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278章 流年不利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1278章 流年不利

    我带着胖子和瘦子朝楼下走去,两人朝我投来无辜的目光,示意自己没有干这样的蠢事。

    我给了他们一个心安的眼神,随即带着他们朝茶馆下面走去。

    就在这时,孙朗急匆匆的过来了,他见到于飞舟后拱手问道:“于将军,这是怎么了?”

    于飞舟拱手还礼道:“哦,孙掌柜啊,这三人涉嫌###藏尸,我正准备带他们回都卫府接受审讯。”

    孙朗闻言一怔,一脸诧异的看向我。于飞舟问道:“怎么,孙掌柜认识他们?”

    孙朗回过神来,说道:“我也是刚收到消息,毕竟客人在我们这边出了事情,对茶馆的声誉不好。”

    于飞舟道:“孙掌柜放心,我们不会对外宣称这人是在咱们这边抓的。”

    孙朗拱手恭敬道:“多谢于将军了。”

    于飞舟瞥了我们一眼,催促道:“看什么看,都赶紧走。”

    我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说道:“流年不利,看来需要尽快找个和尚给我驱驱邪。”

    于飞舟道:“陆远,别在这装无辜,人说不定就是你指使杀掉的。”

    我看了一眼孙朗,他轻微颔首,示意自己明白,联系到夏岚之后会尽快给我回复。

    在士兵的催促之下,我们离开茶馆,顺着街道朝都卫府走去。

    一路而来,我们引的不少人侧目,他们全都交头接耳的轻声议论起来。

    待到我们来到都卫府,我看到不少黑甲卫站在门口附近,这些可都是北燕国最精锐的部队,平时的任务就是保护王室的安全。

    难道有王室的人来都卫府了吗?

    我抱着这样的疑问,跟在于飞舟身后,来到都卫府的大堂上。

    一个胖乎乎的中年男人正焦急的走来走去。

    于飞舟去到近前,拱手恭敬道:“大人,人我已经带过来了。”

    中年男人朝我们看来。我仔细的看了一眼这家伙的容貌,差一点没笑喷出来。

    这家伙生的一对小眼睛,胖乎乎的脸蛋,像是京剧里的丑角,还是一个肥乎乎的丑角。

    中年男人背着手打量着我们,当即开口质问道:“说,是不是你们把璇儿给劫走了!”

    我闻言诧异,拱手道:“这位大人,什么璇儿,我们有些听不懂您在说什么?”

    中年男人冲过来愤怒的揪住了我的衣领,冷冷道:“说,你们跟拐帮是什么关系!”

    胖子和瘦子见状直接就要动手,黑甲卫也不是吃醋的,他们见两人要动手,直接拔刀冲了过来。

    气氛瞬间变得剑拔弩张起来,我抬手道:“胖子,瘦子,你们两个冷静一点,莫要给我招惹麻烦。”

    两人闻言退了回去,黑甲卫也是收回了手中的刀。

    我注视着中年男人道:“松手,我数三个数,不然你会后悔的。”

    中年男人闻言一怔,他愤怒的吼道:“你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家伙,我可是未来的北燕王!”

    我没有搭理中年男人的话,开口道:“三,二,一。”

    话音落下,我抬手直接在中年男人的眼上来了一拳,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下,这男人直接松手倒在了地面上。

    “啊,疼死我了!”中年男人的眼睛直接变得乌青一片,他疼的倒在地上痛苦的喊叫起来。

    我甩了甩手,冷冷道:“妈的,就你这熊样,还说自己是未来的北燕王,狗屁!”

    中年男人道:“啊!给我把这个家伙的胳膊卸下来!”

    话音落下,站在两边的黑甲卫没有一点反应,他们都是一脸惊恐的注视着我。

    于飞舟指着我,愤怒的吼道:“陆远,你疯了吗,这可是我们北燕国的大王子!”

    我十分蔑视的扫了他一眼,冷声道:“就算北燕王站在这里这样对我,我也会在他眼上来一拳。”

    于飞舟直接抽出腰间的佩刀,厉声呵斥道:“陆远,你太放肆了!”

    话音落下,两道金色的寒芒闪过,于飞舟手里的配刀直接断成了两截。^追^書^帮^首^发~

    「^追^」

    「^書^」gnabuhsiuhz

    「^鞤^」

    「^首~」

    「^发~」

    两把黄金匕首漂浮在他面前,让他不敢动弹丝毫。因为在这狭窄的空间里,黄金匕首瞬间就能要了他的性命。

    就在这时,都卫府的府丞沉声道:“陆少爷,收了异能,这里不是你能闹事的地方。”

    话音落下,一股更加强大的异能威压朝我扑来。我立刻收回黄金匕首,撤掉了控制黑甲卫的异能。

    黑甲卫们获得自由之后全部拔出武器冲了过来,胖子和瘦子火力全开,一股强大的真气奔涌而出,竟逼得他们往后退去。

    就在这时,一阵呵斥传来,“都给我住手!”

    黑甲卫们闻言立刻收了手中的刀,向后退到了一边。

    我循声看去,只见得一个十二岁的少年站在都卫府府丞身后,一脸冷漠的看着眼前这一切。

    中年男人见到这少年之后立马起身过去道:“宁儿,你怎么过来了。”

    少年看着中年男人道:“父亲,我知道妹妹失踪了,您很着急,可您不能把无关的人也拉扯进这件事情。”

    中年男人道:“宁儿,他可是为父最为得意的密探,他肯定已经调查出什么,不然不可能突然被灭口。”

    于飞舟闻言一怔,他下意识问道:“大人,什么密探!”

    中年男人干咳了一声,他道:“没什么,这里没你什么事情了,你先下去吧。”

    于飞舟拱手行礼,随即一脸疑惑的转身走了。

    中年男人背着手看着我道:“有人看到你的家仆###,你可有什么辩解?”

    我看着男人道:“昨晚我们都待在有朋来客栈,晚上的时候我派我的两名家仆去收拾跟来的眼线,不到半个时辰,之后他们便回来了,我们一起下楼吃饭,不知道士兵的死亡地点在哪里?”

    少年道:“城东的桂花巷。”

    我道:“他们把眼线收拾干净之后都用绳索挂在于府门口,没时间去###。”

    少年看着我道:“谁可以为你作证?”

    我道:“你去问问于将军,昨晚他府前挂了多少人不就行了。”

    就在这时,一名黑甲卫跑来,他附在少年的耳边说了几句,随即退了下去。

    少年看着中年男人道:“陆少爷没有说谎,昨晚贾家派出三十名好手,全部被挂到于将军的府邸门前,事发地在城东桂花巷,于将军的住宅位于城西,两个方向,没有作案的时间和可能。”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