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27章 借用地方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627章 借用地方

    狐子面色潮红的拿起桌子上酒杯喝了一口酒水。

    狐子抿嘴笑着看着我道:“先生怎么想起来我这坐坐了。”

    我道:“无事不登三宝殿,自然是过来有求于你。”

    狐子笑道:“难得,先生进来说话吧。”

    我脱掉鞋子迈步走到狐子面前盘腿坐下,小狼把拉门给关上了。

    狐子拿起桌子旁的酒杯放到我面前,然后给我斟满了酒水,浓郁的酒香飘散而出,这味道竟然还有几分熟悉。

    我端起来闻了一下,随即诧异道:“三十年的北烈?”

    狐子笑道:“先生好鼻子,竟然能闻出这北烈的年份。”

    我看着她道:“长谷川晴明过来找过你?”

    狐子道:“我倒是忘了,那晚那么乱,你肯定护在王美人身旁。”

    我道:“石川五右卫门不是你派遣过去的?”

    狐子道:“我可指使不动他。”

    我十分狐疑的打量着狐子,“你想要的东西可是在他的手中。”

    狐子道:“想必先生那晚知道了不少事情吧。”

    我耸了耸肩道:“跟我没有太大的关系。”

    狐子笑道:“也是,凭先生点石为金的本事,想必也不稀罕什么宝藏。”

    我问道:“没了那物件,你还打算继续帮长谷川晴明吗?”

    狐子道:“我们现在还有别的选择吗?”

    我皱了皱眉头,“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狐子道:“拜蛇教已经死掉一位德高望重的老神使,你觉得他们还会选择继续跟幕府死磕吗?”

    我笑了笑,长谷川幕府毕竟有着百年底蕴,暗忍势力遍及整个黑齿国,再加上有鬼妖护持,若真的跟拜蛇教翻脸结果谁都说不好。

    再说现在拜蛇教虽然掌握了制衡鬼妖的血晶,但经过明光寺一役之后他们应该很清楚的认识到想要杀死鬼妖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狐子喝了一口酒道:“拜蛇教已经知道智远和尚的身份了,现在八岐彦和八岐月肯定已经开始准备收拾行囊离开王都了吧。”

    我诧异道:“他们怎么会知道?”

    狐子笑道:“还不是你家三爷指使我跟拜蛇教那边透露的风声。”

    我看着酒杯中的倒影陷入一阵沉思之中。

    智远和尚的强大自己可是领略过,他之前跟幕府的关系肯定非同一般,更何况现在长谷川信德已经拜到他的门下,若长谷川幕府有难的话他肯定不会袖手旁观。

    拜蛇教肯定不会冒着跟智远和尚发生冲突的风险继续跟幕府死磕,再说若把幕府逼急了的话对他们没有任何好处,正所谓来日方长,他们既然已经跟幕府斗了这么多年了,肯定也不急于一时。

    倒是我没想到长谷川晴明竟然有这么大的决心要保下这些流民,他把自己最大的底牌都亮给拜蛇教看了。

    狐子道:“不说这些了,先生过来找我有什么事情?”

    我抿了一口酒水,浓郁的酒水顺着喉咙滑了下去,周身顿时暖和了起来。

    我放下酒杯看着她道:“没什么事情,借块地方。”

    狐子诧异道:“先生借地方干什么?”

    我道:“没什么,办公!”

    狐子闻言直接肆无忌惮的放声大笑起来,她笑的是上气不接下气。

    狐子捂着肚子道:“哎呦,先生莫要说笑了,您这安民都督到底是怎么混的,要在这烟花之地办公吗?”

    我看着她道:“怎么,不行吗?”

    狐子道:“可以,可以,这三楼清净,您大可拿去用,只要您能用起来。”

    免-费-首-发→【追】【书】【帮】

    网-址:【w】【w】【w】.zhuishubang.【c】【o】【m】

    我道:“不仅三楼,我要整个堕仙楼。”

    狐子一怔,她有些不悦的看着我道:“先生知道我这堕仙楼一天多少的流水吗?再说我们把堕仙楼给您了姑娘们去哪住着。”

    我道:“借还是不借?”

    狐子笑道:“先生能给我什么好处。”

    我道:“发大财的机会。”

    狐子道:“空口无凭,我喜欢更为实际的东西。”

    我道:“若是你赚到的钱没有经营堕仙楼得到的多,我陆远欠你一个人情。”

    狐子拄着下巴看我道:“异师的人情,这买卖倒是值当。”

    我拿起北烈仰头喝了下去,“明天我会把一干物件都收拾过来,你今天下午安排一下吧。”

    狐子道:“这么着急吗?”

    我站起身来看着她道:“明天我过来的时候希望看到一座空荡整洁的堕仙楼。”

    狐子抿嘴笑了笑,她道:“王都城内接下来肯定会非常有趣。”

    回到大学寮,鹤田正人正在书馆给那三十多号人讲授数术的一些实际应用以及朝廷调拨物资的流程。

    岩田悠马他们正在认真仔细的听着,李成良见我回来了便连忙过来了。

    我问道:“怎么样?”

    李成良道:“中村老师已经答应了我们的请求。”

    我道:“地方已经找到了,让大家收拾一下明天都过去吧。”

    李成良一怔道:“这么快?”

    我道:“拖延不得了,明天开始动手登记名册。”

    李成良道:“听说王卫府府丞病倒了,朝廷任命了新的府丞?”

    我道:“王卫府里的人我一个都指使不了,必须撇开他们咱们自己干。”

    李成良道:“十万流民,咱们这三十多号人行吗?”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要对自己有信心。”

    课程结束之后,李成良带着几个人出去买回一些酒菜。

    我带着这三十多号人又是喝了一场。

    席间我跑出去撒尿的时候正好碰到了鹤田正良。

    他正仰头望着月亮,神情之中颇有落寞之色。

    我道:“师兄这是在赏月吗?”

    鹤田正良笑道:“阿远来的正好,陪我喝点酒。”

    说着,他举起酒壶仰头喝了一口,然后递了过来。

    我接过酒壶后仰头也是仰头喝了一口。

    鹤田正良吟唱起《水调歌头》,落寞之情溢于言表。

    我道:“师兄这是想起以往的事情了吗?”

    鹤田正良自嘲道:“想当年我也是金戈铁马,现如今一身本事却是无处使用。”

    我道:“师兄何必如此,英雄何愁无用武之地,以后定然还有很多的机会。”

    鹤田正良微微一愣,他笑道:“师弟何出此言。”

    我望着月亮一脸漠然道:“师兄也能看出吧,这天下将乱矣!”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