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40章 会装无辜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640章 会装无辜

    小谷圭贤道:“大人,一箱子的金豆子啊,您怎么能收钱不办事。”

    加藤宫和浅井康介闻言皆是看了我一眼。

    我笑了笑道:“那可是物证,我自然要收下。”

    小谷圭贤直接崩溃掉了,他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喊了起来,“不可能,这根本不可能,短短一天的时间,你怎么可能把那么多的账簿都查清楚!”

    我抽出那本汇总账簿扔到了他面前,“你干过账房,自己看吧。”

    小谷圭贤拿过账簿翻阅起来,他瞪大眼睛,双瞳逐渐失神。

    我道:“好好配合,说不定还能留下一条性命。”

    啊!

    小谷圭贤愤怒的叫喊了一声,他发疯似得将账簿撕碎,随即拿起纸片就往自己的嘴里塞。

    两名王卫队士兵连忙过来擒住了他,这家伙挣扎着嘶吼道:“我不认罪,我没有罪!”

    加藤宫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他道:“押回幕府地牢,听候发落。”

    小谷圭贤瞪着已经充血的双眼朝我喊道:“陆远,你他妈今天抓了我一个人,明天就会有一帮人站出来找你麻烦,到时候我看你怎么办!”

    我淡淡笑道:“还就怕他们不来找我麻烦。”

    两名王卫队士兵给小谷圭贤带上了镣铐,随即押着他离开了。

    加藤宫叹息了一声,脸上似乎还有一种兔死狐悲的哀伤。

    我笑问道:“先生为何叹息?”

    加藤宫道:“这粮仓管事跟我是老相识,我们也算是同一批进入幕府的同僚。”

    我道:“若没有流民事件的话他肯定能安稳的干到退休,可惜他时运不济,碰上了这么一档子事情。”

    加藤宫道:“陆大人的见解倒是有意思,您似乎并不怎么在意这贪墨之事。”

    我道:“水至清则无鱼,正所谓在其位谋其政,你能贪着把事情做好了那是你的本事,不过当你贪墨第一笔钱的时候就应该清楚,这些钱本就不是你的,在权力拥有者需要的时候他们完全可以再拿回去。”

    加藤宫笑了笑道:“陆大人果然跟其他人不一样。”

    浅井康介道:“两位,时候不早了,咱们是不是赶紧去这小谷圭贤家中查抄家财。”

    我道:“走吧,看看这位粮仓管事家里到底有多少存货。”

    加藤宫在前面带着我们朝这小谷圭贤家中走去。

    倒是这小谷圭贤的家与普通民宅别无一般。

    加藤宫上前敲了敲门,一位年轻的妇人打开了宅门。

    她有些诧异道:“加藤管领,您这是干什么?”

    加藤宫咳了一声道:“小谷圭贤管事涉嫌贪墨公款钱粮,我们奉令过来查抄,还望夫人配合。”

    年轻妇人的脸色瞬间变得煞白,她道:“加藤管领,我家那位呢?”

    加藤宫道:“王卫队士兵已经将他押解到幕府地牢里面了。”

    年轻妇人闻言松了一口气,她正色道:“我家那位向来清廉,何有贪墨公款一说,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加藤宫道:“夫人莫要说笑,没有确凿的证据大将军也不会下令抓人。”

    年轻妇人让开门道:“几位大人进来查抄吧。”

    我们一起进了院子里面,整栋宅子是一进的院子,里面装点着一些花草,也看不出是什么富贵人家。

    二十名王卫队士兵开始着手查抄起来,年轻妇人不哭不闹一副十分镇定的样子。

    半个时辰之后,除了一个包浆厚实的老红木梳妆盒之外,王卫队士兵再没查抄出任何值钱的东西。

    我拿着这梳妆盒打量着,看这样子已经有些年岁了。

    年轻妇人恭敬道:“大人明鉴,这是我嫁过来的时候父母给的陪嫁,这也算不得是赃物吧。”

    加藤宫和浅井康介皆是一副看热闹的样子,他们也是不说话。

    我扫视了一眼院子,笑道:“小谷圭贤可是送给我一箱子金豆子,他家里会这么清苦?”

    年轻妇人道:“那箱子金豆子是家父临终之前赠予家夫的财物,贱妾也是这王都城内之人,家里的情况邻居们都是清楚了解,也算有些家资,这些您都可以去查。”

    我道:“既是这样,你家那位为什么要给我送礼。”

    年轻妇人道:“他向来是个胆小怕事之人,大人您新官上任三把火,他怕这火烧到自己身上。”

    我道:“怎么,花钱买平安吗?”

    年轻妇人颇为埋怨道:“这花钱也没买来平安呀。”

    我道:“你似乎觉得非常冤枉。”

    年轻妇人道:“大人您不也没查出点什么。”

    我笑着走到了水井旁。

    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这年轻妇人本来十分淡定的脸瞬间变了颜色。

    加藤宫道:“陆大人,咱们是不是先回去。”

    年轻妇人直接跪在了地面上,她嘤嘤的哭诉道:“大人和将军要给家夫做主啊,他任劳任怨的给幕府当牛做马干了这么多年,到头来却落得这么个下场,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啊。”

    我并没有搭理这年轻妇人,探头朝着井底张望了一眼。

    年轻妇人哭的更加厉害起来,加藤宫和浅井康介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浅井康介道:“陆大人,您看什么呢!”

    我道:“这水井着实有趣,别人家都是把水桶放在外面,他家却把水桶泡在水底,就不怕烂掉吗?”

    浅井康介闻言紧皱起眉头,他冷冷道:“过去把水桶摇上来。”

    一名王卫队士兵上前费力的摇了起来,他咬牙使尽吃奶的力气才把这下面的物件给摇上来。

    浅井康介道:“你们三个过去帮他!”

    三名王卫队士兵应诺上前帮忙,他们废了好大的力气才把绳子下面一个用牛皮纸包着的长方形箱子拉上来。

    我看着那年轻妇人问道:“夫人,什么宝贝呀,还得藏在水底。”

    年轻妇人已经面如死灰,她哽咽着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浅井康介道:“把这个东西打开!”

    王卫队士兵抽出刀来将这牛皮纸给割开了,一个木箱子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之中。

    加藤宫道:“把这个箱子撬开!”

    王卫队士兵找来铁锹把木箱子撬开了,一颗颗徇丽多彩南洋宝石出现在我们的视线之中。

    这些宝石算是这个世界通用的保值货币,放在市场上的话一块起码值五百金币。

    我走到箱子旁蹲下挖了挖,下面还有好几块金砖,看样子纯度十分高。

    这一箱子的财物我估价起码得有十万金币,比我们估算的差额还要多出二万金币的钱财。

    若是把这些钱财换算成粮食的话足够城外流民吃上一个多月,而且还是每顿饭都吃饱的那种。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