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66章 落发为僧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566章 落发为僧

    中村仁贤宽慰道:“随机应变吧,想必这次拜师仪式结束之后,咱们就可以回去了。”

    我心下一阵冷然。现在这情况,能不能活着看到明天的太阳还是一个未知数。

    拜蛇教的人应该已经在准备好了,也不知道他们准备采取怎样的暗杀策略。

    我和李成良洗漱收拾利索后照常跟着中村仁贤他们用早斋去了。

    僧人们皆是行色匆匆,用完早斋后便各自回去打点行装。

    毕竟是大将军的受戒仪式,而且还是智远和尚收取衣钵传承弟子。

    不搞得隆重一点实在说不过去。

    我们几人用完斋饭出去之后,长谷川晴明已经等在那里了。

    他拱手道:“家兄吩咐,让我陪着几位。”

    中村仁贤笑道:“劳烦梅三先生了。”

    长谷川晴明道:“前辈客气,今日诸事繁杂,还望三位做个见证。”

    中村仁贤别有意味的笑了笑,“难得大将军能想得开。”

    长谷川晴明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他随即带着我们朝受戒大殿那边去了。

    一干僧众已经换上袈裟分立两旁,明光寺主持弘/法站在当中等候着长谷川信德的到来。

    小麻雀们四散而去,明光寺的任何风吹草动都逃不过我的眼睛。

    一刻钟后,蒋欣和宋怀从王都那边过来。

    他们各自带着五百名王卫队士兵将明光寺外围封锁了。

    跟随而来的两名王卫队将军重新调配安排了明光寺内部的士兵岗哨。

    加藤宫统筹侍女们继续布置一应物品。

    半个时辰过后,长谷川正人带着王妍也是过来了。

    我下意识的朝长谷川晴明投去愤怒的目光。

    现如今这光景,他怎么能让王妍也是过来!

    长谷川晴明直接对我视而不见,长谷川正人带着王妍站在了他身旁。

    王妍看着而我,紧锁着眉头。

    我努力压制下心头的怒火,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眼神。

    王妍抿嘴笑了笑,随即轻舒了一口气。

    长谷川正人握住了王妍的手,他像个小大人般仰头看着王妍,“姑姑不怕,有我在呢。”

    王妍握了握长谷川正人的手,双目满含慈爱。

    一个时辰之后,该准备的都已经准备完毕。

    智远和尚身着用金线缝制而成的棕色袈裟,法相庄严走了过来。

    僧众们纷纷行起了跪拜礼,三起三跪,十分恭敬。

    全场寂静无声,只能听到僧众们跪站而起的衣袍摩擦声。

    智远和尚来到大殿门口当中,他双手合十朝弘/法念了一句佛号。

    弘/法回礼,恭敬的退到了一边。

    智远和尚面朝南方,静心等待着长谷川信德过来。

    又等了一刻钟,长谷川信德在众人瞩目之下来到了大殿这边。

    此时他满面春/光,哪有刚来时老态龙钟的样子。

    智远和尚一脸慈祥的微笑起来。

    长谷川信德噗通一声在智远和尚面前跪下了。

    中村仁贤他们皆是一脸意外,因为长谷川信德这一跪实在是太心甘情愿了。

    长谷川信德十分激动道:“师傅,先受我三拜!”

    咚!咚!咚!

    长谷川信德头如捣蒜般在地面上狠狠来了三下,额头已然见血。

    智远和尚道:“莫要心急,待我问你三个问题。”

    长谷川信德道:“师傅尽管问来!”

    智远和尚道:“可愿放下权势?”

    长谷川信德回道:“愿意!”

    智远和尚道:“可愿放下名利?”

    长谷川信德回道:“愿意!”

    免-费-首-发→【追】【书】【帮】

    网-址:【w】【w】【w】.zhuishubang.【c】【o】【m】

    智远和尚道:“可愿放下女色?”

    长谷川信德回道:“愿意!”

    我心中不禁一阵暗讽,浮屠教的三放下他长谷川信德能做到?

    恐怕鬼都不相信吧!

    现如今两人的目的已经十分明确了。

    长谷川信德要的是长生不老,而智远和尚手中似乎正好有这类似效果的法门。

    智远和尚要的是名声,长谷川信德拜他为师正好能将他的名声推向顶峰。

    两人各取所需,眼下这一切不过是表演罢了。

    智远和尚十分满意的点了点头。

    两旁的僧人开始敲钟击鼓。

    经文吟唱声响起,长谷川信德恭敬的跪趴在了地面上。

    堂堂一个黑齿国的大将军,这个国家的实际统治者,现如今竟然这么一副样态。

    可想而知,在生命面前,所有的一切都只不过是虚妄。

    第一阶段的经文吟唱停下,长谷川信德抬起头来的时候已经泪流满面。

    侍女们送来一个趁着金黄色绸布的托盘,里面一应的剃头物件皆是齐全。

    主持弘/法接了过来,他恭敬的拿着来到了智远和尚身旁。

    智远和尚拿起一把剪刀道:“大将军,现在反悔还来得及。”

    长谷川信德一脸向往道:“师傅降恩。”

    智远和尚笑了笑,他拿着剪刀将长谷产信德的长发全部剪掉了。

    长谷川信德看着自己的落发,一脸淡然。

    智远和尚这次拿起了剃刀,他道:“可还有话跟家里人说。”

    长谷川信德点了点头,他伸手拾起自己一撮头发,然后从兜里掏出一个红绳捆了起来。

    王妍松开长谷川正人的手,他那稚/嫩的小/脸上表现出少有的严肃认真。

    长谷川正人走了过去,恭敬的跪在了长谷川信德身旁。

    长谷川信德将那一撮头发递给了他,说道:“以后你就是大将军了,家里的事情也都由你来做主,将这撮头发供于牌位之下,全当我死了。”

    长谷川正人道:“父亲,孩儿舍不得您。”

    长谷川信德颇为溺爱的摸了摸/他的脑袋道:“无碍,一切有你叔叔照应,你也无需担心。”

    长谷川正人长舒了一口气,他还是一脸担心。

    长谷出信德道:“吾儿俯首过来,为父有话交代你。”

    长谷川正人贴过耳朵去,长谷川信德轻声说了起来。

    话音落下,长谷川正人恭敬的趴在地面上叩了三个响头,随即起来转身离去。

    智远和尚道:“三千烦恼丝,剃去万事了。”

    长谷川信德恭敬叩首,智远和尚拿着剃刀再次上手。

    不一会,长谷川信德的脑袋变得锃光瓦亮,俨然一副僧人模样了。

    第二阶段的唱经声音再次响起。

    长谷川信德跪在地面上,双手合十,恭敬的跟着念起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