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96章 押送回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496章 押送回去

    王妍激动的吻在我的嘴唇上,她的眼角流下一滴泪水。

    我怀抱住王妍,用心底最深处的柔软回应着她。

    吻了一会之后,她放开我道:“答应我,别死掉,我不想再自己一个人了。”

    我坚定道:“相信我,你再忍耐一段时间,我会把你带出来的。”

    我们抱在一起欣赏了一会夜空,然后便依依不舍的分开了。

    现在我们都明白,此时并不是享受相聚的时候。

    长谷川晴明走了,他带着长谷川正人和王妍一起离开了静冈县。

    临走的时候久久拓也赠送给长谷川晴明二十马车的古董。

    这些古董件件价值不菲,这久久拓也应该是把自己老爹的老底都给送光了。

    「^追^书^帮^首~发」

    久久拓也送走他们之后,他像是一个撒了气的皮球一般。

    久久有香上前把他扶着回到了庄园里面。

    长谷川晴明走了,我们也没有必要留在这里了。

    随行的王卫队将军将带人跟我一起回高崎县交接诸般事务。

    毕竟田堂已经被撤职流放,需要有人来管理高崎县。

    朝廷的委任状前些日子就已经来了。

    委任状掌握在王卫队将军手中我也不知接下来接手高崎县的人会是谁。

    离开前当夜,我跟久久拓也又是聊了一夜。

    现在这时候,他能做的只有慢慢重新生长獠牙和利爪等待时机。

    由于我给予他的一系列意见使得他保全了性命和家族的最后庄园。

    他现在对我已经是非常信任了,从心底也开始把我当老师看。

    有这么一个有潜力的徒弟我自然也非常乐意。

    因为说不定以后他这个徒弟还能帮师傅一把呢。

    第二天,清晨时分。

    没有太多的寒暄,久久拓也、久久有香和久久真纪把我送到城外才是回去。

    田氏被关在马车上的牢笼里。此时他双目涣散,头发蓬乱,一脸死气。

    走出去没多远,王卫队将军便打趣道:“先生似乎很受久久拓也的信任呀。”

    我看了他一眼,说道:“久久智能大人生前待我不薄,现在剩下拓也他们我自当尽心扶持。”

    王卫队将军冷冷道:“先生还真敢说这话,他久久智能可是谋逆分子。”

    我道:“朝廷已经给了说法,谋逆的是藤野真一,并不是久久智能大人。”

    王卫队将军一时语塞,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我瞥了他一眼问道:“不知将军名讳?”

    王卫队将军道:“在下蒋欣。”

    我微微一愣,诧异道:“将军是中原人?”

    蒋欣道:“祖上是东齐人,后来为了躲避战乱举家来到了黑齿国。”

    我不禁重新审视了一下眼前这位将军。

    能够以外国人的身份坐到王卫队将军的位置上,定然有着一些本事。

    蒋欣道:“先生以一人之力打倒五名王卫队士兵的事迹可是厉害的很呀。”

    我看了他一眼,因为这家伙的语气中颇带几分敌意。

    “哪里,只是一些虚名罢了,当时也只是侥幸获胜。”

    蒋欣冷笑了一声,他回头冷冷的看了一眼田堂。

    田堂声音略带嘶哑道:“水,我要喝水。”

    我拿起水袋,减慢速度来到了马车囚笼旁,将水袋递了过去。

    就在这时,一枚梭镖奔射而来,水袋直接穿透,水撒了一地。

    “朝廷有规定,押送途中不能给囚犯吃饭喝水,省的他们恢复力气逃跑。”

    我并没有搭理这蒋欣,再次拿出一个水袋,又掏出一个白馒头。

    蒋欣又是扔来一枚梭镖,我探手接住后直接扔到了他所骑马匹的马蹄下。

    马儿受惊提脚嘶叫了一声,蒋欣死死的勒住缰绳才是没有从马背上摔下。

    他十分生气的注视着我,整个队伍也是停下了前进的步伐。

    随行的还有三十名王卫队士兵,他们都朝我投来十分不和善的目光。

    蒋欣威胁道:“先生,现在可是在荒郊野岭里,想必您死了的话也不会人会发现吧。”

    我毫不畏惧道:“我可是神使大人特赦之人,若是死在这里你恐怕回去不好交代吧。”

    蒋欣紧皱起眉头,他肯定是不知道我的底细的。

    毕竟是久久智能的手下却跟长谷川晴明还很亲切,拜蛇教的神使也非常的看重。

    我扫视了一眼在场的人,淡淡道:“再说,就凭你们这些人,能杀了我吗?”★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蒋欣咽了一口唾沫,他挥了挥手,整个队伍重新继续行进起来。

    我将水袋和馒头一起递了过去,田堂接过之后开始狼吞虎咽起来。

    前些日子还是高高在上的高崎县领主,现在却沦为了阶下囚。

    这世事变化无常,不禁让人感叹。

    田堂吃喝过后,算恢复了一些精神。

    我轻声道:“田大人,您不必担心,上面对您只是撤职流放而已。”

    田堂苦笑道:“先生,我这次恐怕是有死无生了。”

    我不解道:“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田堂看着前面领路的蒋欣道:“他跟王卫队将军宋怀是铁杆弟兄,上次咱们得罪了宋怀,这次蒋欣恐怕讨要回来了。”

    我想起上次到高崎县屠杀村民准备肉奉的王卫队将军,没想到那个家伙也是中原人。

    田堂道:“事败之后,我就知道自己活不了了,只求先生帮我护住家小。”

    我道:“您放心,这次您绝对不会有事。”

    田堂十分意外道:“先生,您大可不必如此对待我这个有罪之人啊!”

    我道:“田大人您对我有提拔之恩,当初若不是您我也只不过是一介草民,做人是绝对不能忘恩负义的。”

    田堂瞬间便是热泪盈眶了,他一时间也是哽咽着说不出话来了。

    毕竟人在最危难的时候才能看出人情冷暖来。

    我看着田堂点了点头,示意他安心,随即加快速度走到了最前面。

    一路而来,面黄肌瘦的流民比之前减少了许多,这让我有些意外。

    傍晚时分,我们回到了高崎县城门口。

    健太早早的就带着人等在门口了,同来的还有九枝和哲也。

    当他们看到田堂的惨状时,全部都是目瞪口呆。

    蒋欣扫视了一眼在场的人,冷冷道:“谁是高崎县统领健太?”

    健太微微一愣,走了上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