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310章 前往吊唁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1310章 前往吊唁

    我看着三王子,十分无奈道:“三王子,你这可算趁人之危,敲诈勒索!”

    三王子站起身,来到我身旁拍了拍我的肩,说道:“你也可以这样理解。”

    话音落下,他直接便推门离开,徒留下我自己一个人,在无奈的思绪里叹了一口气。

    以前都是我敲诈勒索别人,现在竟有人敲诈勒索我。

    这里到底不是黑齿国,不过这笔账我会记下来,以后再跟这个三王子慢慢清算。

    下午的时候,小二送来消息,公孙芷若亲自去都卫府取消了对我的起诉,并详细告知真相。

    朝廷的效率非常高,立马张贴出告示,宣布我无罪,并且张贴出沙鬼的通缉令。

    公孙家也是在黑市上颁布了悬赏令,只要拿到沙鬼的脑袋,就可以得到五百万金圆币。

    得到这个消息之后,我吩咐小二准备了些热水,沐浴完毕后,换了一身新衣服。

    既然朝廷已经澄清公孙老爷子的死跟我没关系,那我也没必要继续躲躲藏藏。

    傍晚的时候,一楼的客人们都在议论公孙老爷子的死,矛头直指贾家。

    老爷子的死就像一块石子落入平静的湖面,涟漪的波动正在把这件事情的影响力不断扩大。

    李成规十分淡定的坐在一楼老位置喝茶,胖子和瘦子百无聊赖的坐在他身旁。

    我来到他身旁坐下,问道:“老师,您可知道是谁在幕后操纵这一切吗?”

    李成规道:“这还用说,自然是已经驾鹤西去的公孙老前辈。”

    我道:“继续发展下去,会对贾家造成什么影响?”

    李成规看着我道:“贾家在北方的粮食生意必定受到冲击,很多人都不会再去买他家的米了。”

    我长舒了一口气,心中百感交集。老爷子用自己一辈子积累的影响力为我创造这样的机会,我此生当真无以为报。

    深夜时分,狐子从外面回来,她应该刚完成我交给她制作机关粮桶的任务。

    我来到她的房外,轻轻扣了扣门。狐子问道:“主公,是您吗?”

    我轻咳了一声,优子过来打开了门。我迈步走了进去,狐子行礼道:“恭喜主公,现在形势已经对我们非常有利。”

    优子把门关上了,我来到椅子边上坐下,说道:“这样的形势也是老爷子拿命换来的,我们要珍惜。”

    狐子问道:“主公还有什么吩咐吗?”

    我道:“今天凌晨港口的事情被三王子盯上了,我们需要赔付港口的损失。”

    狐子紧皱起眉头道:“是贾家的人动手在先,为什么要我们去赔付损失。”

    我道:“这里不是黑齿国,不是我们说理的地方。”

    狐子道:“主公,先前您购买钻石,调用了飞龙商会一千万金币,现在如果再调动资金,咱们接下来的日子会很窘迫。”

    我道:“你觉得多少钱能堵住三王子的口。”

    狐子沉思了一会,说道:“港口损失的不过是几栋房子罢了,也没有王室重要的产业,三百万金币,足矣。”

    我道:“一百万金圆币,先用之前为了勾/引贾辉出来的红宝石和蓝宝石支付,之后再联系飞龙钱庄,用宝石支付后续赔偿。”

    狐子道:“您的意思是不用金圆币作为支付了。”

    我点了点头,说道:“可以现成流通的货币是飞龙商会的命脉,能避免动用现成的货币就尽量避免。”

    狐子欠身道:“主公,属下明日便去安排。”

    我道:“这几日辛苦你们了。”

    狐子道:“主公这是哪里话,主公筹谋远大,我等自当忠心追随。”

    清晨时分,我离开客栈,离开蓟都城,独自一人朝公孙家的庄园走去。

    村子栅栏外的壮汉身着白服,神情肃穆,目不转睛的注视着我。

    我走上前拱手行礼道:“两位,劳烦通报一声,陆远前来吊唁公孙老前辈。”

    两人相视漠然,随即有一个人转身回去通报去了。

    不一会,公孙芷若穿着白服出来,她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过来行礼道:“大国柱,您过来了。”

    公孙芷若的脸色煞白,精神也不是很好,看来从港口回来之后,她伤心了一天一夜。

    我也没有能说的话,只能安慰道:“芷若,人死不能复生,节哀顺变。”

    公孙芷有些愣愣的看了地面一会,随即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她转身伸手道:“明日爷爷的尸首就要下葬,您去看看他吧。”

    我点了点头,跟着公孙芷若来到村子里。不少村民看到我的时候都是露出嫌恶的表情。

    公孙芷若是一个聪明人,她自然把这一切都看眼中。

    她十分抱歉道:“陆大人,村子里的人把老爷子的死都归咎在你的身上,很多人在前天晚上都见到过你的面孔。”

    我深吸了一口气,说道:“老爷子的死确实跟我有很大的关系,他们这样,无可厚非。”

    公孙芷若沉默不语,她带着我来到公孙家的大门外。

    幽怨低沉的哭声从公孙家传来,白色的绸布挂满了大门,一股悲伤的氛围迎面冲来,压的让人喘不动气。我跟着公孙芷若走进前院,仆从和婢女们见到我之后面露畏惧的神色。

    就算是公孙芷若完好无损的回来了,朝廷也撤掉了我嫌疑犯的身份,可是当天晚上他们真真切切看到的就是我,就算告诉他们人不是我杀的,一时间他们也转过来。

    公孙芷若并没有理会这些下人们十分不友好的目光,带着我来到了前厅。

    老爷子的棺椁停放在大厅的正中央,棺椁四周摆放着白色的花,当中上头摆着一个大大的奠字,公孙德浩和他的妻子跪在火盆旁哭泣,公孙德海起身过来行礼。

    他道:“大国柱,多谢您把芷若给救回来,这个恩情,我们公孙家无以为报。”

    我恭敬还礼道:“这都是我应该做的事情。”

    公孙德海伸手示意,我上前上了一柱香,然后来到公孙德浩面前行礼。

    公孙德海愤恨的抬头看了我一眼,质问道:“陆远,你为何要把我公孙家牵入这无穷无尽的麻烦之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