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36章 老婆,我失眠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张雪柔缓缓的朝着王飞走过去,直到他面前的时候,才用手在他面前晃了一下。

    王飞猛地反应过来,连忙道:“老婆你今天这个是……什么打扮啊?”

    平时的张雪柔虽然穿衣服对王飞没有讲究,但是今天这一身打扮,着实让王飞都感觉到血脉喷张。

    “睡觉。”

    张雪柔自己钻进被窝,盖上被子后手臂正好跟王飞贴在一起。

    王飞都能感觉到她清凉的肌肤,这让他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身体下意识的朝着旁边挪了挪,生怕自己一会儿忍不住干点什么坏事。

    深呼吸了几口气,王飞感觉到自己安定一些后,才靠在床头问着:“你今天跟尤芸菲在那商量什么呢?”

    “你想知道吗?”

    张雪柔转过头,眼神闪烁的问着。

    “当然……你先等等。”

    王飞说到一半,才怀疑的看着张雪柔,问道:“你确定要告诉我?”

    “这不是你自己问的吗?”

    “但是根据我的经验,一般你非常干脆满足我要求的时候,通常都是有附带条件的。”

    王飞每次看到干脆的张雪柔,都觉得浑身发抖。

    但是这一次的张雪柔是认真的,盯着王飞道:“我在跟她说阿妈的事情。”

    “阿妈?阿妈怎么了?”

    王飞一听杨英,有些紧张起来,问着道:“难道阿妈生病了?”

    “不是,你忘记之前阿妈的话了?”

    张雪柔提醒着王飞。

    后者略微沉思了一会儿,最后才有些不可思议的样子,说着道:“你说的该不会是那天她说抱孙子的事情吧?”

    “是啊。”

    “你不要跟她计较这个,我阿妈她就是这样,办事儿风风火火的,指不准过一段时间她就忘记了。”

    王飞还以为张雪柔是对杨英有愧疚,所以开口便是劝慰着。

    但是张雪柔的表情却是并没有变化,反而是更加看着王飞,认真道:“我当真了。”

    “什么意思?”

    “我说,阿妈的话我当真了。”

    张雪柔直起腰,清澈的眼神中带着执着和认真,跟王飞对视着。

    虽然之前二人都这么说过,但是王飞这一次从张雪柔的眼神中,看到了前所未有的认真。

    “你不是开玩笑的?”

    王飞又问了一句。

    “我不会开玩笑。”

    张雪柔回答的语气有些冷清,但是也从中透露出一股坚定。

    王飞感觉到张雪柔的心情,脸上的表情有一丝丝的变化,最后才说着道:“跟你爷爷留给你的东西有关系。”

    “有。”

    张雪柔很直接的回答。

    王飞听了后,然后肌肉也略微放松一些,一只手拉住张雪柔胳膊,说道:“那你还是先说说什么事情吧。”

    这个事情困惑了王飞许久,因为从上一次张雪柔跟尤芸菲见面后,张雪柔就一直有变化,而且这种变化很快也很突然。

    张雪柔这一次确实没有再瞒着王飞,眼睛看向桌上的小木盒,道:“那个小玉瓶是我爷爷留给我的,里面隐藏着一个他留给我的秘密。”

    “关于什么的?藏宝图碎片?”

    “不是,是一个关于我们家的事情。”

    张雪柔看着王飞,继续道:“具体的我也不清楚,不过我爷爷留下的书信里说过,那个玉瓶需要储存我的血液。”

    “你的血液……”

    王飞听了后,才回忆起来刚刚那玉瓶的不对劲,里面显然是装着液体了。

    “可是这个……跟我有什么关系?”

    王飞不明白,疑惑的询问着。

    张雪柔说到这儿,有些难以启齿的低下头,脸色略微变红道:“是在我结婚之后的血才有用。”

    “结婚之后……可咱们都结婚半年了。”

    王飞依然是一脸疑惑的样子。

    但是他在随后就看到了张雪柔那羞红的表情,顿时反应过来什么,说着道:“不会吧?这个世界上还有这种东西?”

    “我之前也不信,所以去找高慧阿姨试试了,谁知道她真的能分辨出来。”

    张雪柔没有再说下去。

    这件事情王飞只觉得不可思议,没想到这样的一个小瓶子,竟然会有这么神奇的魔力。

    “我只听过有什么电视剧的,要处子之血,还真没有听说过得要求非处子的。”

    王飞觉得这个事情有些可笑,也觉得有些滑稽。

    但现实问题是,那个高慧真的能够看出血液的不同,这个就证明了张雪柔的爷爷不是在开玩笑。

    “事情现在你也知道了。”

    张雪柔说完后,又抬起头看着王飞道:“所以你现在懂了吗?”

    “不是,我觉得这个事情你爷爷可能早就想到了。”

    王飞这时候恍然大悟过来,说着道:“你忘记了吗?你爷爷故意没有把这个东西给你,而是交给你的闺蜜尤芸菲,你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

    “他肯定就不希望你把这个当成任务,所以特意不告诉你这件事情,让尤芸菲去打探。”

    王飞说着,继续道:“而尤芸菲当时不知道,就听说你结婚所以把东西交给你了,没错吧?”

    “是。”

    “所以你爷爷原本的意思是,让你找到自己真正喜欢的人结婚之后,才把东西交给你,这样一来你就不会为了那个瓶子,而做出什么错事。”

    王飞解释得非常的直白,再看张雪柔的表情,发现后者此时有些停滞。

    约莫过了半分多钟后,张雪柔才再抬起头,看着王飞道:“你觉得我把这个当成任务了?”

    “不……是吗?”

    王飞拉了个长音。

    “你以为我会拿这个当成任务吗?”

    张雪柔有些生气了,怒瞪着王飞道:“你懂,起码现在不会懂的。”

    说完,张雪柔强拉着被子,转过身把脑袋埋进了枕头下。

    也是这时候,王飞才终于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他试探性的戳了戳张雪柔的胳膊,可后者此时已经一动不动的,这让王飞有些犯愁,最后只得跟着一起躺下。

    但是不管王飞如何辗转,这个晚上他注定是睡不着觉了。

    直到深夜,外面的树上连鸟儿都不叫的时候,王飞还是睁开了一直想睡睡不着的眼睛,小声着道:“老婆,我失眠了。”

    (本章完)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