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63章 夜巡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五城兵马司晚上还要担任巡夜任务,贾瑞今晚就留在衙门里面,熟悉晚上的差事。

    郑天伦也要留下来,体验晚上的差事,于是贾瑞、陈也俊郑天伦三个人就到附近的饭馆儿吃饭。

    因为怕喝酒误事,几个人也没喝酒,吃了饭就回来。

    卯时正,陈也俊带着周甲总的一队火甲,连同贾瑞、郑天伦一起前往皇城,领取令牌。

    尚宝司在宫里面,因为前来领取令牌的人比较多,为了避免进贡的繁杂手续,提高效率,尚宝司的太监就在皇城的朝房等候。

    除了前来领令牌的人,还有领取城门钥匙,重要的衙门钥匙,太仓钥匙,刑部大牢钥匙等很多人。

    仅仅从这一点来看,对于京城各个关键部位的安全保卫工作,皇上和朝廷都非常重视。

    当然,制度是制度,至于效果如何,也就不得而知。

    五城兵马司的令牌,一共有五块。

    一个兵马司一块。

    各个令牌的外形和大小一样,但是上面的图案和字各有不同。

    按照东方木、西方金、南方火、北方水、中央土的五行规律排列。

    东城兵马司的令牌,上面就是个“木”字。南城兵马司的令牌,上面就是个“火”字,以此类推。

    贾瑞和郑天伦跟领取令牌的人不认识,陈也俊给一一引荐,混个脸熟,以便于今后在公务中合作。

    领取了令牌,就开始在各自的辖区里巡逻。

    除了巡逻检查行人,查看道路沟渠是否有什么异常,是否有违规用火等火灾隐患这一类的常规项目之外,有的时候还要深入的居民家中,查看是不是有私藏外来人口的。

    每走一段路程,就要击一下铜铎。

    整个京城,一共有七十八个铜铎,悬挂在巡逻路线上,从长安左门开始,到东安门结束。

    几个兵马司接力,走到这里有铜铎的地方,就要敲击三下,证明到这里来巡逻了。

    这个方法,就跟贾瑞前世里的小区保安打钟一样。

    “瑞兄弟,陈兄弟,你们还真别说,这巡夜还真是个辛苦差事,走起来怪累的。”

    郑天伦说道,他已经走的喘气了。

    几个人虽然有马,但是为了体验滋味,也没骑马,就步行巡逻。

    “我说郑指挥使,这可是你自找的啊。放着轻松拿俸禄的日子不过,非要受这份罪,这可怪不得别人。”

    陈也俊笑着说道。

    几个人经过一天的相处,今后又要在一起共事,已经渐渐熟悉,说话也就随便起来。

    “其实我也知道在家里拿钱自在,可是不想对不起这份儿俸禄,也不想叫人家以为,我是靠着妹子吃饭的。总得自己付出点儿什么不是?”

    听了郑天伦的话,贾瑞对他的看法,倒是有所改观。

    他能有这个心思,就证明多少是个有责任感的人,懂得有所得就要有所付出的道理。

    从这个角度来说,这个人或许不象上午刚见面的时候,表现的那么糟糕。

    即使是个纨绔,也是个有所追求的纨绔,不象薛蟠和贾蓉那样,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废青。

    “上午的事情,我就是唬人的,把你们唬住,就算是唬住了。既然没唬住你们,我就老老实实听话。”

    “其实,你们不了解我,我也不象表面上那么废物。我跟你们说啊,我曾经带着三个奴才,到平安州做生意,三次深入鞑靼内部,到那里收购羊毛,每次都能赚着钱。”

    “我如今花的钱,都是自己赚的。就问问你们,有这个本事么?”

    如果这是真的话,这个家伙还真就不是个废物。一般大家族的年轻一代,有这个胆子和本事的人,还真就不多。

    贾琏也曾经代替贾赦到平安州做生意,但那是托了节度使云光的关系。

    若是凭着自己的能力,贾琏还真就未必有这个本事,便是贾赦,也不敢自己深入到鞑靼境内去做生意。

    “郑大哥,你这么说可就过了啊。我花的钱,可都是自己赚的。”

    贾瑞笑着说道。

    “你那赚钱不算什么本事,文昌星君句读法,圈圈点点就拿出来赚钱。”

    “弄个扑克牌,一些纸片就赚钱。还有那个馒头,打着馒头庵的旗号,哪里有我到鞑靼那里赚钱惊险刺激。”

    你个二货,标点符号能赚钱,那叫本事,化腐朽为神奇。

    扑克那是知识产权,馒头庵的馒头,那叫借势,充分利用名牌儿效应。

    这就是理念上的差别。

    到鞑靼走两趟就觉得了不起了?等你知道我自己造船到西洋去做生意,我吓死你,亮瞎你的狗眼。

    “不管如何赚钱,只要不是坑蒙拐骗就好。能把钱赚到手,就是本事。你们两个比我强多了。”

    说话间就到了城门,几个锦衣军的人,正在检查守城门的兵丁。

    清点人数,检查有没有脱岗、串岗、睡岗等违纪行为。

    很快,巡捕营巡逻的人也到了这里。大伙儿到了一块儿,互相引荐了,聊了一会儿。

    城门这块儿不归五城兵马司管,贾瑞几个人也就离开,前往北城。

    北城虽然不归东城兵马司管辖,但是有时候追捕盗贼,需要各方合作,所以对于其他区域的环境,也要尽可能多地了解一下。

    出了自己的管区,周甲总的火甲小队没有跟来。

    就剩下贾瑞、郑天伦、陈也俊,外加几个人的私人随从。

    一路上遇到巡捕厅,就进去待一会儿。路上还时不时地遇到巡捕营、锦衣军和巡城把总的巡夜队伍。

    各自都有自己的令牌,巡捕营的令牌,跟兵马司的令牌又不一样。

    他们使用的是十二个时辰字的令牌,子丑寅卯之类的。

    巡城把总的队伍,属于五军都督府的卫所兵,总共有六十个镇抚官组成,一共编成二十值,每值三名镇抚官,每人率领九名士兵。

    至于锦衣军,他们本来是皇上的特务机构,按说京城的日常治安,用不着他们来管。

    但是锦衣军不仅有侦查权,缉捕权,审判权,自己还有监牢。所以也愿意出来抢着办案。

    正常情况下,他们的目标主要官员和有钱的大商人,不应该管普通百姓的案件。

    这自然是因为从老百姓身上,榨不出多少油水来。

    走了一圈儿下来,贾瑞的印象是,锦衣军、巡城把总、巡捕营这几家,更多的是愿意管有油水可捞的事情。

    至于那些琐碎的,没有什么油水的事情,基本上都落在了五城兵马司的身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