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53章 平价粮食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653章 平价粮食

    话音落下,围观的平民们瞬间炸开了,他们愤怒的叫喧起来,书生背着手颇为得意的看着我。

    我大声吼道:“谁说我不管城内百姓的死活了!”

    此话一出,平民们瞬间安静了下来,书生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

    书生咽了一口唾沫,他道:“陆大人,您给条活路吧。”

    说着,这书生直接跪在了地面上。他一如那个男人般头如捣蒜的磕起头来。

    余下的平民们受这书生的感染也是纷纷跪在地面上磕起头来,他们高声喊道:“大人,给条活路吧!”

    小林次纪他们正以看热闹的姿态往这边张望着。

    我长舒了一口气道:“好了,你们都跟我过来吧。”

    平民们面面相觑,人群中走出几个人抬着那奄奄一息的老太太带着男人、少妇、小女孩以及那名书生跟着我朝公仓走去。

    这些平民们见状也是跟着过来了。

    到达公仓这边的时候,正好有一堆平民在这边抗/议,他们一个个席地而坐,面无血色,想必也有几天没有吃饭了。

    两帮人汇集在一起,立马人山人海有些看不到尽头了。

    我吩咐老账房他们安排人手把已经整理好的新粮一袋袋的全部都是扛了出来,当平民们看到这些粮食的时候目光中皆是露出贪婪的寒芒。

    一切准备妥当之后,老账房将‘平价售粮’的牌子挂了出来。

    平民们皆是议论纷纷起来,恐怕他们还搞不懂这其中的意思。

    我大声道:“现在王都城内粮价过高,我现在代朝廷以二银币每斤的价钱出售米粮。”

    平民们直接炸开了,这个价钱可以说是王都城内历年来最低的价格了。

    现在王都城内的大米的价钱是两金币一斤的价钱,这其中差着的钱是个人就能计算清楚。

    “这些粮食本来就是我们缴纳上去的,凭什么朝廷可以再卖给咱们!”

    一个极其不和谐的声音从人群中传了出来。

    “大家都快要饿死了,这些粮食本来就应该发给咱们!”

    “大家一起抢,能拿多少就拿多少啊!”

    一个壮实男人刚是说完,一枚六角镖直接扎在了他的脑袋上,鲜血顺着他的鼻梁流淌而下,这家伙轰然倒地。

    中村快斗带着三百多名王卫队士兵骑马而来。

    他收执长枪,冷冷的大喝道:“谁要抢公仓粮食啊!”

    本来已经有些闹腾的平民们瞬间安静下来了。

    那几个起哄的人见状立马悄悄撤走了。

    我道:“还望诸位排好队,我们这就开始售卖。”

    平民一哄而散,他们纷纷回家准备袋子去了。

    不一会王都城内其他收到消息的平民们也是纷纷过来开始购买起来。

    每个人只能限量购买,这些口粮足够支撑一个家庭七天之用。

    我见售卖已经开始,不禁暗自松了一口气。

    王卫队士兵们开始维持起秩序。

    中村快斗下马来到了我身旁拱手道:“陆大人,下官来迟了。”

    我笑道:“将军这是何话,你来的正好。”

    中村快斗问道:“是否把刚才那几个闹事的都抓起来。”

    我道:“不必了,他们也只不过是收钱办事罢了。”

    公仓这边的事情展开之后,我径直回堕仙楼去了。

    我简单的吃完早饭之后便在一楼静候起消息。

    李成良已经带着人手开始打探起东西两市的粮食价格。

    我喝了一口茶水敲着桌子,狐子抽着玉烟袋下来陪着我等起消息来。 

    ★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不一会,李成良便急匆匆的跑回来了,“陆大人,东西两市的价格已经降至一金了。”

    小麻雀们俯视着整个王都的情况,奴隶主贵族们已经派出家奴前往公仓购买粮食。

    不过他们买回的粮食显然满足不了奴隶主贵族们储粮的心思。

    毕竟在他们的认知里面,城外流民一日不散,这粮价就不会恢复正常。

    正所谓手里有粮,心里不慌。他们肯定会花大价钱不停储存粮食。

    粮商们正是瞅准了奴隶主贵族们这一心思,因此一步步通过限购压货的手段抬高粮价。

    不过现在公仓已经满足了奴隶主贵族们的一部分需求,粮商们肯定会通过降价来吸引奴隶主贵族们购买欲/望,毕竟高额的粮食税和储存运输费可都是在成本里面,若是压货时间长了他们这粮食可就赔钱了。

    而赵、周、李、孙这四家掌握着整个王都城内最多的粮食,现在他们的粮仓已经毁了,这粮食在王都城内可是紧缺物件,奴隶主贵族们见降价肯定会出手购买。

    我道:“再去看看,东西两市的售卖情况怎么样。”

    李成良点了点头,随即转身探查情况去了。

    狐子道:“陆大人,这粮价可已经降至一金了,咱们要出手吗?”

    我喝了一口茶水笑道:“不着急,咱们先看看情况再说。”

    又是过了一会,李成良又是回来了。

    他道:“东西粮食的生意依然很好,大多都是奴隶主贵族们的管家在那排队买粮。”

    我道:“看来今天粮价是不会降了。”

    下午东西两市闭市的时候,粮价定格在一金币没有动摇。

    公仓那边结束了售卖,情况也算是不错,平民们的需求得到了基本的满足。

    我离开堕仙楼过去查看了一番,老账房不停的在唠叨重复买领的事情,而且干这些事情的人大多是城内的地痞流氓,应该是周家的周顺吩咐人过来干的。

    我宽慰了一番之后,随即离开回堕仙楼去了。

    当天夜里,孙朗派人跟狐子的人接了头。

    赵、周、李、孙四家手中已经没有多少粮食了,他们深知这粮价会随着奴隶主贵族们的购买欲/望的减弱而降低。

    现在这一金的市场价中的售卖利润可是非常大,他们必须趁着这个好时候往外售卖。

    而外面的粮食暂时还到不了,正所谓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他们只能就近寻找粮源了。

    狐子手中的粮食自然就成为他们梦寐以求的东西。

    四家很快跟狐子的人以五银币的价钱达成了交易。

    狐子空手套白狼,直接赚了个满盆钵盂。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