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88章 考究古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688章 考究古人

    我一怔道:“哦,你家公子?”

    浅井康介道:“陆大人有所不知,久保管领育有六女一男,他的小儿子最是聪慧。”

    我点了点头道:“带我们去见你家的公子。”

    老管家带着我们进了府邸径直朝客厅去了。

    一袭白衣的稚嫩少年出现在我的视线之中,他抱着手站在客厅里十分淡定自若。

    老管家道:“公子,陆大人和将军过来了。”

    白衣少年拱手道:“罪子久保梧桐,见过将军,大人。”

    我道:“梧桐,不错的名字。”

    久保梧桐道:“家父在后院种了一棵梧桐树,祈愿得子,罪子由此得名。”

    我见他年纪不大,家中遇此变故也是淡定自若,不禁感叹道:“不愧是久保管领的儿子。”

    久保梧桐道:“昨日大将军恩惠特许我前往地牢探视父亲,父亲跟我说过,一切听您安排就好。”

    我道:“你就这么相信我?”

    久保梧桐道:“罪子与大人不熟,自然不信您,但我相信父亲大人。”

    哈哈哈哈

    我朗声大笑起来,“久保管领可真是生了一个好儿子啊!”

    久保梧桐拱手道:“大人过奖了。”

    我道:“你大可让家人们收拾一下行装,我们等一会执行公务。”

    浅井康介皱了皱眉头道:“陆大人,这有些不妥吧。”

    我道:“哦,对了,将军还没看过公文吧。”

    说着,我把公文递了过去,浅井康介连忙恭敬的接了过去。

    他展开看了一眼,随即无话可说了,“全听陆大人安排。”

    久保梧桐见状拱手道:“多谢陆大人。”

    话音落下,他大声道:“大娘,二娘,三娘,四姐、五姐、六姐,你们可以去收拾了。”

    我微微一愣,没想到这家伙竟然早就准备好了。

    久保梧桐道:“给大人和将军伺候上茶水。”

    老管家端上了茶水,我伸手道:“将军,咱们等一会吧。”

    浅井康介十分无奈的叹息了一声,他在一旁坐下十分急躁的敲起桌子来。

    我笑了笑,随即也在一旁坐下了,差不多一泡茶喝完了,一个俊俏的姑娘走了过来。

    久保梧桐拱手道:“姐姐,可曾收拾好?”

    俊俏姑娘道:“已经收拾好了,就差弟弟的书房了。”

    久保梧桐道:“不打紧,里面除了一些书籍之外再无其它。”

    浅井康介十分不耐烦道:“陆大人,咱们现在可以执行公务了吧!”

    我起身道:“让他们开始吧。”

    浅井康介起身一挥手,王卫队士兵四散而去,紧接着便传来翻箱倒柜的声音。

    我道:“久保公子,不如我陪你去书房收拾一番吧。”

    久保梧桐拱手道:“谢过大人。”

    我回头看了一眼浅井康介道:“将军不一起过来?”

    浅井康介道:“自是有陆大人在那里陪着,肯定不需要下官了。”

    我笑了笑道:“也好,将军四处观赏一下这府邸里面的景色吧。”

    浅井康介背着手溜达着离开了,想必这家伙也加入到淘宝的队伍中去了吧。

    我在久保梧桐的带领下来到了书房,书房里面堆满了竹简,想来这久保梧桐也是个好学的孩子。除了竹简,屋子里面还有许多纸张和一大桶墨汁,地面上堆积着许多的拓片。

    久保梧桐道:“让大人见笑了,我这书房平时也不怎么收拾。”

    我随手拿起一份拓片浏览了一遍道:“怎么,久保公子对这书法也颇有研究?”

    久保梧桐道:“哦,那是家父的爱好,罪子在书法上的造诣实在是浅薄。”

    我道:“既是这样,公子做这么多的拓片做什么?”

    久保梧桐道:“罪子喜欢研究古碑上的文字信息。”

    我道:“哦,考古吗?”

    久保梧桐诧异道:“陆大人,何谓考古?”

    我咳了一声,随即胡诌道:“就是考究古代人的学问。”

    久保梧桐低头沉思了一会,他十分兴奋道:“大人这词用的好。”

    我道:“不知久保公子有何成果没有?”

    久保梧桐道:“胡乱写了一些东西,也算不得什么成果。”

    我道:“在下可否有幸浏览一番。”

    久保梧桐转身去书架上面抽下一本书来,他恭敬的递了过来。

    我打开浏览起来,上面讲解了北方千雪岛木巢人的由来发展,十分详细,而且有理有据。

    他还解析了木巢人的象形古文字,对于木巢人的文化叙写了许多自己的见解。

    我合上书本十分惊艳的看着久保梧桐道:“大才!”

    久保梧桐拱手道:“大人真是有趣,家父可常常责骂我不务正业。”

    我笑道:“恐怕这个国家里没人能比你更了解这片国土的过去了吧。”

    久保梧桐道:“不敢,陆大人的三位老师学识渊博,肯定比罪子懂得多。”

    我点了点头,环视了一眼整个屋子,问道:“你还有其它的成果吗?”

    久保梧桐道:“书架上全都都是罪子的拙作。”

    我自言自语道:“有趣,有趣,今天算是没有白来!”

    就在这时,一名王卫队士兵长突然带着人闯了进来。

    他见到我后一愣,连忙恭敬道:“大人,您怎么在这里。”

    我看了他们一眼道:“这里的一张纸都不准给我动,出去!”

    士兵长应诺一声,当即带着人转身离去了。

    我朝久保梧桐拱了拱手,久保梧桐连忙回礼。

    我道:“不知道久保公子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吗?”

    久保梧桐道:“收敛完父亲的尸首之后便带着三位娘亲和三位姐姐回北方老家。”

    我道:“在下有一个不请之请。”

    久保梧桐道:“陆大人您请说。”

    我道:“在下想请久保公子去大学寮里开设古文课程,不知久保公子愿意否?”

    久保梧桐道:“大人,这有些不妥吧,毕竟家父可是死刑犯。”

    我道:“三位老师绝对不会计较这些,他们肯定会对公子的研究非常感兴趣。”

    久保梧桐道:“可是”

    我道:“久保公子,眼下这世道,除了王都,还有个安稳的地界吗?”

    久保梧桐微微一愣,他陷入了沉思之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