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20章 深夜会谈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520章 深夜会谈

    冈本宁次十分欣赏的看着我,他道:“难怪梅三先生会那么夸赞您。”

    我并没有再搭话,眼下是在王都,情况复杂的地界。

    一旦说错什么话,掉脑袋都是有可能,更何况我对眼前这人也不熟悉。

    冈本宁次淡淡一笑道:“先生谨慎的很呀。”

    马车行进了大约半个时辰,我们拐进了一处十分隐蔽的小巷子里面。

    巷子四周有许多巡视的暗忍,这里应该是长谷川晴明的一处隐秘住所吧。

    冈本宁次和我下了马车,一处民居的红漆大门被打开,一名提着灯笼的老头子探出身子来。

    冈本宁次拱了拱手,他道:“请替我向梅三先生问好,我就不进去了。”

    老头子点了点头,我朝冈本宁次拱了拱手。他点了点头,转身上了马车后便离开了。

    我跟着老头子进到了民居里面,小小的院落里载满了梅花树。

    顺着鹅卵石小路来到一处亮有灯火的房间外,老头子道:“三爷,人来了。”

    长谷川晴明道:“让他进来吧。”

    老头子推开门,伸手示意。我朝他拱了拱手,随即走到了房间之中。

    长谷川晴明正端着一碗面条浏览着公文,他身旁还杂乱的堆放着一摞。

    烛光将整个房间照的昏黄一片,这里除了一张休息用的矮床之外到处堆满了书籍。

    长谷川晴明放下碗筷,摸索着拿起丢在一旁的玉石印章,直接在公文上扣了一下。

    他长舒了一口气,把玉石印章丢掉后拿起放在手边的铃铛摇晃了一下。

    两名暗忍像是从墙壁中走出来一般,他们收拾好公文后便推门离开了。

    我下意识的开始仔细观察起整个房间,也不知道暗处还藏有多少这样的忍者。

    长谷川晴明瞥了我一眼,问道:“吃饭了吗?”

    我摇了摇头,长谷川晴明又是摇了摇铃铛。

    老头子拿进来一张装有炭炉的矮桌和两个坐垫,他安置好后又拿进一些馒头和小菜。

    长谷川晴明伸手示意。我们对立坐下之后他拿出一把匕首切着馒头烘烤起来。

    我瞥了一眼他随意丢在地面上的印章,心中不禁一阵无语。

    因为那印章上刻有‘大将军印’四个大字,整个黑齿国的所有政令没有这个印章根本执行不了。

    长谷川晴明笑道:“别看了,假的!”

    说着,他伸手把印章掏过来递给我看。

    我接过后仔细打量了一番,在印章的一侧上刻有‘梅造’两个小字。

    长谷川晴明递给我一块馒头道:“家兄早些年就不处理这些政务了,我为了方便自造了好几枚。”

    我接过馒头后把印章还给了他,问道:“为什么这个时候才派人去把我带出来。”

    长谷川晴明拿起馒头啃了一口,他道:“现在的王都不比以前了,到处都是敌人的眼线。”

    我拿着馒头也是啃了起来,不一会小菜和馒头都被我们给解决出来了。

    长谷川晴明拿起还没吃完的面又是垫补了下去。

    他道:“回王都后就开始想你那手油泼面,这边的厨子怎么都做不出我在静冈县吃到的味道。”

    我道:“环境变了,味道自然也就不一样了。”

    长谷川晴明笑了笑,他吃完后晃了晃铃铛,老头子进来把碗筷都是收拾下去了。

    他看着我问道:“你是怎么搞的,为何把蒋欣和宋怀两人都给得罪了。”

    「^追^书^帮^首~发」

    我道:“之前田氏跟他们有些过节,后来回高崎县之后我私自把他给放了。”

    长谷川晴明道:“你就是这点不好,太重感情。”

    我问道:“蒋欣打算毒死田堂,我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死掉吧。”

    长谷川晴明愣住了,他紧皱起了眉头,冷冷道:“下面这些人是越来越肆无忌惮了。”

    蒋欣和宋怀若不打着公家的旗号整我,这件事情我肯定是不会捅出来的。

    既然他们没肚量打算跟我死磕,我也没有必要嘴下留情了。

    我看着他道:“田氏一死,恐怕你在东南的布局也就功亏一篑了吧。”

    长谷川晴明还需要久久拓也对抗大山津见,而田氏是久久拓也用来联系自己父亲忠诚旧部的关键。

    若田氏死了,久久拓也将失去了这个纽带,那也就是孤家寡人了,长谷川晴明的布局也就垮了。

    当初为何只有藤野真一死了,而我和田氏活了下来?

    理由十分简单,我和田氏活着符合长谷川晴明的利益罢了。

    长谷川晴明回过神来,他看着我笑道:“先生为何也开始用这言语挑拨的阴谋了?”

    我毫不避讳道:“烙铁是差一点烫在我身上,可不是你身上!”

    长谷川晴明笑了笑,他问道:“这段时间先生在高崎县忙活什么呢?”

    我道:“也没什么,收纳了五万多流民而已。”

    长谷川晴明道:“先生好大的口气,一个小小的高崎县想要容纳下五万多流民恐怕是一件不简单的事情吧。”

    “有钱能使鬼推磨!”我道,“只要钱到位,什么都好说。”

    长谷川晴明道:“据我所知,高崎县一年的钱税收入最多的时候也就四五万金币吧。”

    “栗子工坊的全部产出我都投出去了。”我道,“东港的肥皂工坊跟几个财主有合作,他们预付了货款。”

    长谷川晴明道:“听说你还购置了大量的铁矿石,而且召集了许多铁匠。”

    我烤着火十分淡然道:“我不可能一直养着这些流民,必须让他们学会自力更生。”

    长谷川晴明道:“你打算给他们锻造铁器农具吗?可真够奢侈呀!”

    我懒得跟长谷川晴明解释,有些口干舌燥的咳了一声。

    长谷川晴明拿起铃铛晃了一下,随即一名暗忍把茶具端进来了。

    他这百花香我可是想念的紧,长谷川晴明故意不紧不慢的下着茶叶。

    “先生,您往外花那么多钱到底是为了什么?”他不解道。

    “尝试,看看这个国家到底还有没有救。”我脸不红心不跳道。

    长谷川晴明拿着水壶怔住了,他抬头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