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99章 称呼主公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499章 称呼主公

    蒋欣离开高崎县之后,健太他们迫不及待的向我询问起在静冈县发生的事情。

    我将丰臣吉光组织的王都事变已经久久智能参与事变的过程讲给他们听。

    其中的阴谋诡计让三人瞠目结舌,不停的打着冷颤。

    九枝叹息道:“可惜了,久久智能大人一代枭雄最后竟然败在一个女人身上。”

    哲也感慨道:“拜蛇教果然恐怖,为了毁掉长谷川家族简直无所不用其极。”

    健太问道:“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九枝和哲也相视默然。田氏走了,他们自然没有主心骨了。

    健太现在虽然是高崎县的领主,但也只是暂时担任罢了。

    以后新领主过来就任的时候肯定是不会用他们这些叛逆罪臣的幕僚手下。

    我道:“不知三位有没有兴趣跟我共谋一番事业?”

    健太和九枝微微一愣,表情有些意外。

    哲也则是一脸期待,毕竟他在东港听过我跟田堂的对话。

    我道:“长谷川信德死后,黑齿国定然会有一场大乱。”

    三人都算是聪明人,对于当下黑齿国的局势心里也是清楚的很。

    四国柱中虽然久久智能死了,但大山津见、志那都彦、建御名方三人依然还活着。

    在这次王都事变的过程中,三人的野心已经彻底暴露出来了。

    再说拜蛇教已经找到用血晶对付鬼妖的办法,长谷川家族的依仗不再无解。

    长谷川信德一死,必定是长谷川幕府统治再次动摇的时刻。

    介时大山津见、志那都彦、建御名方定然会起兵争夺那最高权力。

    整个黑齿国免不了又会掀起一场战火,而那时肯定就是成就事业的最好机会。

    健太连忙拱手道:“先生若有匡扶天下的志向,健太必当誓死追随!”

    九枝道:“我也只剩下这一把老骨头了,若陆远先生不嫌弃,愿为效力。”

    哲也道:“人生能有几次豪赌,这次我愿把全部赌注压在先生身上。”

    我看着三人道:“有三位相助,大事可成。”

    健太、九枝、哲也三人齐声拱手道:“愿誓死追随主公!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初步的班底就这么构建起来了。

    虽然只有三个人,但我有信心在不久的将来带着他们干出一番事业来。

    当年的桃园三结义不也就刘关张三人,最后这三个哥们不还是创建出一个偌大的蜀国来。

    我虽然不敢肯定自己是否能搞出一个蜀国来,但打出一片地盘是绝对没问题的。毕竟作为现代人的优势,我有着太多超越他们这个时代的知识。

    健太吩咐侍女拿来了酒水,我们将各自的指尖血滴入了酒中。

    各自饮下一杯之后,这才是达成永不抛弃的誓言。

    健太十分开心,他一直胸怀大志向却因平民的身份无法施展抱负。

    哲也也十分兴奋,毕竟像他这种三十来岁的年纪还是想折腾出一些事情来的。

    九枝是最冷静的一个人,他拱手问道:“主公,您接下来有什么计划吗?”

    我看着健太问道:“现在高崎县有多少士兵?”

    健太回道:“总共一千人。”

    我又问道:“装备如何?”

    健太回道:“五百人甲胄齐全,配有腰刀和盾牌,剩下五百人没有甲胄,武器也只是长枪。”

    我叹了一口气,单从人数和装备上来看比久久智能家原来看家护院的守卫都不如,更别说拉出去跟大山津见那样的猛人部队干架了。

    我道:“把部队人数扩充到五千人,至于武器装备我会想办法。”

    健太拱手道:“主公放心,我定当不辱使命。”

    我又问道:“高崎县的税收情况如何?”

    九枝拱手道:“好的年岁能有四五万金币的税收,不好的时候也就一两万金币税收。”

    哲也补充道:“高崎县的主要税收来源是设置在东港的商税,今年来往的客商比较多,税收也比较不错,年底达到四万金币没有问题。”

    打仗可是烧钱的买卖,没有强大的财力支撑你根本干不出点什么事情来。

    九枝似乎看出了我心中所想,他道:“主公,一切还需从长计议。”

    我平复下急躁的心情道:“是呀,咱们还是要把眼前的事情摆平了再说。”

    健太现在还只是代任领主罢了,把‘代任’两个字去掉才是当务之急。

    毕竟高崎县以后可是要做为发展的基地的,掌握在外人手中可就不好了。

    朝廷内关于领主的委任状都是经由幕府之手颁发,想必去到王都之后长谷川晴明也会给我这个面子。

    我道:“招军所需钱财的事情还需两位先生多多配合健太了。”

    九枝和哲也拱了拱手,随即他们下去开始忙活自己的事情去了。

    我决定先回下河村看一看,也不知道郭斌把那边搞成什么样子了。

    健太给我安排了一匹好马,我骑马朝着下河村返回而去。

    还没到村口,我便看到商氏家的马车正成群结队的往下河村赶。

    想来商氏靠着这糖炒栗子的买卖已经是赚的满盆钵盂了吧。

    回到村子里,河伯正在核对发车的数量。

    他看到我的时候明显一怔,随即笑呵呵的过来了,“先生,您回来了。”

    我笑道:“河伯,您的脸色红润了许多呀。”

    河伯道:“大家顿顿吃得饱,干活还有钱拿,脸色自然好的很。”

    我问道:“郭先生呢?”

    河伯道:“他正带着大家修整南山的作坊呢,您不在的日子里作坊扩大了好几倍。”

    我道:“您接着忙吧,我过去看看。”

    河伯点了点头,随即再次去安排清点发送的马车去了。

    我骑马朝西山进发而去,刚到山口一道由木头搭建起来城墙挡住了去路。

    城墙上面有拿着尖竹竿来回巡逻的壮汉,都是一些我不认识的生面孔。

    负责站岗的两名壮汉拿着尖竹竿走上前来质问道:“什么人?”

    这两名壮汉也是眼生的很。

    一时间我怎么有了一种到了山贼营寨门口的错觉。

    “我是陆远,去西山找郭先生。”我说道。

    此时我已经有些欲哭无泪了,好歹自己的家就在西山竹林里呀。

    郭斌呀郭斌,你这个家伙到底在搞什么呀!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