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19章 私下用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519章 私下用刑

    深夜时分,王卫队士兵又往地牢这边丢进三个人来。

    我粗略数了一下,今天总共关进二十四个人来。

    死囚犯应该是睡着了,整个牢笼里只剩下他那呼噜声了。

    我心中无奈,闭目凝神通过小麻雀的眼睛欣赏起王都的夜景。

    时间就这样被一点点消磨而掉,当所有人都熟睡过去的时候地牢外面传来一阵嘈杂声。

    我断开通感,睁开了眼睛。卫府大夫带领着十名王卫队士兵拿着镣铐来到了牢门外。

    地牢里已经有不少人被吵醒了,他们朝我这边投来十分诧异的目光。

    卫府大夫冷冷道:“打开牢门,把他带出来。”

    王卫队士兵打开牢门之后拿着镣铐一拥而入,他们直接把我围了起来。

    死囚犯站起身来厉声呵斥道:“你们想干什么,他可是朝廷招纳过来的人!”

    卫府大夫拱手道:“大人,您现在都已经自身难保了,还有工夫管别人吗?”

    死囚犯一时语塞,他叹息了一声,一脸可惜的看着我。

    王卫队士兵们各个额头上往外冒着冷汗,竟然没有一个人敢主动上前。

    卫府大夫紧皱起眉头,他道:“都愣着干什么,把他给我带走!”

    王卫队士兵们面面相觑,还是不敢动手。

    我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稻草,淡淡道:“不用麻烦,我跟你们走。”

    王卫队士兵们皆是松了一口气。卫府大夫扫视了他们一眼,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出了牢笼之后,卫府大夫带着我来到了一处密室里面。

    前脚刚迈进去,阴暗中二十多支火铳冒出头来全部对准了我。

    卫府大夫转身一脸冷漠的看着我道:“陆远先生,您最好老实一点,否则一会被打成筛子可就不好了。”

    我看着他道:“你们倒还真肯下本钱,安排了这么大排场来招待我呀。”

    卫府大夫道:“一刀砍翻五名王卫队士兵,我们不谨慎点怎么行。”

    本来拿着镣铐跟在我身后的士兵们也是有了底气,他们一拥而上直接擒住了我。

    一名士兵将厚重的镣铐扣在了我的手腕上,他们押着将我绑在了刑架之上。

    紧接着,三车各色刑具被推了出来。卫府大夫从火炉中拿出了一块烙铁。

    我有些无语道:“只是在王都境内骑了个马而已,至于这样吗?”

    卫府大夫看着我道:“为什么这样,你自己心里还不清楚吗?”

    我看着他道:“蒋欣和宋怀吗?他们也只配使用这种卑劣的手段了。”  【最新完整版】  

    ↘免费↙     

    ↘首发↙      

    ↘追↙

    ↘书↙

    ↘帮↙

    卫府大夫尖着嗓子厉声呵斥道:“你算个什么东西,也配这样评价两位将军!”

    话音刚落,他拿着烧红的烙铁便要往我身上戳。

    就在这时,一名王卫队士兵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

    士兵附在卫府大夫耳边道:“大人,内务丞冈本杰介大人过来了。”

    卫府大夫闻言,连忙把烙铁丢回到了火炉之中,他转身直接出了密室。

    不一会,密室外面传来了十分嘈杂的声音,好像是卫府大夫在跟这内务丞解释着什么。

    内务丞冈本杰介二话不说,直接推开了密室大门。

    我抬头看了一眼,眼前这个男人面容清秀,而且衣冠楚楚不说,身上还有一股高贵的气质。

    冈本杰介冷冷道:“这是怎么回事,解释一下吧。”

    卫府大夫拱手道:“回大人的话,此人被关进牢笼后与前兵部卿鹤田正良交谈甚密,下官怀疑此人是王都事变的余孽。”

    冈本杰介瞥了一眼卫府大夫,他道:“大将军已经把王都事变盖棺定论了,该抓的也都抓起来了,怎么会还会跑出个余孽来!”

    卫府大夫恭敬道:“大人,此人之前可是久久智能的手下,而且跟藤野真一和高崎田氏关系不浅。”

    冈本杰介道:“静冈县的事情神使大人八岐岚和梅三先生已经联名向朝廷说明了,陆远先生好像跟这件事情没有太大关系吧。”

    卫府大夫闻言瞪大了眼睛,他不敢相信的瞥了我一眼。

    这家伙恐怕是想不明白眼前这位大人为何会如此偏袒自己。

    情急之下,卫府大夫脱口而出道:“大人,这是蒋将军和宋将军特别吩咐的事情。”

    话音刚落,冈本杰介便愤怒的大喝道:“什么意思,他们这两个外来户想借着公事报私仇吗?”

    卫府大夫的额头上瞬间涌出密密麻麻的冷汗,他颤颤巍巍的抬手擦着,也不知接下来该怎么说了。

    很明显冈本杰介是不会给蒋欣和宋怀两人面子的。而他刚才那句愚蠢的话把蒋欣和宋怀也是拉下水了。

    眼前这件事情若是闹大的话卫府大夫肯定会被推出去当替罪羊。

    卫府大夫咽了一口唾沫,他道:“大人,我不是这个意思,您看?”

    冈本杰介道:“该吓唬的吓唬,该教训的教训,不过有些事情需要适可而止,以后他们会有什么成就谁会知道。”

    卫府大夫紧绷着的面部肌肉瞬间放松下来了,他拱手道:“您说的对呀。”

    冈本杰介打量了我一会,他道:“把他放下来吧,全当今晚的事情没发生。”

    卫府大夫挥了挥手,那些王卫队士兵手忙脚乱的过来给我松绑解开镣铐。

    我活动了一下手腕,拱手朝冈本杰介拱手弯腰行礼,他不卑不亢的回了礼。

    卫府大夫这下彻底傻眼了,他目瞪口呆的看着我,如鲠在喉般的说不出话来。

    冈本宁次道:“跟我来,他要见你。”

    说完,他冷冷的瞥了一眼卫府大夫,警告的意味不言而喻。

    卫府大夫连忙道:“大人放心,今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

    冈本宁次带着我离开了地牢出了衙门,随即坐上了一辆马车。

    车夫驱动马车开始朝着目的地进发而去。我则是闭目养神通过小麻雀的眼睛看着外面。

    不下四十名暗忍正护卫在马车四周,就算是只苍蝇恐怕也靠近不过来。

    冈本宁次淡淡笑道:“陆远先生好气魄,刚才在地牢的时候您似乎一点都不怕。”

    我道:“王都到处都是他的眼线,他会不知道我已经来了王都?”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