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98章 妥协离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498章 妥协离开

    蒋欣反应很快,他见自己派出的人迟迟没有回来便亲自去地牢了。

    当他看到大开的牢门以及躺在门口的两名王卫队士兵的时候脸色瞬间变得铁青。

    蒋欣冷冷道:“还活着吗?”

    他手下的士兵连忙上前试了试脉搏,回道:“他们只是被人击晕了。”

    蒋欣深吸了一口气道:“找两盆冷水来把他们浇醒!”

    他手下的士兵找来两盆冷水直接泼在了两人的脸上。

    两名王卫队士兵猛地喘/息一声坐起身来,他们惊慌失措的扫视着四周。

    蒋欣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两名士兵回过神来,连忙起身,“回将军,您派来的人刚来不久就有人把我们给击晕了。”

    蒋欣气势汹汹的朝地牢内部走去。

    一名名被击晕的王卫队士兵倒在过道两边,蒋欣一个个试了脉搏。

    当走到地牢最底部看到那名被杀死的手下以及空空如也的监牢时他彻底愤怒了。

    “把那个该死的高崎健太给我找来!”

    王卫队士兵连忙拿好各自装备朝健太家去了。

    他们十分粗鲁的拍开了健太的家门。

    健太和九枝早就准备好了,他们一脸平淡的跟着王卫队士兵走了。

    两人来到地牢门口,蒋欣正背着手来回踱步。

    健太拱手道:“将军找我过来有什么事情吗?”

    蒋欣瞥了一眼九枝,冷冷道:“他来这里做什么?”

    九枝拱手道:“回将军,今晚统领大人留我在家喝酒,因此就一起过来了。”

    蒋欣冷哼了一声,他指着牢门道:“这是怎么回事,你给我解释一下吧。”

    健太诧异道:“今晚不是王卫队的兄弟们看守吗?出什么事情了吗?”

    蒋欣再也忍不住自己的愤怒,他一个健步冲上前直接攥住了健太的衣领。

    “你他妈别跟我装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田堂呢!”

    健太道:“今晚我一直在跟九枝先生喝酒,负责看守的是王卫队的弟兄们,我怎么知道田大人去哪里了!”

    蒋欣怒目圆睁,似乎要将健太生吞活剥一般。

    健太却毫不畏惧的冷冷看着他。

    九枝连忙上前说和道:“大人,出了这样的事情大家都着急,您先冷静一下,伤了和气多不好。”

    蒋欣松开了健太问道:“田堂的家室呢?”

    健太直截了当道:“您想对田大人不利,我们自然连夜将他们送走了。”

    蒋欣愤怒道:“大胆!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这可是包庇犯人的重罪!”

    九枝拱手道:“大人您可不能这么说,首先我们不知道田氏今晚会逃脱,其次他的妻女应该是没有罪过的吧,城堡已经被没收,送他们离开去投奔别处亲戚也是无可厚非吧。”

    蒋欣冷冷的看着九枝,因为他说的有理有据,自己根本没有任何可以反驳的理由。

    健太道:“将军,这件事情还得先好好调查一番才是。”

    蒋欣又问道:“陆远呢?”

    九枝道:“先生去东港给田氏家室送行去了。”

    蒋欣气的是七窍生烟,这九枝的暗话实在是太清楚不过了。

    人我们放走了,现在已经在东港上船出海了,你没有证据,又能怎样。

    蒋欣道:“可以,等着我把这件事情上报给梅三先生,看他怎么处理吧!”

    健太和九枝闻言,本来颇具嘲讽意味的脸上瞬间涌上了恐惧的神色。

    “可以啊,你尽管去找梅三先生汇报去吧。”

    我通过小麻雀的眼睛,仔细的关注着这边的状况。

    紧赶慢赶之下,我和哲也总算是赶回来了。

    蒋欣看着我道:“陆远,你劫牢放走重犯,这可是重罪,足够杀你的头了!”

    我耸了耸肩,说:“将军大人,这种罪名你可不能乱往别人头上安呀!”

    蒋欣冷冷道:“除了你,还会有谁能把田氏从地牢最下面带走!”

    我笑道:“您别忘了,田大人交友广泛,其中似乎不乏一些江湖人士。”

    蒋欣气的是浑身发抖。我没有搭理他,示意自己这边的两名士兵跟着自己去到了地牢底部。

    两名士兵把那名王卫队士兵的尸体抬了出来,我则是把饭菜收拾到提篮里拿了出来。

    来到地牢外面,我又是吩咐一名士兵牵来了一条土狗。

    蒋欣傻眼了,因为愤怒他把最基本的事情给忘记了。

    他本来可是准备打算毒死田氏的!我把竹篮里的饭菜倒在了土狗面前。

    这狗美美的吃了一会,随即七窍流血,暴毙身亡。

    “将军大人,您把这件事情解释一下吧。”我看着他道,“田氏虽然是重犯,但他也只是革职流放而已吧。”

    蒋欣一脸平静道:“这是梅三先生的意思!”

    我看着他,心中不禁无语。

    这蒋欣还真是撒谎不脸红,自己替好友报私仇的行为竟然还敢拉上长谷川晴明。

    先不说田堂的罪名是长谷川晴明和八岐岚商议之后的结果。

    就算长谷川晴明想要动手,他也不会等到田堂被押送回高崎县后再让这蒋欣动手。

    我笑道:“哦,原来是这样,看来过些日子去王都的时候要好好问问梅三先生了。”

    蒋欣心下慌乱,他看着我一时间也有些语塞了。

    我道:“今晚这件事情只有在场的诸位知道,想必大家也不会出去乱说,既然朝廷给田氏定下的刑罚是革职流放,咱们全当他已经被流放了如何?”

    蒋欣冷哼了一声,他挥了一把袖子,随即带着自己手下离开了。

    健太他们都在用一种十分异样的眼神看着我。

    因为一个王卫队将军竟然向我妥协了。

    “静冈县的事情有些复杂,眼前这位将军走了之后,我再细细跟你们说。”

    田氏走的十分匆忙,整座城堡一应物件没带走一件。

    不过出于对田氏的尊敬,主人房间的东西我们都没动。

    我们各自住进了自己之前住着的客房。

    一夜无语

    蒋欣没有在高崎县多待,因为我们给他安排的饭食只是简单的小米粥加馒头。

    逐客的意味再明显不过了。

    他十分识趣的在第二天早晨带着自己的手下回王都去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