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85章 转达意见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685章 转达意见

    我笑了笑,随即转身朝三楼雅间去了。

    五人都是在好奇的打量着这屋子,毕竟这里是狐子行事的私人房间,外人根本进不来。

    而且这个房间里面的装饰陈列都十分讲究,单单四边的立式莲花铜香炉就是价值不菲的古董。

    我道:“几位不用客气,都坐吧。”

    野田右真他们皆是在桌子旁跪坐下了,他们十分自觉的将主位给让了出来。

    我在主位上坐下之后,小狼伺候上了茶水,沁人心脾的茶香光是闻一闻就让人心醉。

    看样子狐子是拿出好东西来准备狠狠的宰八田谦太一顿了。

    我伸手示意道:“这茶水不错,几位尝一尝。”

    野田右真他们拿起茶杯轻抿了一口,他们皆是十分赞赏的点了点头。

    宋怀本来就是一个粗人,他哪里懂得品茶,牛饮了一口之后便把茶杯放下了,想必也没喝出什么来。

    八田谦太应该是品出这茶来了,他紧蹙起眉头,下意识的看了我一眼,双眸中隐约闪现着不安。

    我道:“三位前辈,在家中还算清闲?”

    野田右真道:“不敢,城外流民事务繁多,我们都是时时挂念,关注进展啊!”

    花柳阳辉道:“大将军虽然停了我们的职务,但我们绝对不敢怀悠闲舒适之心呀。”

    中谷雅人道:“听闻您把城外流民分而治之,成效显著,我们三人都是佩服的紧啊!”

    我笑了笑道:“不敢,不敢,小道罢了,三位前辈肯定也都想到过。”

    我陪着三人互相吹捧了一会,八田谦太和宋怀不时插上一两句话。

    说话之间,小狼已经将饭菜上好了。

    这饭菜全都是河鲜海鲜,什么鲍鱼海参王八汤,样样齐全,价值不菲。

    八田谦太见状嘴角控制不住的抽抽起来,他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钱袋子。

    以他的聪明才智肯定已经看出我到底想要干什么。

    可是现在菜品和酒水都已经上来了,他想反悔也来不及了。

    我端起酒杯道:“三位前辈,我敬你们。”

    野田右真他们连忙端起酒杯,野田右真道:“陆大人,这第一杯酒应该是我们敬您才对。”

    八田谦太和宋怀连忙接上话道:“是啊,应该敬您才对。”

    我道:“哎,我哪里受的起这第一杯酒,要不咱们一起敬王上和大将军吧!”

    说着,我若有其事的高举酒杯道:“王上,大将军,臣下敬上!”

    话音落下,我直接把酒水洒在了地上。

    浓郁的酒香飘散而出,瞬间便将整个屋子塞得满满当当。

    野田右真他们说了两句恭敬的话,也是把酒水洒在地面上。

    宋怀一脸可惜的学模学样也是洒在了地面上。

    八田谦太见状疼的脸都快要变形了。

    单闻一闻这一屋子的酒香味就知道这酒水肯定价值不菲。

    小狼在一边伺候着又是给我们满上了,我道:“三为大,咱们再敬王上和大将军两杯!”

    说着,我直接又把酒水倒在地面上,野田右真他们自然也都是跟着。

    宋怀和八田谦太虽然十分反感,但他们也不敢说什么,只能把酒水也倒在地面上。

    毕竟谁也不敢说什么对女王和大将军表现出丝毫的不敬。

    小狼满上之后,我又倒在地面上,野田右真他们紧接着跟上。

    屋子里面的酒香味已经有些醉人了。

    宋怀和八田谦太手微微颤抖着也是把酒水倒在了地面上。

    八田谦太已经有一种想哭的样式了。

    我举着杯子道:“小狼,在给我们满上!”

    小狼拿着酒壶道:“大人,已经没有了。”

    我道:“没有了就再添上一壶,我们还没开始喝呢!”

    小狼应诺一声,随即下去打酒去了。

    野田右真干咳了一声道:“陆大人,不知道有件事情当问不当问。”

    我道:“您说就行了。”

    野田右真道:“久保管领的事情进展怎么样?”

    我道:“他已经招认了,口供也已经递交给大将军过目了。”

    野田右真咽了一口唾沫道:“是吗?大将军打算怎么处理久保大成管领?”

    我道:“没收家产,秋后问斩。”

    野田右真他们相视冷然,花柳阳辉问道:“久保管领的口供里都说了什么?”

    我笑道:“自然是该说的都已经说了,不然以大将军的脾气肯定连带的将他的家人也都全部处死!”

    中谷雅人道:“陆大人,您说的是真的吗?”

    我道:“这久保大成可是我亲自审问的,我难道还会骗三位不成。”

    野田右真尝试着问道:“他还提及到别人没有?”

    我笑而不语,小狼已经把酒水拿过来了,他给我们每个人都是斟满了一杯。

    我道:“诸君,陪我满饮了这杯如何?”

    野田右真他们皆是陪着笑脸跟着我喝下了这杯酒水。

    我道:“几位想必都饿了吧,咱们先吃吧。”

    说着,我先是动起了筷子,野田右真他们怀有心事自然胃口不佳。

    八田谦太和宋怀也不知道怀着什么心思,吃的也是不多。

    如此美味,岂能浪费,这解决的重任自然是落在我身上了。

    也是忙活了三天多也没有吃顿好,今天全当是花别人的钱来犒劳自己了。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我已经喝得有些晕乎了。

    野田右真见状道:“陆大人,久保管领可曾提起过别人。”

    我笑道:“野田管领,你又何必执着于这个问题呢?”

    野田右真道:“陆大人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道:“久保管领到底有没有在口供中提到别人是大将军才能决定的事情!”

    话音落下,野田右真他们皆是心中了然。

    我一个个指过他们三人道:“三位前辈,有些东西舍不得的话早晚会招来杀身之祸!”

    野田右真正色道:“陆大人,我们明白您的意思了。”

    我道:“过两天幕府会举行一个募捐活动,到时候还希望三位积极参加。”

    野田右真他们皆是道:“一定,一定!”

    八田谦太连忙见缝插针道:“陆大人,这杯酒水自当是我给您赔罪!”

    宋怀连忙端起酒杯道:“地牢之中的事情多有对不住陆大人的地方,还望您海涵!”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