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72章 冰冷的心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172章 冰冷的心

    “伊娃,带幸子回去!”我大声的喊道。

    我拿出山下一次郎送给我的那把短刀,朝着密林追了去。

    “狼王,猴王,你们过来帮我!”我跟它们交流道。

    现在绝对不能放任这只小红怪离开,山下君的长刀都是被它的爪子给弄断了,这就说明它们的身体已经发生了变化,比之前变得更强了!

    “陆远,你冷静一点,千万不能自己乱了手脚!”伊娃提醒道。

    “我知道,照顾好幸子它们,收割的事情交给野兽们就好。”我说,“一旦再有小红怪出世,一定要想办法杀死它们!”

    白狼带着三只山狼跟了上来,猴王也是带着四五只猴子跟来,七了在空中侦查追踪着刚刚逃脱的小红怪。

    我调动全身的力量,在密林里面穿梭奔跑着,小红怪就在眼前不远处,它似乎意识到危险的到来,本能的加快了自己速度。

    白狼和猴王都是有些跟不上我,被我甩到了身后。当我穿过一片草丛的时候,小红怪突然消失不见了。

    我朝着脑袋上望去,古树十分的浓郁,遮天蔽日,也是不用指望七了能够发挥出什么作用。

    我反攥着短刀,很是谨慎的环视着四周。小红怪不可能突然消失,它肯定藏匿在这里的某处地方。

    就在这个时候,我身后突然传来一阵骚动,一声凄惨的猴鸣,打破了沉静的密林。

    “卧槽,这只红怪长脑子了吗?”我不敢相信道,千算万算,谁能算到这个家伙竟然调头往回跑了。

    我不敢耽搁,连忙循着声音找了去。狼王站在地面上,呲牙咧嘴的望着树上,它身后的三只山狼全部被刨腹杀死了,鲜血淌了一地。

    我顺着白狼的视线望去,那只小红怪正在往自己的嘴里塞着肝脏,一只猴子死在它身旁,而猴王只能是站在远处的树枝上观望,不敢轻举妄动。

    我心中冷然,这才是一会的功夫这只小红怪便是杀死了这么多的野兽,这得有多强。

    小红怪吃完了肝脏,脸色红润了许多,身上的的毛发也是变得油光发亮。

    它扭下身旁猴子的脑袋,用锋利的爪子一削,猴子的脑壳直接掉落下来,露出了白乎乎的脑浆。

    小红怪似乎十分喜欢猴脑,抓着就往自己的嘴里塞。

    我站在下面看着,心中有些不寒而栗。因为我发现小红怪的本来十分浑浊的的双眼逐渐的变得清澈,好像是拥有了人类的智慧一般。

    我咽了一口唾沫,紧紧的握住了手中的短刀。

    就像伊娃说的,既然来了,就别想活着离开,一个都不行。更何况它们现在似乎发生了某种变化。

    小红怪吃饱了之后,双瞳迸射出嗜血的光芒,白狼仍在呲牙咧嘴的盯着小红怪,但是它还是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我走上前去,将白狼挡在了身后,嘱托它们一会协助我。

    小红怪似乎看不惯我的毫不畏惧,它蹲坐在树干上,冷冷的注视着我。

    我也是冷冷的看着小红怪,它们现在绝对已经拥有了一定的智慧。

    像是以往这种情况,它们的身体早就被愤怒所支配,已经攻杀上来了。

    就在局势有些僵持的时候,一块石头突然朝着小红怪的脑袋上飞掠而去。

    小红怪的全部注意力都是放在我身上,根本没有发觉飞掠而去的石头,结果石头狠狠的砸在了小红怪的脑袋上。

    这次算是把小红怪彻底的惹火了,它愤怒的朝着猴王嘶吼着。猴王做出一副嘲笑的样态,拍了拍自己的胸脯。

    小红怪忍无可忍,朝着猴王便是攻杀而去。

    猴王可是没有红怪坚/硬的皮肤和削铁如泥的爪子,也是不敢和它硬抗,转身直接跳到了地面之上。

    我看了一眼白狼,彼此心交神会。我们的机会来了!

    我和白狼都是直接冲了上去,准备支援猴王。到底这小红怪刚出生不久,即使身体进化了,脑袋也是灵光了,也是比不上猴王这根老油条。

    就当小红怪快要追上猴王的时候,猴王反手便是攥住了小红怪的一只胳膊,白狼也是眼疾嘴快,直接咬住了小红怪的另一只手臂。

    我攥紧手中的短刀,朝着小红怪的身下便是刺去。一股子血浆从它身下炸裂开来,搞了白狼和猴王一脸。

    小红怪发出了最后一声凄惨的叫声,搞得我心神一阵的恍惚,刚才我似乎听到了一声婴儿的啼哭。

    白狼舔了舔我的手,我猛地回过神来。

    我害怕伊娃她们那边再有什么麻烦,便和狼王以及猴王返回到了大湖边上。

    伊娃正在搜集着自己的战利品,王妍她们也是出来帮忙,看来这些红怪已经是无一幸存了。

    幸子愣愣的站在山下君的尸首旁,事情发生在电石火光之间,恐怕她到现在也是没有回过神来。

    我走到幸子的身旁,拍了拍她的肩膀,说:“节哀顺变。”

    幸子冷冷的开口问道:“那只红怪呢?”

    “已经被我杀了。”我说。

    幸子点了点头,她看着山下一次郎,问:“你知道他是谁吗?”

    我微微一愣,不知道幸子想问什么。

    “山下君不仅仅是我的家臣,更是我母亲的家臣。”幸子说,“如果人生来可以自己做出选择,我宁愿山下君成为我的父亲。”

    我看着幸子,问:“你为什么不哭?”

    幸子有些木讷的看了我一眼,说:“死亡是一个顺其自然的过程,没有必要为这件早晚会发生的事情感到悲伤。”

    幸子长舒了一口气,看着我笑了笑。

    “刚才那句话是我父亲在我母亲死掉的时候跟我说的,七岁以后我基本就不再流眼泪了。”

    我拍了拍她的肩膀,寻了一块风水不错的地方,帮着幸子把山下一次郎的尸体给埋葬了。

    中国和日本都有立碑的传统,可是现在条件不允许,我只能是找来一块木板和煤块。

    我把木板和煤块交给了幸子,幸子在木板上刻下了一段日文,我也是看不懂。

    幸子将木板立好之后,转身便也是帮着伊娃搜集战利品去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