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15章 治学三道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紧急公告:打开慢或无法打开请访问备用站:求书帮https://www.qiushubang.com/

第615章 治学三道

    话音落下,我直接托住了女王的娇臀。

    女王的屁股极其柔软,就算隔着一层衣服也能清楚的感触到。

    嗯~

    女王嘤嘤的娇/喘了一声,她的脸颊红的像是快要滴出血来一般。

    我咽了一口唾沫道:“要招呼侍从们一声吗?”

    女王附在我的耳边道:“先生觉得让他们看到咱们这样好吗?”

    我道:“既是如此,还要王上为我指路才行。”

    女王道:“你先带我离开这花园再说。”

    我点了点头,凝神跟小麻雀们建立了通感,随即背着女王朝花园外面走去

    我刚背着女王跳到花园的围墙上,一堆巡逻的王卫队士兵刚好从左边巡视而来。

    女王突然勒紧了我的脖子,“先生,别让他们看到咱们。”

    我被勒的喘不过气来了,女王把头埋在我的后颈上紧张的喘/息着。

    她的呼吸把我的后颈搞得是酥痒难耐。

    我赶紧跳到了另一面的围墙上,随即跳到了墙根处。

    女王抬头张望了一眼,她嘻嘻笑道:“咱们继续往东走。”

    我背着她继续潜伏行进,心中虽然不爽,但也全当陪着这小姑娘玩耍一番了。

    一路上我们遇到不少巡视的王卫队士兵,不过都被我巧妙的躲了过去。

    不一会,我们到达了上阳宫内。侍女们正在忙活着准备一应洗浴的物件。

    啊!

    我刚准备把女王送回寝宫里面,迎面一个端着一盆玫瑰花瓣的侍女走来吓得尖叫了一声,她失手把盆里的花瓣全撒了。

    女王一脸尴尬,我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干什么!女王一会就要回来了,笨手笨脚的什么时候才能准备好!”

    一阵尖锐的呵斥声传来,紧接着一个衣着华贵的俊美少妇急忙忙走了过来。

    打眼一瞧,这少妇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便是她那对丹凤眼,黝黑的眼珠子明亮深邃。

    女王见来人道:“言三姐。”

    少妇咽了一口唾沫,他指着我道:“王上,您怎么让这个男人背着您!”

    女王道:“我腿脚不便,所以让先生把我背回来了。”

    少妇立马会意干咳道:“你刚才看到了什么?”

    侍女惊得连忙跪下道:“奴婢什么都没看到。”

    少妇点了点头道:“做事稳当一点,再去拿盆玫瑰花来。”

    侍女应诺一声,随即拿起盆子低着头退下去了。

    言三姐推开了门,女王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背着她迈步进了寝宫里面,一股沁人心脾的芳香味迎面扑来。

    言三姐关上门责备道:“王上,您这成何体统!”

    我蹲下身子,女王下来后扶着我的胳膊看着她十分淘气的吐了吐舌头,“陆先生可是名动王都的大才子,您最喜欢的《蝶恋花》可就出自他手。”

    言三姐微微一愣,她不禁重新上下打量了我一番。

    我拱手道:“见过三姐。”

    言三姐笑了笑,她的态度直接来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变,“原来是陆先生,看来是王上给您添麻烦了。”

    我道:“能够为王上服务的是我的荣幸。”

    女王有些着急道:“三姐,它流的更多了!”

    言三姐脸颊一红,她十分尴尬的向我欠了欠身子,然后她扶着女王进里边处理去了。

    我环顾了一眼四周,这里应该仅仅是整个上阳宫的一处卧室,属于女王最为私密的闺房。

    这里一个侍女都没有,想来一般人都进不来。

    整个房间内的装饰十分温馨,也谈不上奢华。

    言三姐走了出来,她道:“先生在这稍等,我出去吩咐些事情。”

    我点了点头,心中不禁有些好奇这个世界的人怎么处理像是女人来大姨妈这样的事情。

    言三姐吩咐了一阵,不一会便拿进来一块白布,里面像是包裹着草木灰。

    我转移视线装作像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是在欣赏别处的样子,她拿着那玩意赶忙进屋去了。

    不一会,女王在言三姐的搀扶下出来了。

    女王脸色有些苍白,想必是有些失血过多了。

    她看着我笑道:“言三姐可是十分喜欢先生的《蝶恋花》,不知道先生能不能给手写一首。”

    言三姐连忙道:“先生一路把王上背回来已经够辛苦了,您怎么还能让他再辛苦写字呢!”

    我道:“既是王上开口,我便将另外两篇姊妹词句一同写下赠予王上吧,顺便为言三姐也润笔书写一份。”

    女王瞬间来了精神,她十分激动道:“《蝶恋花》还有两首姊妹篇吗!”

    言三姐笑道:“王上好福气,我跟着王上沾光了。”

    我拱了拱手,两人带着我进了内屋,一张挂着帷幕的大床出现在我的视线之中,在靠近门口这个地方有一个小书架,还有一张包浆厚实的紫檀木小书桌,上面放着文房四宝,边上有一个紫檀木座椅,上面绑着绣花坐垫,这里应该是女王闲暇时读书写字的地方。

    两人把我请了过来,女王亲自上手为我研墨,言三姐则是找来一卷泛黄的宣纸给我铺下了。

    我拿起毛笔当即抄写起晏殊的《蝶恋花·槛菊愁烟兰泣露》。

    女王不自觉的念了起来,她的声音十分的细腻,也十分好听。

    槛菊愁烟兰泣露。罗幕轻寒,燕子双来去。明月不谙离恨苦。斜光到晓穿朱户。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欲寄彩笺兼尺素。山长水阔知何处。

    言三姐不禁赞叹道:“这词实在是妙!”

    我笑了笑,提笔写下了《蝶恋花·伫倚危楼风细细》,眼下这毛笔字虽然比不上长谷川晴明的水平,但好歹也能看得过去。

    女王十分期待道:“先生,第三首呢。”

    我润了润毛笔,提笔将辛弃疾的《青玉案·元夕》写了下来。

    女王清了清嗓子读了起来,她越读越入神,尤其是最后两句。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紧急通告】最近经常发现追书帮打不开,请记住备用站【求书帮】网址: m.qiushubang.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