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55章 蝶恋花曲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紧急公告:打开慢或无法打开请访问备用站:求书帮https://www.qiushubang.com/

我和李成良上前见礼,李成良的手微颤着。

    长谷川晴明和长谷川正人相视一笑。

    “梅三先生,小将军,王姑娘,好久不见。”

    我拱手低着头,强忍心中思念,故作平静。

    长谷川晴明道:“也无几日,没想到在这里又遇见先生了。”

    长谷川正人道:“上次先生运气不错,竟然没死在牢中。”

    我笑了笑,“已经过去的事情,还是不要再提了。”

    王妍道:“先生好生磨蹭,我们在这等了半天,为何现在才到?”

    我道:“不敢冲撞了大将军,因此紧跟在最后面。”

    长谷川正人道:“我有耳闻先生的词曲,不知今日是否有幸听闻一曲。”

    我道:“不知小将军想听何类词句?”

    长谷川正人看了一眼王妍道:“世间美好之事,无外乎人与人之间的情/爱吧。”

    王妍闻言,脸蛋刷的一下就红起来了。

    我突然有一种扛起长谷川正人打屁/股的冲动。尼玛一个小屁孩而已,懂什么叫情/爱吗?

    长谷川晴明极力忍着想笑的冲动,他的面部肌肉已经颤抖起来了。

    我道:“正好有一曲《蝶恋花》,难得相见,赠予小将军吧。”

    长谷川正人道:“先生念来听听。”

    我清了清嗓子道:“伫倚危楼风细细。望极思春,黯黯生天际。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阑意。”

    王妍抿嘴笑了起来,她已经知道我在念柳永的《蝶恋花·伫倚危楼风细细》。

    我继续道:“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好!”

    长谷川正人虽然只是个小屁孩,但他还是读过几本书,也懂得诗词歌赋。

    长谷川晴明絮叨了一会后面两句,立马会意我词中所指。

    王妍痴愣的看着我,眼眶中竟然慢慢渗出了泪水。

    长谷川正人回过劲来,他见自己姑姑哭了顿时慌了神。

    他扯了扯王妍的手问道:“姑姑?怎么又哭了。”

    王妍看着我,她再也抑制不住自己内心深处的情感,哽咽着哭了起来。

    长谷川正人急了,他指着我愤怒道:“你这家伙,为何把词曲做的那么好,让姑姑这样伤心,实在太可恶了!”

    我没有搭理长谷川正人,努力克制自己,并且直视着王妍。

    王妍慢慢恢复了冷静,她用手背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转身道:“咱们进去吧。”

    长谷川正人气嘟嘟的鼓着腮,一副有气无处撒的样子。

    王妍牵起他的手,笑道:“好了,走吧。”

    长谷川正人望了一眼王妍,然后转身跟着她一起朝寺庙里面走去。

    长谷川晴明道:“没想到先生竟然在诗词上还有如此造诣。”

    我拱手道:“梅三先生过奖了。”

    长谷川晴明道:“好好准备一下吧,大将军明天可能会召见你。”

    话音落下,他转身去到了寺庙里面,一个小和尚引着他朝寮房走去。

    李成良擦了擦额头的虚汗,感叹道:“不愧是长谷川家的人。”

    我笑道:“怎么了?”

    李成良道:“气场不一般呀。”

    我道:“还行吧。”

    李成良道:“陆兄,你怎么这么淡定?”

    我笑道:“习惯了。”

    李成良有些诧异的看着我,他的眉头都快要拧到一起了。

    我道:“外面太冷,咱们还是快些进去吧。”

    将军府的侍女们忙忙活活的往一处别院里拿东西。

    本该清净闲雅的寺院此时到处可见饱满挺拔的双/峰。

    我们进入寺院后便在一小和尚的引领下去到了寮房。

    寮房里物品一应俱全,火盆将屋子里面烘烤的十分温暖。

    “两位施主随意。”

    小和尚念了一句佛号,随即转身走了。

    李成良摸着自己肚子抱怨道:“什么寺庙,也不准备点午斋。”

    我躺在床/上道:“别着急,一会肯定会喊你吃饭。”

    寮房外的小麻雀四散而去,整个寺庙的信息开始回馈到我的脑海中。

    幕府管领加藤宫正陪着中村仁贤他们喝茶聊天。

    长谷川正人陪着王妍在大殿那边上香祈福。

    长谷川晴明去拜见老和尚了,两人似乎是熟人了,正在聊着近期中原轶事。

    我控制着小麻雀去到了寺庙东南角落的一处别院里。

    除了王卫队士兵,这还有不下七十名暗忍守卫在这里。

    侍女们抱着手恭敬的站在院子里等候吩咐。

    智远和尚跟长谷川信德正在屋子里聊着天。

    我控制着小麻雀落在窗户边上偷听起来。

    智远道:“大将军,何故如此执迷不悟?”

    长谷川信德道:“请师傅成全。”

    智远叹息道:“世间哪有什么长生不老之术,精修佛法往生净土才是正途。”

    长谷川信德道:“既是如此,四十年转瞬,为何师傅仍然如此年轻。”

    智远笑道:“佛家里的修行之术罢了,倒是有延年益寿的功效,不过达不到你想要的长生不老。”

    长谷川信德立马跪下磕头道:“我愿拜您为师,修行此法。”

    智远笑道:“你我本就有师徒的缘分,今日便把这缘分了了吧!”

    我猛地断开了通感,嗓子一甜,嘴角直接溢出了鲜血。

    一股翻江倒海的冲击力涌上我的脑袋,四周的一切都像是炸裂一般。

    我翻身朝地面剧烈的呕吐起来,鲜血混杂着早饭全部从嗓子眼涌了出来。

    李成良吓了一跳,他连忙从床/上跳下来道:“陆兄,你这是怎么了?”

    我尝试着重新跟小麻雀们建立通感,身体内的异能像是消失了一般。

    一股寒意慢慢涌上心头,我的身体开始不受控制的剧烈颤抖起来。

    李成良道:“陆兄你等着,我这就去喊人过来。”

    我连忙扯住了他的手,冷冷道:“谁都别喊,我没事。”

    李成良道:“你这哪像是没事的样子!”

    我冷冷的注视他道:“不准离开这个屋子,不然我杀了你!”

    李成良怔住了,他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我。

    我缓了一会,身体和理智慢慢恢复过来了。

【紧急通告】最近经常发现追书帮打不开,请记住备用站【求书帮】网址: m.qiushubang.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