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86章 狠宰一顿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686章 狠宰一顿

    我笑道:“府丞大人,宋将军,这一小杯酒水就能抵了我在地牢里面受的那些鞭子了吗?”

    八田谦太和宋怀闻言皆是一阵尴尬,他举着酒杯是放下也不好,不放下也不好。

    我拍了拍手道:“小狼,给我拿两坛子好酒来!”

    小狼拱手应诺,随即下去搬来了两大坛子酒水。

    我道:“两位,饮了这坛子酒水,咱们过往的事情一笔勾销。”

    宋怀拍了拍胸脯道:“陆大人豪爽,我一口气饮了它!”

    说着,宋怀拍开酒盖子拿起酒坛子便是牛饮起来。

    八田谦太面露难色,他毕竟是书生出身,哪里能像宋怀那般豪饮酒水。

    我看着他笑道:“怎么,府丞大人,这点诚意都没有吗?”

    八田谦太拱手道:“陆大人,在下实在不胜酒力!”

    我叹息道:“算了,不为难八田大人了,全当我没有这个脸面。”

    宋怀放下酒坛子打了一个酒嗝道:“府丞大人,一坛子酒水罢了,何故像个大姑娘般扭扭捏捏。”

    八田谦太的双眸中闪现过一丝厌恶的神色,这宋怀卖队友的本事还真是让人不服不行呀。

    我道:“野田管领,花柳管领、中谷管领,咱们三个接着喝。”

    八田谦太见状连忙拱手道:“陆大人,我喝,一坛子的酒水而已!”

    说着,他打开酒盖抱起酒坛子咕咚咚的喝了起来。

    宋怀的脸颊已经有些微微泛红,他朗声笑道:“哈哈,爽快!”

    话音落下,他又是举起酒坛子继续喝了起来。

    我拄着下巴看着他们两人笑道:“两位,慢点,别再呛着了。”

    咳咳咳咳……

    话音刚是落下,八田谦太一口酒没有喝好全都都喷了出来。

    他的脸涨得通红,胸口剧烈起伏。

    我道:“你看看,我说慢点吧!”

    八田谦太抹了抹嘴角道:“没事,没事!”

    两人继续喝着这酒水,野田右真他们皆是一脸冷然。

    啪!

    这半坛子多的酒水还没喝完,宋怀直接一头扎在地面上醉晕过去了。

    酒坛子砸在地上碎了一地的陶片子,酒水流淌而来浸湿了地板。

    八田谦太见状立马停止了牛饮,他提着酒坛子一脸漠然的看着我道:“陆大人,您看我们这诚意还算够吗?”

    我笑道:“还差上一点。”

    八田谦太道:“好,我继续喝!”

    说着,他提起酒坛子便要继续喝。

    我连忙起身上前按住了他手中的酒坛道:“府丞大人,您若是喝成他那个样子,一会谁结账呀!”

    八田谦太道:“陆大人的意思是这酒不用喝了吗?”

    我笑而不语道:“跟两位开个玩笑而已,你们还当真了。”

    野田右真他们纷纷站起身来拱手施礼,野田右真道:“陆大人,时候不早了,我们该回去了。”

    我笑道:“怎么,三位前辈这就要走了吗?”

    野田右真拱手道:“陆大人是大忙人,我们也不好在这叨扰了。”

    我道:“也好,三位前辈早些回去歇息一下。”

    野田右真他们向我拱了拱手,随即转身朝屋外走去。

    我大声道:“小狼,喊几个人把宋将军抬下去!”

    小狼应诺道:“大人稍等,我这就去找人。”

    我回头看了一眼八田谦太道:“府丞大人,一会还得麻烦你把三位前辈和宋将军都送回去。”

    八田谦太晃了晃脑袋拱手道:“陆大人放心,我一定把他们都安全送回家。”

    堕仙楼后厨的几名厨子上来一起把宋怀抬下去了,我和八田谦太紧随其后。

    我们刚到一楼,狐子笑着迎上前来道:“哟,陆大人,你们吃好了呀。”

    我道:“已经吃好了。”

    狐子看了一眼八田谦太道:“哪位大人给结一下饭钱。”

    八田谦太上前掏出自己的钱袋子直接丢给了狐子道:“这里面有一千金币,不用找了。”

    狐子接过钱袋颠了颠道:“大人呀,这钱好像有些不够呀。”

    八田谦太皱了皱眉头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狐子道:“您这桌饭总共三万金币。”

    八田谦太的脸色瞬间阴沉到了极致,他冷冷道:“不可能,我们吃的难道是金子不成。”

    狐子道:“大人呀,那东海的鲍鱼,南海的海参,全部都是从远海孤岛上捕捞运送回来的野生上等品,几位喝的那茶叶是东齐篙里山出产的云雾,酒水是十年珍藏的北烈,单单这四样难道不值这钱吗?”

    八田谦太咽了一口唾沫道:“怎么可能!”

    狐子道:“其它菜品也都价值不菲,我看在陆大人的面子上把五千金币的零头都抹去了,您还想怎么样!”

    我作势道:“好了,今天全当是我请客,掌柜的一会跟我结算吧。”

    八田谦太咬牙道:“陆大人,咱们可是已经说好这饭可是我请!”

    我笑道:“府丞大人手里有三万金币吗?”

    八田谦太直接涨红了脸,他伸手直接把自己腰间的玉佩给拽了下来。

    “掌柜的,您看我这玉佩可值三万金币!”

    狐子接过后仔细打量了一番,她抿嘴淡淡笑了笑。

    “大人,您这玉佩远不止三万金币。”

    八田谦太道:“我先把这物件压在你这,明天我再派人把钱给你送来。”

    狐子笑道:“也好,您这玉佩我先收着吧。”

    我把他们一个个都是送上了马车,目送着他们一个个离去。

    轮到八田谦太的时候他死死攥着我的胳膊道:“陆大人,地牢里的事情实在对不住,我和宋将军准备了一些小礼物,一会会有人给您送来,还望您笑纳。”

    我道:“府丞大人,您也太客气了。”

    八田谦太道:“一点小心意。”

    说着,他松开手直接钻进马车里面去了。

    我笑了笑,吩咐马车夫道:“跟着前面几辆马车。”

    马车夫应诺一声,随即催赶着马车追了上去。

    我目送着他们离去,狐子抽着玉烟斗出来了,她道:“恭喜陆大人,看来您又要入一笔横财呀!”

    我笑道:“横财吗?这八田谦太憋着坏水准备算计我呢!”

    狐子一怔,随即笑道:“也是,您现在可是打击贪污受贿的利刃,这利刃岂有再去贪污受贿的道理。”

    我笑道:“倒是掌柜的很真是狠呀,三万金币,您可真敢开口。”

    狐子道:“谁让咱们碰上冤大头了呢,正好手里那点东西自己受用不起也出不去,赶上好时候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