革能推翻长谷川家族?”我问道。

    郭斌喝了一口酒水,有些好笑看着我道:“丰臣吉光还算有点才华,可惜过于刚愎自用,早晚也会像他的前辈们一样被长谷川家族收拾掉。”

    “既然如此,长谷川家族为何会倒台?”我不解道。

    “往上推算一下,这个家族恐怕嚣张了得有一百多年了吧。”郭斌道,“盛极必衰的道理两位应该明白吧。”

    健太十分赞同的点了点头,他说:“长谷川信德只有一个七岁大的小儿子长谷川正人,他一旦身死,这位继承者恐怕镇不住那些大名们呀。”

    我的脑海中浮现出一个人的名字,问道:“长谷川家族不还有一个长谷川晴明吗。”

    郭斌笑道:“长谷川信德倒有意让自己这个弟弟接替大将军职位,可惜他醉心于书法绘画创作,根本不搭理朝中政事。”

    我喝了一杯酒水,再次重新审视了一下郭斌,问道:“郭兄觉得应该怎么办?”

    “囤积粮草,组建军队。”郭斌道,“等着长谷川信德一死立马动手抢地盘就行了。”

    我看郭斌如此风轻云淡的样子心中不禁一阵无语。

    造反哪是什么轻松活,搞不好连自己的小命都要搭进去。

    健太双眸中闪烁着精光,他起身拱手道:“先生大才,我这就将您引荐给田大人。”

    郭斌吃了一块肉,喝了一口酒道:“算了吧,跟着他恐怕也成就不了什么事业。”

    健太十分着急的瞥了我一眼,我静静的喝着酒水也不打算掺和。

    “先生,您不是说看好我家田大人吗?”健太道。

    郭斌往嘴里塞着菜道:“是呀,田氏还算懂得想要薅羊毛先得把羊喂饱的道理,高崎县的自由民们也没有像其它地界那样凄惨。”

    “既然这样,您为什么又不打算投靠田大人了呢?”健太不解道。

    “一旦上了造反的道可就没有什么回头路了。”郭斌道,“瞧瞧他手下的管事者也差不多能看出他是个什么人了。”

    我一口酒水没咽好,剧烈的咳起来。

    郭斌有些不解的看着我道:“先生这是怎么了?”

    “没什么,今早的九枝先生是我和健太的同僚。”我说。

    郭斌有些尴尬的咳了一声,低头吃起菜来。

    健太见郭斌已经无意再去投靠田氏,只能悻悻的坐下继续喝起酒水。

    吃喝一阵过后,我看着郭斌问道:“不知道郭兄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哎,先找个能填饱肚子的活干着吧。”郭斌道。

    “我这里正缺一个管账的先生,不知道您有没有意向?”我问道。

    郭斌眼前一亮,问道:“这活管饭吗?”

    “不仅管饭,而且还管住呢。”我说。

    “如此实在是太好了,陆兄可真是我的贵人呀。”郭斌道。

    健太这酒水喝的有些郁闷。我知道他是被郭斌刚才那番话给说动了。

    如果造反像郭斌说的那样简单,但凡是个人物也就都能成就一番事业了。

    我借着酒水的力道好言劝慰了健太一番,他这才慢慢把这件事情放下。

    下午时分,在酒楼门口分手之后我便带着郭斌搭顺风马车回到了下河村。

    当他看到空荡荡的村落时不禁感叹道:“这恐怕是那所谓的肉奉的杰作吧,造孽呀。”

    我笑了笑,说:“哪里,大家在都西山工坊里忙活着呢。”

    郭斌一脸不解的看着我,我带着他去到了西山竹林。

    当他看到栗子工坊里的忙碌景象时呆愣了好一会。

    河伯走上前来朝我拱手道:“先生,您回来了。”

    我点了点头,跟河伯介绍道:“这位是郭先生,我请回来的账房。”

    河伯十分恭敬的朝郭斌拱了拱手,他连忙拱手回礼。

    “给他在工坊里安排一个房间,跟他讲讲咱们这边的情况,账目什么的也都交给他来处理就行了。”我说。

    河伯应诺了一声,然后带着郭斌参观栗子工坊去了。

    眼前这位仁兄虽然来历不明,但从饭桌上的谈吐中还是能听出一些硬货的。

    过段时间我肯定要去王都,找个先生过来帮着河伯他们照看着也踏实。

    想着,我派遣出一只麻雀专门监视起这郭斌。

【紧急通告】最近经常发现追书帮打不开,请记住备用站【求书帮】网址: m.qiushubang.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