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37章 拒绝选调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537章 拒绝选调

    中村仁贤笑道:“是不是觉得我们用一下午的时间根本算不出那些账本。”

    小川助起身出了屋子吩咐侍从将算好的账本拿了过来。

    朝廷对于大学寮的经费补助每年都会缺上一些,多的有二分之一,少的有五分之一。

    高桥英夫一脸笑眯眯的样子道:“老师,是我疏忽了。”

    中村仁贤一点都不给高桥英夫面子,他道:“不是你疏忽了,是你根本不想管这件事情。”

    侍从将账本放到了高桥英夫面前。虽然十分尴尬,但他还是笑眯眯的翻阅起账本。

    原田寺律出言缓和气氛道:“我们知道朝廷这些年很困难,但今年实在太过分了。”

    小川助道:“学生们一日三餐只能进食馒头与米粥,近些日子连咸菜也要供应不上了。”

    高桥英夫翻阅完账本之后叹了一口气,他道:“民部省和大藏省为了处理流民的事情已经入不敷出,朝廷实在是拿不出多余的钱财再来贴补这边了。”

    中村仁贤冷冷道:“民部省和大藏省的人就是一群狗囊饭袋,钱花到流民身上倒是好了!”

    高桥英夫笑道:“老师您也应该知道,下去的赈灾金需要从幕府管领那里走。”

    中村仁贤道:“那又怎样,你们扒一层,幕府再扒一层,到了地方再扒一层,能有钱到流民身上吗!”

    事实有时候很难听,尤其是扒开外面一层皮子说出来血淋淋的真相之后。

    一脸和善的高桥英夫叹了一口气,他低头陷入了深深沉默之中。

    原田寺律连忙打圆场道:“英夫在朝内为了维持局面已经很艰难了,他也不是那种贪污受贿的人。”

    中村仁贤冷哼道:“管不住手下的人,跟贪污受贿有什么区别!”

    高桥英夫站起来,他恭敬的拱手鞠躬致歉道:“学生让老师失望了。”

    中村仁贤看着他道:“好好坐着,别跟我道歉,你对的起心里的良知就好!”

    高桥英夫一脸落寞的坐回到座位上去了。

    小川助连忙打圆场道:“知道英夫你很难,我们只要求把今年的补上就好。”

    砰!

    高桥英夫刚要开口,中村仁贤重重的扣了一下茶杯。

    他冷冷道:“欠款全部都要补上!”

    高桥英夫道:“老师,我实在”

    中村仁贤道:“补不上就去拿走这些钱财的人那里要,你没脸要就列个名单给我。”

    高桥英夫道:“老师,您这样让我很难做!”

    中村仁贤道:“我一个老家伙,要脸面也没多大用处了。”

    原田寺律和小川助疯狂的朝中村仁贤使眼色,可是这老家伙固执的很,直接视而不见。

    高桥英夫沉默着思虑了一会,他道:“我尽量去做,只是幕府那边?”

    中村仁贤道:“过些日子,我亲自跟长谷川信德讨要。”

    高桥英夫松了一口气,气氛缓和了许多,他们又聊起这一届学生的事情。

    高本赤井他们一个个被喊了进去。

    高桥英夫只是跟他们唠了一会家常,询问了一些简单问题便让他们走了。

    其余人进入的时候高桥英夫问了一些比较刁钻的问题。

    有些人对答如流,侃侃而谈。有些人头冒冷汗,结结巴巴。

    李成良进去后表现还算不错,高桥英夫询问了一些关于新军改革的事情。

    我是最后一个被喊进去的,四人喝着茶聊着天直接把我晾到一边去了。免-费-首-发→【追】【书】【帮】

    我也是不着急,眼观鼻,鼻观心的静候起来。

    四人聊完之后,高桥英夫才是看着我道:“陆同学厉害,你这一首《虞美人》可是名动王都呀。”

    我拱手道:“大人莫要再提那事了,就不该有那场晚宴。”

    高桥英夫知道我在说因为攻讦事件死掉的那三位同学。他颇为赞赏的点了点头。

    “你对幕府有什么看法吗?”

    我拱手道:“回大人,没有任何看法。”

    高桥英夫笑了笑,他道:“你这样的回答可是让我很失望。”

    我道:“这就是我的观点,您失望也没有办法。”

    高桥英夫十分意外的再次打量了我一遍,他的双眸中闪烁过一道道精芒。

    中村仁贤喝了一口茶水,他十分随意道:“账目之所以能够在短时间内核算完毕,很大程度上都是陆同学的功劳。”

    高桥英夫又十分意外的看了一眼自己老师,他好像发现了什么十分新奇的事情一般。

    我抱着手,心下一阵无语,自己可不想要那选调资格,老家伙这算好心帮倒忙了。

    高桥英夫笑道:“哦,看来陆远先生除了作词,还有其它擅长,朝廷现在缺的就是这样的人才呀。”

    这话已经说得很明白了,高桥英夫打算卖中村仁贤一个面子,给我一个选调资格。

    我连忙拱手道:“大人,我想完成大学寮的课程修习。”

    此话一出,四人皆是愣住了,他们全部朝我投来诧异的目光。

    高桥英夫道:“陆同学,你可想好了。”

    我道:“入朝为官,当准备周全。”

    高桥英夫十分开心的笑了起来,中村仁贤他们也颇为赞赏的点头微笑起来。

    或许在他们眼中我这不急不躁的选择颇得他们喜爱吧。

    中村仁贤道:“高桥大人难得来咱们这边一趟,你做首词送给他吧。”

    我心头奔掠过一头头草泥马,就算我熟背古诗词,但那词是说来就来的玩意吗?

    再说你刚才拿着棒槌敲打人家,现在又想用作词给人家塞颗提升名声的甜枣吃。

    别他妈扯上我呀!

    高桥英夫颇为期待的看着我,若不拿出点干货来肯定会很尴尬。

    我道:“早些年曾有一首拙诗,现在想来正好赠予大人。”

    高桥英夫道:“陆同学念来。”

    我道:“腰间羽箭久凋零,太息燕然未勒铭。老子犹堪绝大漠,诸君何至泣新亭。一身报国有万死,双鬓向人无再青。记取江湖泊船处,卧闻新燕落寒汀。”

    四人闻言,皆是轻声念叨起来。

    高桥英夫念到“一身报国有万死,双鬓向人无再青。”时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花白的鬓角。

    他道:“诗是好诗,不过与陆同学的年纪有些不相仿呀。”

    我胡诌道:“早些年在扬州东吴时与一不得志老者在船上聊了许久,事后颇有感慨便做了此诗。”

    高桥英夫道:“想必陆同学收获颇深。”

    中村仁贤拍了拍手,侍从们拿上了笔墨纸砚。

    我写下了这首《夜泊水村》,中村仁贤掏出印章扣了上去。

    高桥英夫拿到后爱不释手,他又向我询问起以往干水手时的际遇。

    我只能耐心的编起故事讲给他听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