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83章 议论纷纷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583章 议论纷纷

    酒多失言,这句话放在长谷川晴明身上一点都没错。

    他随口一句‘孤家寡人’次日后立即成为王都民众们议论的焦点。

    将军府内长谷川晴明和长谷川正人过往的事情全都被挖了出来。

    也不知从哪吹出的风,这叔侄俩的关系在民众口中变得极其糟糕,长谷川晴明也被冠上了真将军的称号。

    这其中的险恶用心不言而喻,毕竟现在长谷川幕府真正掌权的是长谷川晴明,长谷川正人继承了大将军的称号也只不过是个虚称罢了。

    我和李成良的生活恢复了平时的节奏。

    临近中午时分,鹤田正良背着一个破旧的包裹步行过来了。

    侍从通告了之后,中村仁贤他们都是出去迎接去了。

    进进出出的学生们自然好奇他的身份,于是大家开始打听起来。

    李成良本来就顶着一个百事通的帽子,他把昨天晚宴的事情讲了一遍,大家这才知道是鹤田正良过来了。

    不得不说,作为丰臣吉光的得力助手,鹤田正良还是有些名声。

    不少同学讲述起他们过往听到的关于他的事迹。

    这家伙极具才华,琴棋书画,无所不通。

    长谷川晴明还未成名之前,黑齿国第一才子的桂冠可是戴在他的脑袋上。

    除了这些之外,他还极具军事天赋,十三岁时曾经只身一人西渡前往东齐篙里山寻求东松山人的指点。

    四十年前,也就是在他十八岁的时候,红桑石越一族聚集五万战士北进抢掠本国城镇,那时候大山津见还没有出生,统领西南的是他老子。

    石越人祖祖辈辈生活于山林之间,以打猎为生,天性生猛,大山津见他老子组织的领主军队被打的是节节败退,基本上西南一半的领土都沦陷了。

    鹤田正良的家乡正好处于沦陷区,他为当地领主出谋划策,以三千人抵挡住了敌人一万人的进攻。

    这使得他的家乡成为当时为数不多抵挡住石越人进攻的城市。

    大山津见他老子闻知他的事迹后亲自前往沦陷区与他会见。

    在鹤田正良的指点之下,大山津见他老子采取分而灭之的策略逐步收复了沦陷区,把石越人逼回到了海边。

    最后这家伙设计了一把大火,将石越人的船只尽数烧毁,五万石越战士活着回去了的不到一万。

    由此鹤田正良成为了石越人的噩梦。

    在那之后,他名声大噪,拜蛇教举荐他入朝为官,女王也委以重任,让他直接进入兵部省担任侍从职务。

    再以后由于长谷川信德把权,兵部省形同虚设,他无心政务,醉心于琴棋书画,黑齿国第一才子的名声逐渐传播开来。

    再后来与他同期入朝的丰臣吉光逐渐崭露头角,慢慢进入了朝廷权力的核心阶层,他开始着手改革,并与鹤田正良亲近起来。

    从那之后,鹤田正良砸了琴,扔了棋,烧毁了过往自己的书画作品,一心一意的帮着丰臣吉光经营起新军,而且还差一点把幕府给推倒了。

    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鹤田正良成了大学寮里议论的话题中心,包括我和李成良在内,大家都想不明白中村仁贤让这么厉害的一个人物来大学寮书馆里扫地干什么。

    午间饭食的时候,不少同学都在往门口张望,想着一睹这鹤田正良的风采。

    哑女这边把饭食分发完了,中村仁贤他们带着鹤田正良过来了。

    同学们立即议论纷纷起来,不少人朝着鹤田正良投去了崇拜的目光。

    四人并没有着急上二楼,小川助咳了一声。

    “大家安静一下,中村老师有话要说。”

    食堂内立即安静下来,所有人都十分好奇的看着中村仁贤。

    “眼前这位想必你们已经知道了,我也就不介绍了。”中村仁贤道,“这位可以说是你们的大师兄了,毕竟他是我教过的第一批学生,以后你们要多亲近,不懂的事情可以多向你们的大师兄请教。”

    同学们皆是纷纷起身朝着鹤田正良道:“见过大师兄。”

    鹤田正良笑了笑,他连忙拱手道:“各位师弟好。”

    小川助道:“好了,大家赶紧吃饭吧。”

    中村仁贤带着鹤田正良朝二楼去了。

    下午时分,大家也都不出去乱逛了,三五成群的到书馆去找鹤田正良聊天去了。

    他不摆架子,来者不拒的亲近交流。

    侍从专门清出了一块场地,同学们席地而坐,听着鹤田正良天南海北的专场讲座。

    最后基本上同期的同学都过来了,还有大学寮里的许多侍从。

    想来中村仁贤他们也是没有这样的待遇吧。

    我和李成良站在外面听了一会,随即转身出去购买烧鸡和酒水去了。

    因为这鹤田正良的口才着实不错,话语之中也尽是见识,听他说话可是比看书有趣多了。

    于是我和李成良决定晚上找他喝酒聊天去,也算主动找机会提升自己。

    晚些时候,书馆那边的人都是散了,鹤田正良径直回自己屋子去了。

    我和李成良拿着烧鸡和酒水过来叫门,他略显疲惫的把门打开了。

    鹤田正良见得是我们,面露笑容道:“两位小师弟,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

    我道:“想着过来跟师兄聊一聊,不会叨扰吧。”

    李成良道:“师兄,我们可是特意去摘月楼买了酒水和烧鸡。”

    鹤田正良笑道:“太好了,我正想着喝杯酒水解解乏,两位师弟这就给我送来了,赶紧里面请吧。”

    我和李成良进了屋子,帮着鹤田正良将矮桌和坐垫在炭火盆边上整理好。

    屋子里十分简单,一张床,一张书桌,一个橱柜,一应生活物品皆是齐全,想来中村仁贤他们早就收拾好这个房间了。

    收拾妥当之后,我将盛满水的铁盆吊到炭火盆子上,鹤田正良用铁钩子将炭火调旺了,李成良把装有烧鸡的油纸打开了。

    酥黄诱人的烧鸡不觉让人食指大开,鹤田正良的肚子不自觉的咕噜噜叫了起来。

    我道:“大师兄,咱们先开动吃点垫垫吧。”

    鹤田正良笑道:“既然如此,我就不客气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