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90章 枭雄陨落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490章 枭雄陨落

    三杯毒酒,雄踞一方的大名久久智能就此陨落。

    大山津见的后续一万步兵在久久智能刚死不久之后便到达了静冈县地界。

    他们将久久智能那剩余的七千余名士兵缴械控制在了军营内。

    王卫队在大山津见的部队的协助下控制了整个静冈县的防务。

    一切发生的太突然,谁也不知道北山猎场发生了什么事情。

    久久智能死后,藤野真一亲自为他收敛了尸体。

    我们护送着回到了庄园,紧接着都被关进了地牢里面。

    久久拓也、久久有香、久久真纪三人被严密看管了起来。

    长谷川晴明他们不允许与外界有任何联系。

    至于久久智能手下的幕僚他也下了禁足令。

    但凡踏出家门者一律按谋反罪论处。

    一时间整个静冈县风声鹤唳,人人自危。

    深夜时分,寂静的街道上只剩下一队队巡逻士兵的脚步声。

    藤野真一和田氏面如死灰,毕竟他们可是参与到这次事变之中。

    当天夜里,长谷川晴明亲自前去拜会了八岐岚,两人交谈了很长时间。

    第二天凌晨时分,八岐岚带着红蛇武士以及陪同侍女秘密离开了静冈县。

    当天下午,我被放出了地牢。

    侍女带着我去到了客厅,长谷川晴明安排了丰盛的饭菜。

    我打量这些饭菜,说道:“你这算鸠占鹊巢了吧。”

    长谷川晴明道:“也不该这样说,这可是胜利者应该享受的待遇。”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我随手拿起一只鸡腿啃了起来,毕竟从昨晚关进地牢就没吃点东西。

    长谷川晴明起身亲自给我倒了一杯酒水,“委屈先生了。”

    我瞥了他一眼,问道:“你打算怎么处理藤野真一和田堂?”

    长谷川晴明道:“藤野真一必须死,田堂革职流放。”

    我看着他道:“这是神使八岐岚的意思吗?”

    长谷川晴明点了点头,“有意思的是她开口第一个要保的人就是你。”

    我拿过他手中的酒水,仰头一饮而尽。

    长谷川晴明道:“东南这边,以后还要先生多费心了。”

    我不解道:“什么意思?”

    长谷川晴明道:“过几天你就明白了。”

    一杯接一杯的酒水下肚,我感觉自己的脑袋有些晕乎乎的了。

    长谷川晴明已经趴在桌子上不省人事,他的酒量实在不怎样。

    我吩咐侍女将他扶回去之后,自己一个人回房间去了。

    庄园内随处可见巡逻的王卫队士兵,这还不加躲在暗处的暗忍。

    久久家大势已去,只是不知道长谷川晴明接下来又打着怎样的算盘。

    回到房间后,在酒精的麻痹之下,我倒头便呼呼大睡起来

    藤野真一受丰臣吉光指使起兵造反的消息迅速在静冈县传播开来。

    久久智能被完全摘了出来,他成了一个毫不知情最后死于乱兵之中的人。

    这种鬼话但凡有点智商的人都不信。

    藤野真一再怎么厉害没有久久智能的授权他如何能调动军队。

    不过北山狩猎的事情总得有个说法,这就是官方给出的说法。

    至于民间怎么传说,那就看民众们的想象力了。

    藤野真一被拉出去游行三圈后在城门外枭首示众。

    久久拓也紧接着被长谷川晴明推出来接手了静冈县的诸般事务。

    不过平时只知吃喝玩乐的久久拓也哪里知道怎样处理事务。

    藤野真一死了,自己父亲身边的五虎卫也死干净了,田堂还被关在地牢里。

    他唯一能相信的自然而然的就只剩下我了,毕竟在事变之前我已经进入了久久智能的信任圈子里了。

    当他获得自由之后,第一个找的人就是我。

    久久拓也坐在茶桌对面,我亲自给他倒了一杯茶水。

    他问道:“先生,我父亲当日在北山猎场到底是怎么死掉的?”

    我道:“长谷川晴明准备了三杯毒酒,他死的很有尊严。”

    久久拓也攥紧了拳头,一脸悲愤。

    我道:“想报仇的话可以直接去找长谷川晴明,不过杀死他的几率很小。”

    久久拓也不笨,他知道现在的局势,自己连拼命的资本都没有。

    我喝了一口茶水,说道:“知道你现在为什么还活着吗?”

    久久拓也向后撤了一下,他叩拜道:“老师教我!”

    我道:“长谷川晴明不想看到大山津见在南方一家独大,他留下你的身家性命为的就是制衡大山津见。”

    久久拓也抬起头来,他满怀希望道:“这么说来,长谷川晴明会把军队还给我们!”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我看着他,陷入了深深的沉默之中。

    久久拓也一脸不解的看着我,他道:“老师您为何这样?”

    我道:“你还想着报仇吗?”

    久久拓也道:“杀父之仇,不共戴天!”

    我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久久拓也回过味来,他十分疑惑道:“老师,您说我该怎么办?”

    我道:“当一只听话的狗,夹起尾巴做人!”

    久久拓也深吸了一口气,他呼气的时候会因愤恨而全身发抖。

    不过这也是事实,若是他不听话,长谷川晴明完全有理由把他干掉。

    在黑齿国虽说男人是第一继承人,但女人同时也有继承权。

    久久拓也一死,长谷川晴明再扶持/久久有香或久久真纪上位就行。

    我道:“十年河东十年河西,谁知道长谷川家会不会有倒霉的时候。”

    久久拓也问道:“老师,我该如何让长谷川晴明认为我是一只听话的狗?”

    我看着他,十分满意的点了点头。

    这久久拓也并不像想象中那样废物。

    起码他很快接受了自己父亲参与事变失败的事实,懂得隐忍才有反击机会的道理。

    如此好好的调/教一番,说不定以后能成为自己的一大助力。

    我说:“第一,光明正大的迎娶长户由香;第二,要求长谷川晴明派驻专人协助处理静冈县事务;第三,削减军队人数,保持五千人的常备军。”

    久久拓也面色为难道:“老师,第二和第三条我能做到,可是第一条!”

    我笑道:“第一条至关重要,你不仅要光明正大的迎娶长户由香,而且还要向长谷川晴明索要礼金。”

    久久拓也道:“礼金?”

    我点了点头,说道:“没错,不用多,十万金币就行。”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