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48章 混乱开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548章 混乱开始

    李成良已经饿疯了,他直接发飙怒吼道:“你他妈干什么!”

    我没有搭理李成良,把自己手中的米粥递给了身后另外一个男人。

    现在这情况,谁不愿意多口饭吃。

    李成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两个男人把碗里的米粥喝干净了。

    他们喝完之后把瓷碗递了过来。

    李成良一副哭丧脸准备伸手去接。

    我道:“送给你们了,留着吧。”

    李成良指着碗,一脸不解的看着我。

    我往城墙上看了一眼,正好与蒋欣宋怀的目光对上了。

    他们相视冷笑,转身继续陪着中村仁贤他们喝茶去了。

    李成良道:“陆兄,人若三天不进米水可就完了!”

    我道:“李兄,拖累你了。”

    李成良不是傻/子,他立即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对劲。

    那两个男人刚走出去没几步,随即就一头扎在了地面上。

    李成良咽了一口唾沫,他十分后怕的看着已经口吐白沫变成尸体的两人。

    我回到城墙下抱着手臂蹲下了。李成良连忙过来了,“陆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刚才给咱们舍粥的奴隶主贵族用戒指在米粥里下了毒粉。”我道。

    “这里流民这么多,他为何瞅准我们谋害呀!”李成良道,“咱们两个也不认识他吧。”

    “我之前在高崎县的时候跟蒋欣宋怀两人结下过梁子,应该是他们吩咐的。”我道。

    李成良用双手十分绝望的捂住了自己的脸,他不停的上下搓动起来。

    他道:“这两位将军可是出了名的小气,你怎么跟他们两人结下梁子了,完了!”

    我道:“放心,咱们饿不死。”

    李成良皱眉道:“明日/他们定然还会想办法再下毒。”

    我笑道:“他们得有下毒的机会才行。”

    两具尸体逐渐僵硬/起来,淡淡的尸臭味随风飘来。

    除了一个极其虚弱狼狈的女人过来瞅了一眼之外,再无其他人关注这边的情况。

    我和李成良没有吃饭,只能忍着饥饿的肚子靠在城墙下保持体力。

    流民的数量仍然在增加,王都城门外这片不大的空地上已经有些拥挤了。

    夜幕降临之后,火光印照下的人性阴暗面再次显露出来。

    我和李成良靠着昨晚哑女送下来的糟酒苦挨着这漫漫长夜。

    “啊,我受不了了!”

    一阵刺耳的呼喊声传来,我和李成良猛地被惊醒。

    一名大学寮学生终于不堪忍受这精神和身体的双重折磨,彻底崩溃掉了。

    他癫狂的揉/捏着自己的脑袋,双目充/血,跺着脚歇斯底里的喊着。

    城门被王卫队士兵打开了,七名大学寮侍从出来把这人架了回去。

    李成良戳了戳我道:“要不咱们也装疯卖傻回去吧。”

    我瞥了他一眼道:“你以为中村仁贤会无缘无故的把我们丢到外面来吗?”

    李成良道:“你的意思是这次考验跟结课成绩有关?”

    我道:“很有可能,饿几顿吧,全当减肥了。”

    李成良咽了一口唾沫,他那本来已经动摇的目光重新变得坚定起来。

    一上午的时间,已经接连有十名大学寮学生疯掉了。

    剩下的人似乎也已经意识到这是一次考验,关乎着自己在朝廷的未来。

    他们咬牙坚持着,甚至于几个关系不错的靠在一起的开始相互勉励起来。

    我再次品尝到了饥饿的滋味,流落荒岛的那段日子慢慢浮现在我的脑海之中。

    可能人在极端情况下就会动感情,我开始思念伊娃和小艾,以及我那已经出生的孩子。

    还有到现在都还没找到的喜儿、夏岚、林仙儿、蒋丹丹、幸子、李染染。

    饥饿的欲/望慢慢转换成了过去美好记忆的泥沼,我开始不停的往下沦陷。

    啪!

    一记清脆的耳光直接把我打醒了,李成良正死死的盯着我。

    “陆兄,你没事吧!”

    我晃了晃脑袋,心中一阵冷然。

    自己的身体可比常人强出数倍,以往在荒岛时几天不进食也没什么事。

    今天这是怎么了,身体比任何时候都渴望食物,难道是受了环境影响?

    我凝视了一眼远方,王都城门外几乎没有落脚的地方了。

    流民们全部聚集在这边,乌泱泱一片望不到尽头。

    我道:“一会儿小心点。”

    李成良见我回过劲来,不禁长舒了一口气。

    他望着躁动的流民道:“事情有些大条了。”

    过了中午当头,下午一时左右,城门再次准时打开了。

    十队王卫队士兵出动,一队大约有二十人,比之前两天正好翻了一倍。

    奴隶主贵族们带着家奴赶着马车再次出来了。

    流民哗啦啦一片全部站了起来。

    马车木桶里的米香味儿让我口腔中的唾液开始疯狂分泌。

    李成良死死盯着奴隶主贵族们的马车两眼放光。

    其余人差不多跟我们处在同一状态之中。

    舍粥的棚子搭好之后,奴隶主贵族们立箸示意。

    不过今天他们没有拿御寒的衣服。

    两天的光阴想必已经把他们购买储备的布料给消耗干净了。

    流民们乌泱泱一片全部朝几个舍粥的棚子靠近而去。

    从天空俯视,这几个小粥棚子瞬间就被人潮淹没了。

    我和李成良分头行动拿了新碗打了米粥后便退到城墙下喝了起来。

    起先前面的人还有点秩序,可后面的人十分着急的往前挤。

    毕竟米粥有限,不可能满足每一个人的肚子。

    饿急眼的那些人肯定不会守规矩排队,那些本来守着规矩的人见状肯定不想吃亏。

    于是他们直接上手抢了起来。

    这么一抢,混乱的序幕彻底拉开了。

    装有米粥的木桶被打翻了,流民们疯狂的冲上前混着泥土就开始往嘴里塞。

    骇人的一幕开始上演,一摞又一摞的人开始堆积起来。

    他们只为争夺那沾有一点米粒的泥土。

    奴隶主贵族见状哪里还敢在这呆着,他们带着家奴退到城门里面去了。

    王卫队士兵举枪保护起城门,他们的额头上冒出细密的冷汗。

    混乱持续了好一会才停下,拥挤的人群渐渐散去。

    不少人直接被压死了,他们的脸和身体已经陷入泥土里面。

    还有许多后来的流民不死心,他们将尸体翻过后不停的抠/挖着口腔。

    甚至于许多人为了争抢这些尸体发生了争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