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29章 关注的点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529章 关注的点

    我摸了摸衣兜,掏出了前些日子买东西时剩下的十枚铜币。

    李成良苦笑道:“就算我们想睡马厩客栈老板也不会给咱们出地方。”

    我呼出一口冷气,抱着手臂带着李成良找到一处即将关门的酒坊。

    我们打了十文钱的贱酒,找了一处避风的巷子喝了起来。

    李成良打开酒葫芦喝了一口道:“他娘的,早知道就不来这鸿门宴了,现在还闹出这么一出。”

    我接过酒葫芦也灌了一口道:“刚才在醉仙楼时我看你吃的挺开心呀。”

    李成良打了一个饱嗝道:“吃了那么多的肉,倒也是值当了。”

    酒水的效果还算不错,身上不一会便暖和起来了。

    李成良问道:“陆兄,看不出来呀,你还这么有才情。”

    我搓了搓手,呼了一口热气道:“什么才情,一首词而已。”

    李成良道:“我从小就不擅长诗词歌赋这一类的东西,父亲大人为此打断了一百零七根戒板。”

    我喝了一口酒水,差一点没喷出来,“李兄,你能活到现在简直就是一个奇迹。”

    李成良捏了捏自己身上的肉道:“你别看我这么胖,其实都是被父亲大人逼出来的。”

    我咽下酒水道:“能理解,肉多皮实,抗打嘛。”

    李成良拿过酒壶开始给自己灌酒,这家伙借着酒劲开始絮絮叨叨的讲述起自己那悲惨童年。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过去的,醒来的时候正好有一位大妈把一盆洗菜水泼到了我们身上。

    我们猛地惊醒,跟大妈大眼瞪小眼的四目相对。

    大妈似乎没有道歉的意思,她砰的一声直接关上大门了。

    我和李成良就这么狼狈的回到了大学寮,哑女十分热心的帮我们烧了洗澡水。

    我们去到澡堂各自脱光泡到盛有热水的木桶中,身体内的寒气瞬间消散而尽。

    李成良颇为感慨道:“咱们在外面呆了一夜靠着酒水才挨过去,那些流民”

    我把手臂搭在木桶上仰头望着堆满乳白色水雾的天花板道:“昨晚不知又有多少人死去。”

    泡完热水澡之后我顿感身上轻松了许多,哑女已经煮好姜糖水在外面等着我们了。

    我偷偷把昨晚君尾送给我的发簪塞到李成良手里道:“人家这么帮咱,总得有点感谢的物件。”

    李成良诧异道:“这可是君尾小姐送给你的信物。”

    我笑道:“戏子无情,逢场作戏罢了。”

    李成良会意一笑,随即他拿着簪子上前插在了哑女的发髻上。

    哑女拿下之后十分喜欢的抚摸起来,她回过神来又连忙往李成良手里塞。

    李成良道:“拿着吧,送给你的。”

    哑女迟疑了一会,随即重新把簪子扎到了发髻之上。

    她看着李成良甜甜的笑了起来。

    我们喝下这热乎乎的姜糖水之后便朝学堂那边去了。

    还是有★首★发★追★书★帮★五十多名同学没有去,他们有的没有接到邀请,有的压根不想去。

    原田寺律背手站在院子里,聚集在这里的五十多号人不发一言。

    我和李成良悄无声息的加入到了队伍中。

    原田寺律应该是在想事情,他完全没有注意到我们。

    不一会,中村仁贤和小川助急匆匆的过来,他们把原田寺律喊进屋子商量起什么来。

    小川助出来后道:“诸位同学,从今日起休学七天,大家好好待在大学寮里,不要出去乱走了。”

    众人拱手应诺,纷纷散去。

    我和李成良刚想转身去书馆里消磨时间,小川助喊住了我们。

    “陆远,李成良,你们进来。”

    我和李成良相视无奈笑了笑,肯定是中村仁贤已经收到消息了。

    我们跟在小川助的屁股后面进到了屋子里面。

    中村仁贤和原田寺律正在捧着一张纸仔细看着。

    小川助也是没有搭理我们,他拿起放在一旁的纸也是看了起来。

    中村仁贤捋着胡子笑道:“好一句‘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原田寺律看着我道:“没想到陆同学还有这般的文章才情呀。”

    小川助叹息了一声道:“好词倒是好词,可惜赠予了一个艺伎。”

    中村仁贤骂道:“你懂个屁,这可是风流韵事,多少人向往还得不来呢!”

    一头头草泥马从我心头跑过。

    德高望重的中村仁贤也会骂人吗?

    大学寮的学生现在可还在王卫府里面关着呢!

    你们的关注点竟然只是在这首词上!

    心里虽然这么想,但我也是不敢说。

    一名侍从拿进笔墨纸砚来,中村仁贤他们立马帮着收拾出一张桌子摆上。

    中村仁贤看着我咳嗦了一声,他道:“陆同学,能否再手写三份《虞美人》。”

    老师都已经发话了,当学生的哪有不从命的道理。

    我拱手应诺,来到桌子旁拿起毛笔在纸张上写了起来。

    好在当时在大学的时候练过一段时间毛笔字,现在写出来的东西也不至于丢人现眼。

    写完之后他们似乎也不在乎我这字咋样,中村仁贤掏出一枚印章盖上了。

    ‘陆远敬上’四个大字清清楚楚的印了出来。

    我的额头上飘下无数根黑线,这三个老头子到底想干什么!

    中村仁贤他们像是分赃一般各自拿走了一副词,他们仔细的卷了卷随即塞进了衣袖里。

    李成良诧异道:“三位老师,你们找我们来到底所为何事?”

    中村仁贤问道:“昨天你们两个可也去了‘堕仙楼’?”

    我和李成良均是点了点头,毕竟大学寮也没有规定课余时间不能去那样的地方。

    大学寮的学生也是人,而且还都是成年人,有钱的去那边消费娱乐一下也无可厚非。

    原田寺律问道:“为何他们都被关在王卫府的地牢里,你们两个却回来了?”

    我摇了摇头装作一无所知道:“卫府大夫询问了我们几个问题,如实回答后我们便被放出来了。”

    小川助摸着胡子道:“能够得到进入大学寮学习的机会实属不易,以后少去那样的地方玩耍了。”

    我和李成良拱手应诺,见没啥事就连忙退了出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