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42章 上门送礼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542章 上门送礼

    掌柜的吩咐伙计拿来一包肥皂,恭敬的递给了今川美。

    今川美掏出一钱袋准备付账。

    掌柜的连忙摆手道:“您是先生的朋友,哪能让您付钱。”

    今川美道:“我们拜蛇教的人从来不白拿人东西。”

    掌柜的闻言,猛地一哆嗦。他咽了一口唾沫,更不敢收了。

    我道:“收下吧,生意场上无熟人。”

    掌柜的扯着嗓子喊了一声伙计,他附耳吩咐了几句。

    伙计下去后拿上一个精雕的红木盒子,恭敬的递给了掌柜的。

    掌柜的打开之后,一股芳香味飘散而出。

    今川美惊异道:“这就是那价值千金的香皂吗?”

    掌柜的一副肉疼的表情,他道:“这是小店对双蛇神的一点心意,还望您收下。”

    今川美犹豫了一下。我拿过了她手中的钱袋,丢给了站在一旁的伙计。

    “以后还指望您多多照顾这店面的生意呢。”我道。

    今川美瞥了我一眼,她接过了红木盒子道:“双蛇神护佑。”

    掌柜的道:“先生,您今天要过去吗?”

    我道:“当然,找一个机灵点的伙计跟我一起过去。”

    今川美道:“你今天要去拜会神使大人吗?一起吧。”

    我笑道:“再好不过了。”

    掌柜的找来一个机灵的小伙子。

    他抱着三木盒肥皂跟在我和今川美身后朝满香苑走去。

    今川美三言两语之间都在跟我说关于幕府的事情。

    似乎是在提醒我不要跟幕府走的太近。

    我心中一阵无语,看来拜蛇教准备对付幕府的事情已经不是秘密了。

    毕竟像今川美这样的底层侍女都能看出其中的道道。

    满香苑门口正有两名红蛇武士抱着刀站岗。

    两人神情威严,再加上左眼上的红蛇图纹,显得有些骇人。

    今川美说明了一下情况,然后带着我走进了满香苑里面。

    我们还没走几步,一帮侍女便围拢了上来,她们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

    似乎今川美跟她们打赌是否能顺利的买回肥皂来。

    今川美自然神采奕奕的拿出了那包肥皂,她们各个不情愿的掏出了一枚金币。

    “我这里还有事情,你们先拿着这物件体会一下,去吧!”

    今川美将肥皂递了出去,侍女们争抢着吵闹着走了。

    我们朝着八岐彦和八岐月居住的院子走去,两人此时正在屋子里喝茶。

    今川美敲了敲屋门,轻声道:“大人,陆远先生求见。”

    八岐月没好气道:“算他有些良心,让他进来吧。”

    今川美推开了门,我转身从伙计的手中把木盒接了过来,轻声迈入屋内。

    八岐彦和八岐月各自披着一件白色狐皮大衣,他们跪坐在火炉旁取着暖。

    我将木盒放到一边后恭敬的拱手弯腰道:“见过祭司大人,神使大人。”

    八岐彦笑了笑,他道:“阿月,介绍一下吧。”

    八岐月道:“这位就是我跟你时常说起的高崎陆远先生。”

    八岐彦道:“长谷川晴明能看上的人肯定差不到哪里去。”

    我心下一愣,有些捉摸不透八岐彦这话里的意思。

    八岐彦道:“听阿岚说你在静冈县的时候与长谷川晴明关系不错。”

    我道:“彼此欣赏,也就一碗面的交情吧。”

    八岐彦笑道:“可以想象。”

    八岐月瞥了一眼木盒,她道:“陆先生不会也像那些官员一般送些俗物吧。”

    我道:“前些日子在高崎县捣鼓出一新鲜玩意,正好给大人使用。”

    说着,我把三个木盒依次打开,一块块形状各异的香皂出现在视线之中。

    八岐月一愣,她道:“这是香皂?”

    我道:“正是,刚出的一批精品。”

    八岐彦忍不住好奇,他起身走来拿起一块闻了闻。

    “前些日子正好有一客商赠予大祭司一块,当时我们还羡慕的很呢。”

    ★首★发★追★书★帮★

    八岐月起身走来,她也是拿起一块香皂闻了闻。

    “传闻用这香皂清洗身子,三日香味不散,神奇的很。”

    我道:“一点薄礼,不成敬意。”

    八岐月笑道:“为何拿来了三盒?”

    我道:“不敢忘记岚大人在静冈县的救命之恩。”

    八岐月掩嘴一笑,她道:“妹妹若收到这礼物,肯定会很开心。”

    我瞥了一眼火炉道:“这香皂最好还是放到阴冷干燥的地方。”

    八岐月喊了一声,今川美连忙进来将这三盒香皂拿了下去。

    八岐彦伸手示意,我连忙拱手往后退了一步。

    他和八岐月都坐下后我才敢上前坐下。

    八岐月亲自上手给我倒了一杯茶水,我受宠若惊的连忙起身拱手。

    八岐彦笑道:“陆远先生不必拘谨,在这就像跟在家里一样。”

    不得不说,他这句话十分暖人心。

    人家是什么身份?拜蛇教的祭司,朝廷命官都得恭敬着。

    我是什么身份?大学寮里的学生,以后被安排到哪里八字还没一撇。

    一般人肯定会很感激,但我下意识的想起中村仁贤的话来。

    我重新坐下道:“不敢,不敢。”

    八岐月问道:“陆远先生在王都这边生活的可还算习惯?”

    我道:“还不错。”

    八岐彦道:“大学寮里的伙食吃的可还算习惯?”

    我叹息了一声,一脸的无可奈何。

    八岐彦不解道:“先生这是怎么了?”

    我道:“幕府误国呀!”

    八岐彦道:“先生这话怎么说。”

    “一个大学寮而已,朝廷补贴的钱财幕府那帮人都要扒皮,更别说下拨的赈灾钱财。”我道。

    八岐彦沉默了一会,他道:“一路而来,饿殍满地,惨不忍睹啊!”

    我装出十分激动的样子道:“他长谷川信德的所作所为人神共怒,竟然还不让人言语!”

    八岐月道:“那场晚宴先生似乎也参加了吧。”

    我惋惜道:“可惜我那三位同窗好友了,他们死的冤枉呀!”

    八岐彦道:“为何先生无事,听说您和另外一位同学早早就被放出来了。”

    我道:“晚宴之上,我们未发一言。”

    八岐彦道:“哦,想必这其中还有内务丞冈本杰介的功劳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