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79章 鹤田正良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579章 鹤田正良

    摘月楼可以说是整个王都内最高的建筑了,它采用木结构的榫卯连接方式,一共搭建了十六层。

    这个数字与黑齿国农历十六日相契合,因为一个月中这一天的月亮最圆,由此取名为摘月楼。

    最早的时候这里是黑齿国王室们饮酒取乐的地方,王室除了招待贵宾,基本上不对外界开放。

    近一百年来,长谷川幕府崛起,黑齿国王室迅速衰落下去,私库逐渐支撑不了王室的日常开销。

    上一代女王实在是没办法了,她又不能向国库要钱,毕竟在长谷川幕府手中把持着,于是她把这摘月楼卖掉了。

    这个世界上到底还是有钱人多,一个神秘的富商以一千万金购买了这摘月楼。

    当时这件事情在黑齿国十分轰动,甚至于记录在了黑齿国的史书上了。神秘商人用一艘巨大的宝船将金子送了过来,王室安排人整整运送了一天一夜。

    一金的概念不同于一金币。

    因为黑齿国的贝壳金币净重2.5两,一金的净重是5.0两。

    也就说一金的重量是一枚贝壳金币的两倍,也就是说王室入手了两千万枚金币。

    高崎县年岁好的时候能够搞出四万金币的税收收入。

    简单计算一下,整个摘月楼的价值相当于高崎县五百年的税收收入。

    神秘商人收购了摘月楼之后便将这里打造成了一处酒楼。

    达官贵人,文人墨客,江湖豪杰,皆是趋之若鹜。

    它与堕仙楼并称为黑齿国王都城内的酒色双绝。

    堕仙楼的姑娘有多漂亮就不多说了,寻色自然是个好去处。

    摘月楼里的酒到底有多少种你根本想象不到,都说这是个喝酒的好去处。

    因为这里基本上就是那神秘富商的私人酒窖。

    只要你出的起钱,世界范围内的名贵酒水你随意点。

    我和李成良跟在中村仁贤屁股后面进了这摘月楼。

    大厅里穿着利索干净的俊俏小二连忙迎了上来。

    我心中不禁感叹,到底是好地方,招待客人的小二都与别处不一样。

    俊俏小二道:“想必三位就是大学寮的中村老师、原田老师和小川老师吧。”

    我微微一愣,眼前这小二说话真是让人舒服,这声老师中的尊重也是溢于言表。

    中村仁贤道:“你倒是认得我们。”

    小二恭敬道:“三位可是名满天下的大才,朝廷的老先生,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中村仁贤三人相视一笑。这小二的马屁把他们拍的十分舒服。

    小二道:“几位随我来,高桥英夫大人已经在十五层等着了。”

    中村仁贤一愣,问道:“怎么回事,十六层有人吗?”

    小二连忙道:“三爷把十六层包下了。”

    中村仁贤笑了笑道:“这梅三先生也有耍小脾气的时候呀。”

    小二恭敬的站在一边,以他这样的身份也不敢发表怎样的评论。

    原田寺律道:“咱们还是快些上去吧。”

    小川助道:“走吧,已经有好些日子没见到正良了。”

    中村仁贤点了点头,小二连忙在前面引着往上走去。

    摘月楼没有电梯,想爬到十五楼也是一件费力气的活。

    不过仨老头的身体素质特别棒,三人在前面跟在小二身后大气不喘的往上爬着。

    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十五层这边还有两名俊俏小二等着接引。

    我们去到一处房间门外,两名小二推开了房门。

    房间内的空间很大,矮桌整齐的排列到门口这边,上面摆放着各色肉食和瓷制酒器。

    两名小二高喊道:“中村先生到了。”

    本来熙熙攘攘三五成群站在一起的官员们皆是停下了交谈。

    他们朝我们这边投来了注视的目光。

    高桥英夫从主位那边连忙过来,随他一同过来的还有一个中年男人。

    其余人也纷纷整理了一下衣装,他们十分自觉的站在了一起。

    高桥英夫拱手道:“恭迎三位老师!”

    其余人皆是跟着喊道:“恭迎三位老师!”

    中村仁贤他们皆是笑了起来,想来这就是为人师表最让人感到自豪的地方吧。

    我粗略数了一下,现场差不多有三十名官员,从衣着气质上判断的话一个个的官职肯定都不会太低。

    中村仁贤道:“免礼吧。”

    话音落下,高桥英夫他们才是直起身子来。

    跟着高桥英夫一起过来的那个中年男人噗通一声直接跪在了中村仁贤他们面前。

    砰!砰!砰!

    中年男人接连磕了三个响头,他眼眶中的泪水止不住的流下来。

    原田寺律和小川助连忙上前搀扶,两人的眼眶也红润起来。

    小川助道:“正良,受苦了。”

    原田寺律道:“出来就好,出来就好。”

    中村仁贤似乎是在忍着,他咳了一声道:“男儿有泪不轻弹,哭什么!”

    中年男人止住哭泣道:“若不是三位老师搭救,明年开春我就去见丰臣兄了。”

    中村仁贤叹息了一声,“你们呀,到底让我说什么好!”

    我打量着眼前这个中年男人,他正是我刚到王都时在王卫府地牢里遇到的那个死囚犯,他现在已经完全没了在地牢时的落魄样。

    高桥英夫道:“老师,咱们过去说吧。”

    中村仁贤他们跟鹤田正良聊着朝主位那边走去。

    我和李成良肯定是没有资格跟着过去,于是我们找了处末尾位置的矮桌旁站着聊了起来。

    李成良道:“这次来了不少大人物呀。”

    我笑道:“怎么,你都认识吗?”

    李成良悄悄指着三人道:“中纳言服部上春,参议渡边东野,大牟奥村隆太,他们算是上层大臣派的三个代表人物了。”

    中纳言服部上春秃着头,让人印象十分深刻,参议渡边东野的年纪不大,三十岁左右,一双精明的小眼,大牟奥村隆太挺着一个大肚子,他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油腻腻的中年人。

    中村仁贤他们在前头跟鹤田正良聊着过往的旧事,下面的大臣们基本上都是在掐算着时间,服部上村他们见聊得差不多了便纷纷上去行礼去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