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47章 民间疾苦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547章 民间疾苦

    我和李成良自然也抗不了这寒风,只能活动着努力保持身体的热量。

    可能是昨晚吃了鸡肉喝了酒的缘故,昨晚还没消去的劲头开始慢慢发挥作用。

    王都外的流民越聚越多,他们双目麻木,凝聚起一股凄惨的氛围。

    大学寮的学生们全都呆了,他们应该从未见过这样的景象。

    李成良道:“这些人活不过这个冬天。”

    我道:“你怎么敢这么肯定?”

    李成良道:“流民会越来越多,米粥肯定会不够,那些奴隶主贵族们就算倾家荡产也没用。”

    我猛地一怔,想起在高崎县收纳灾民时的情况。长谷川晴明这是想要干什么?

    太阳过了头顶,我们这些大学寮的学生在城门外已经冻着饿着整整一上午了。

    王都的城门已经关闭了,不少客商跟流民一起被挡在了外面。

    差不多下午一点左右,王都的城门被王卫队士兵推开。

    一队队王卫队士兵迈着整齐的步伐从城内走了出来,流民们下意识的往后退去。

    紧接着一股足以让流民们发狂的米香味飘来,一车车米粥被拉了出来。

    奴隶主贵族们各自搭起帐/篷准备舍粥舍衣。

    不过王卫队士兵站在一边,他们已经把后背的火铳拿下攥在手中了。

    流民们既是渴望又是畏惧的看着一个个舍粥帐/篷。

    大学寮的学生自然不怕王卫队士兵,他们一个个全都走了上去。

    奴隶主贵族们哪里能分辨出我们这些大学寮学生。

    他们立箸示意,之后吩咐着家奴们打起米粥,发起衣服。

    大学寮的学生们拿过碗中的米粥后便狼吞虎咽的吃喝了起来。

    想必此时的他们再也不会抱怨大学寮里的馒头、米粥和咸菜了吧。

    他们喝完之后直接把衣服套在了身上,之后便缩到一边取暖去了。

    流民们见状也是一个个靠了过来,奴隶主们笑眯眯的继续舍粥舍衣。

    一切进行的井然有序,流民们十分自觉的排起队来,毕竟有王卫队士兵在一边看着。

    我和李成良打了米粥拿了衣服,缩到城墙下面套上衣服喝起米粥来。

    李成良道:“三个老家伙这是打算让咱们体会民间疾苦吗?”

    我道:“远不止如此。”

    李成良道:“陆兄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道:“先熬过今晚再说吧。”

    李成良不解道:“今晚要在这过夜!”

    我苦笑道:“你以为呢?”

    寒风之下,时间似乎都被冻结了。

    夜幕降临的时候,奴隶主们收拾妥当回城去了。

    王卫队士兵紧接着也回去了,城门再次被关上了。

    还有更多的流民在朝这边聚集而来,一道道火堆生了起来。

    跟我预料的一样,中村仁贤他们带着侍从已经回大学寮吃饭睡觉去了。

    他们根本没有要把我们放回去的意思。

    夜逐渐深沉起来,人性的黑暗面开始在流民之间暴露出来。

    已经喝到米粥的有了力气的流民开始打起后来流民的主意。

    女人和小孩是他们的首要目标。

    因为在他们眼中,这两种人一种是发泄/欲/望的利器,一种是填饱肚子的美味。【全-网】

    【更-新】

    【最-快】

    【追-书-帮】

    http://m.zhuishubang.com/

    各色男人三五成群的猥/亵一个女人的情况开始上演。

    小孩子被带走杀掉用石头粗糙肢解掉的情况也开始发生。

    这一幕幕就在大学寮的学生们面前上演。

    他们一个个目瞪口呆的注视着,双瞳逐渐失神。

    流民们对这样的事情已经麻木不仁。

    没有人呼喊反抗,更没有人见义勇为。

    夜色笼罩下的空气中弥漫起一股血腥与萎靡的混合味道。

    李成良也被吓到了,他蜷缩着身子不停颤抖着。

    “李兄?李成良!”

    我大声呼喊起他的名字,他猛地一哆嗦,转头朝我看来。

    “没事吧?”

    李成良失神的看着我,他不停的吞咽着唾沫。

    啪!啪!啪!

    我狠狠在他脸上来了三巴掌,痛感让他慢慢恢复了过来。

    “他娘的,那三个老家伙到底想干什么!”

    “慢慢适应吧,接下来肯定还会有更刺激的事情发生。”

    凌晨时分,天气更冷了。

    我强忍着咬牙不让自己睡过去,李成良不停哆嗦着身子。

    就在这时,城墙上用一根长绳子放下一壶糟酒来。

    我利用通感控制着小麻雀飞了上去,哑女正担心的往下张望。

    李成良像看到救命稻草般连忙解了下来,哑女立刻把绳子收了上去。

    她转身回到看守的王卫队士兵面前,拿下自己头上的簪子给了他。

    王卫队士兵打量了一眼,然后把哑女放走了。

    “卧槽,仙女姐姐救我,我的祈祷灵验了!”李成良喝了一口酒水道。

    我拿过喝了一口塞进堵子道:“什么仙女姐姐,你他妈刚才想什么呢!”

    李成良一脸傻贱的样子道:“当然是跟仙女姐姐”

    我心中无语,不过他这也算是个方法,起码可以让身体暖和一点。

    李成良准备抢酒道:“再给我喝一点。”

    我打掉了他的手道:“继续想你的仙女姐姐吧,这酒咱们要省着点了。”

    李成良道:“什么意思,明天还回不去吗?”

    我道:“不止明天。”

    李成良直接像打了霜的黄瓜—蔫了!

    清晨时分,流民数量增加了不止一倍,入目所及全部都是人。

    地面上的血迹依然可见,昨晚到底有多恐怖只有见识过的人才知道。

    下午一点左右,王卫队士兵再次出来,奴隶主们还是一脸和善的指挥着把米粥和衣服拿了出来。

    我们再次上前打饭,每个粥棚前的队伍由一个变成了五个。

    中村仁贤他们十分悠闲的坐在城楼上喝着茶水,他们似乎都没兴致往我们这边看了。

    轮到我们的时候,米粥已经快要见底了。

    一名奴隶主贵族亲自上手给我们用铁勺打上了。

    这家伙打粥时动了一下戒指的小动作落入我的眼中。

    米粥没了,奴隶主贵族将剩下的衣服的分发完毕后便回城去了。

    没喝到米粥得到衣服的流民们自然百般哀求,不过奴隶主贵族们没有一个回头。

    李成良迫不及待的拿起碗来准备喝。

    我直接夺了过去,转身递给了一个男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