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61章 血腥进食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561章 血腥进食

    鬼妖与人类的体型样态差不多。

    只不过它的耳朵特别尖,眼瞳呈红色,手指特别长,脚掌特别大。

    长谷川家应该不怎么打理眼前这只鬼妖。

    因为它的头发又乱又长,身上的血腥味让人作呕。

    鬼妖啃完心脏之后,它直接上手拽下士兵的四肢咔嗤咔嗤的连带着骨头啃起来。

    不一会,士兵的尸体被吃的连渣都不剩了。

    鬼妖解决完士兵的尸体之后,它将目光锁定在了一名侍女身上。

    它那血红色的眼瞳中迸发出嗜血的寒芒。

    侍女向后一退,她浑身剧烈的颤抖起来,眼眶中涌出恐惧的泪水。

    鬼妖兴奋的扑杀过去,它将侍女按在地面上,张开血盆大口咬在她的脖子上疯狂的吸取起鲜血。

    侍女下意识的抱住了它,她的眼白弥漫上密密麻麻的血丝,口齿大张着往外流淌着口水,双腿剧烈的来回蹬起来。

    不一会,侍女翻了眼白,彻底失去了生命气息。

    鬼妖挥开锋利的爪子,直接将侍女开膛破肚。

    它掏出血红色的肠子以及肝脏贪婪的吞咬起来。

    空气中的血腥味已经让人忍受不了了。

    中村仁贤他们面色阴沉,紧锁着眉头似乎在竭力忍耐作呕的身体反应。

    李成良的脸色已经蜡黄,他不停的吞咽起唾沫。

    我无法想象鬼妖的胃口到底有多大,它不见有饱欲的将目光重新锁定在了一名士兵身上。

    士兵转身就跑,他身上的镣铐使得他步履蹒跚,根本跑不出去几步。

    鬼妖一个健步扑了上去,它抱住士兵的脑袋,直接扭了下来。

    士兵跪倒在地面上,鲜血从腔子里直接喷了出来。

    鬼妖掀开了士兵的脑盖,随即贪婪的吃起白色的脑浆。

    李成良再也忍受不了,他转身剧烈的呕吐起来。

    场内士兵和侍女们彻底崩溃了。他们四散奔逃,朝着场外冲去。

    早就准备好的王卫队士兵扣动扳机,纷纷开枪。

    震耳的枪声落下,士兵和侍女们停下了奔逃的脚步。

    空气中弥漫着的火药味开始与血腥味混合在一起。

    我的胃里已经开始止不住的倒腾起来。

    侍女和士兵们陷入了进退维谷的境地。

    他们面色苍白,一脸绝望。

    鬼妖十分兴奋的嘶吼了一声,它将场内的士兵和侍女一个个捕杀,鲜血很快便把地面染红了。

    长谷川信德一脸笑意的欣赏着眼前这一景象。

    场子周边的王卫队士兵一脸冷然的注视着,他们似乎已经习惯现在这场景了。

    鬼妖将场子里的人吃的只剩下断肢残骸。

    它还是不满足的向四周张望,似乎是在寻找下一个目标。

    长谷川信德道:“好了,晚上会有更多吃的。”

    鬼妖像是野马般打了一个响鼻,它打了一个哈气,随即朝灰色轿子走去。

    它钻进去后就再也没有什么动静了。

    王卫队士兵开始动手收拾起残局,四名暗忍抬着轿子下山去了。

    长谷川信德道:“诸位,我家这鬼妖如何?”

    中村仁贤冷冷道:“不当人子!"

    此话一出,全场寂静无声。

    突然,长谷川信德朗声大笑起来。

    我和李成良均是傻眼了。这世界哪有挨骂了还这么开心的人。

    长谷川信德道:“这个世界上,也就你有这个胆量这么说我了。”

    中村仁贤毫不客气的挖苦道:‘“你这么做,只会让效忠幕府的人更加离心,也难怪他们会出卖你。”

    长谷川信德冷冷道:“无所谓,我只需要他们畏惧长谷川家就可以了。”

    ★首★发★追★书★帮★

    中村仁贤叹息了一声,加藤宫过来带着我们下山去了。

    李成良已经吐的不成人样了,最后是我搀扶着离开的。

    回到寮房这边,加藤宫客套了几句便转身走了。

    中村仁贤看着我们嘱托东道:“不管晚上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出去了。”

    我点了点头,扶着李成良回到了屋子里面。

    前脚刚进屋子,李成良瞬间便恢复了精神。

    他十分警惕的转身趴在门缝上往外看了一眼。

    我诧异道:“李兄,原来你没事。”

    李成良松了一口气道:“什么叫没事!我胃里已经没有可以吐的东西了!”

    我道:“你刚才还那么虚弱,现在”

    李成良道:“哦,那是我装的。”

    我笑道:“为何要这样?”

    李成良道:“你傻啊,长谷川信德为何要把我们喊去,不就是为了震慑我们吗?”

    我道:“不错。”

    李成良道:“既然如此,我们自然要表现出一副畏惧样子,这才是他想看到的。”

    我十分意外的看着眼前这只胖子,这家伙远没有看上去那么憨厚简单。

    “像长谷川信德这样的大人物,他最喜欢的就是胆小惜命的人。”李成良道,“因此表现的胆小惜命一点,同时对他还有点用处的话,他一半是不屑于杀我们的。”

    我道:“这么说来,中村老师能活着回来也算是个奇迹了。”

    李成良道:“中村老师他们可是跟长谷川信德一个时代的人,上一任女王朝廷内的老人还剩下多少,不都被长谷川信德解决掉了,中村老师他们既然能够从牟官局那么重要的职位安然无恙的退下来并活到现在,那他们肯定有自己活着的资本。”

    我笑道:“你知道的事情还真不少。”

    李成良道:“陆兄,刚才在山上的时候,你就不觉得恶心吗?”

    我道:“恶心,不过我一直都在忍着。”

    李成良道:“你真够可以!”

    我笑道:“你想想,中午吃的饭食,若全部吐出来的话岂不是太浪费了。”

    话音刚落,李成良的肚子便咕噜噜的叫起来了。

    我回到自己的床上躺下道:“等着吃晚饭吧,别浪费体力了。”

    李成良打了一个哈气,他也回床上休息去了。

    我跟外面的小麻雀建立了通感,长谷川晴明已经陪着长谷川信德回明光寺这边了。

    王卫队士兵仍然在后山用泥土掩盖那些断肢残骸,清理血迹。

    智远和尚带着三个小和尚从明光寺出发去到了后山。

    小和尚见到眼前这场景后均是面色苍白。

    正在指挥着的加藤宫和两名王卫队将军连忙迎了过来恭敬行礼。

    智远和尚一副悲天悯人的模样,他念了一句佛号道:“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