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96章 吃酒答谢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紧急公告:打开慢或无法打开请访问备用站:求书帮https://www.qiushubang.com/

第596章 吃酒答谢

    蒋欣冷冷的注视我,他恨不得将我生吞活剥一般。

    大谷凉平质问道:“说说吧,小偷是怎么回事,玉簪子又是怎么回事!”

    三木友哉道:“眼前这两位可是中村仁贤老先生最为看好的弟子,长谷川信德大将军以及三爷都有意培养,尤其是陆先生,城外的流民的安置问题还等着他去解决呢!”

    蒋欣不可思议的看着我,他好似听到了十分奇异的事情。

    士兵长的身体剧烈颤抖起来。毕竟是他心虚,而且现在还有两个跟蒋欣一个级别的将军站在我们这边,他已经有些扛不住了。

    蒋欣道:“你如实道来,是不是眼前这小二胡说八道。”

    士兵长趴在地面上,他的额头上冷汗淋漓,喉咙不停蠕动着吞咽唾沫。

    蒋欣见他不说话,恨铁不成钢道:“你怕什么,若是这小二胡诌,我定然饶不了他!”

    小二闻听此言,双腿一软直接跪在了地面上。

    士兵长咬牙想要让自己镇定下来,可他的身体一点都不受控制。

    大谷凉平道:“多说无益,不如咱们一起去王卫府寻府丞大人对质个明白。”

    三木友哉道:“府丞大人向来不偏不倚,定能给这案子下个公允的论断。”

    蒋欣紧皱起眉头,“两位将军,就不用麻烦府丞大人了吧。”

    士兵长咽了一口唾沫,他闭眼大喊道:“我错了,都是我的错!我不该诬陷他人!”

    蒋欣猛地一怔,随即他愤怒的瞪着这士兵长。

    士兵长已经顾及不了什么,他道:“前些日子这两位去寻我换一枚簪子,可当天晚上家里簪子就不见了,第二日他们也没有过来赴约,于是我就怀疑丢簪子的事情跟他们两人有关,今日得巧碰到了,我就想着找个由头把他们带回王卫府问个明白,没想到”

    话音落下,士兵长嚎啕大哭起来。

    蒋欣的脸阴晴不定,他当即呵斥道:“你当王卫府是你寻私仇的地界嘛!”

    士兵长道:“将军,丢簪子的事情实在蹊跷啊!”

    蒋欣瞥了我和李成良一眼。他不是傻子,眼下大谷凉平和三木友哉在这护着,就算他深究这件事情最后也得不到什么结果。

    三木友哉道:“就算这样,你也不该随便诬陷别人!这不是给蒋将军脸上抹黑嘛!”

    蒋欣立即就坡下驴道:“你实在太令我失望了,第八王卫队不需要你这样的败类!”

    话音落下,他拂袖而去,不带丝毫犹豫。

    士兵长犹如一滩烂泥般趴在了地面上,他知道自己必死无疑了。

    事情搞到现在这般地步,总得有一个人出来扛罪,已经失去全部靠山的他肯定是不二人选。

    卫府大夫道:“收拾一下,把人都带回王卫府!”

    王卫队士兵都是动了起来,除了墙壁上的枪眼,不一会他们便将二楼收拾出来了。

    卫府大夫道:“两位将军,我先回去复命了。”

    大谷凉平道:“你今天做的十分不错,我会向三爷禀告。”

    三木友哉道:“府丞大人年纪也大了,我十分期待你出现在待选名单之上。”

    足友次郎十分激动的浑身一颤,他一躬到底道:“多谢两位将军提拔。”

    话音落下,他偷看我一眼,双眼中尽是好奇。

    不过他是一个聪明人,肯定懂得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足友次郎带着王卫队士兵纷纷离去,大谷凉平和三木友哉看着我笑了起来,待到他们走完之后,两人相视放声大笑起来。

    大成他们自然一脸懵逼搞不明白这两人为何发笑。

    我和李成良相视一脸无奈的也是笑了笑。

    大谷凉平道:“陆兄,你何故落得如此地步,竟然被一个看守城墙的士兵长欺负到这般地步!”

    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我道:“别说了,一言难尽。”

    三木友哉道:“听说陆兄为了田领主在高崎县曾跟蒋欣发生过冲突,看来这位蒋将军把这梁子记下了。”

    我道:“幸亏两位将军及时赶到,不然我和李兄又要去王卫府地牢走一趟了。”

    大谷凉平道:“择日不如撞日,一直惦记着请陆兄喝酒,也好答谢上次一起护送村正悠介回王都的恩情。”

    我连忙道:“今日两位将军帮忙解围,这酒肯定是要我请。”

    三木友哉道:“陆兄不必客气,我们正好路过,也是那蒋欣太过分了,纵容手下搞出这些无中生有的事情。”

    大谷凉平道:“小二,准备些酒菜,二楼这边我包了。”

    小二拱了拱手,连忙跑下楼准备去了。

    我和李成良推脱不得,只能陪着他们找了处干净的桌子坐下了。

    大成他们已经吃饱喝足,他们十分规矩的站在李成良身后。

    大谷凉平道:“这几位小哥气势非凡,想必都是练家子吧。”

    李成良道:“家父喜好武艺,从小便调/教我们几人,他们也会些功夫。”

    三木友哉道:“李家人果然个个都不简单!”

    大成他们听到夸奖,一个个昂首挺胸,一脸骄傲之色。

    李成良道:“将军谬赞了。”

    话音刚落下,楼下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一个肥腻的中年人上楼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

    他一脸献媚像道:“两位将军,来了,来了呀。”

    大谷凉平瞥了一眼问道:“你是这家酒楼的老板?”

    中年男人道:“是的,刚才家中有事,因此没在这里,怠慢将军了。”

    大谷凉平道:“已经没事了,快些让厨房上菜。”

    中年男人道:“哎,我这就去催促。”

    李成良喊道:“让外面的王卫队兄弟们进屋喝杯热酒,把账记在我身上。”

    中年男人道:“不敢,不敢,一杯酒水而已。”

    我笑道:“别跟他客气,二楼损坏的一应物件一起记下就好。”

    中年男人十分恭敬的拱了拱手,他转身退了下去。

    大谷凉平和三木友哉十分赞许的笑了笑。

    不一会,小二十分热情的将饭菜和酒水上齐了。

    一番推脱之下,李成良给将酒杯中倒上了酒水。

    大谷凉平道:“陆兄,一切都在酒中!”

【紧急通告】最近经常发现追书帮打不开,请记住备用站【求书帮】网址: m.qiushubang.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