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五十七章 晕厥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投票的结果郝员外也很满意,看着一直的选票心里莫名的有一种欣慰的感觉,他们城西的人就是团结没有那种要当英雄的人,懂的要明哲保身。

    既然众人都这么的实诚,他也就没有装模作样的说他本是想帮仙姑,只不过大家一直拒绝便作罢。

    他笑着道“大家和我的想法相同,我也认为两不相帮为好是最正确的选择。

    至于华活会不会收编了仙姑的势力,或者是仙姑会不会恨上我们从此与我们为敌,这些都不是我们能决定的。

    只要在危险到来临的时候,我们能一起面对今日的决定。”

    “员外说的有道理我支持你”郝员外的头号追求者麒麟说道“员外总是如此在乎我们的意见,我们能在城西追谁员外的脚步是我们的荣幸。”

    郝员外赞赏的看了麒麟一样,倘若是城西的人都能像他这样子追随自己、信任自己何愁不能将城西发展为鬼城的第一大家族啊“今日除了和大家商议这件事,还希望大家最近都不要从结界中出去。

    现在有了结界依然让擒梦兽阴蚀之气侵袭了进来,若是出去了外面更是危险。

    在这样的情况下为了大家的安全,我是不会派人去救不遵守规矩的人,当然我若是在外面遇见了危险,大家也可以视若无睹。

    希望大家能够遵守这个规定,我也是为了大家的安全着想,希望你们能够理解。”

    “员外说的有道理,倘若是出了结界那就是自寻死路,没必要去救他搭上跟多人的性命”贵妃端着一杯酒感叹到,在贵妃的眼中,就算她上辈子的男人是皇上那也不比上郝员外。

    如此有担当又为手下考虑的头领,她还是生平仅见。

    郝员外执起了作案上的毛笔,拿在手里转动,谦虚的说道“都说了大家是家人,什么事情都可以商量,这次强硬的要求大家不能出去,我于心有愧。”

    郝员外满脸的悔意,看得白古都想上去安慰几分,这事明明是为了众人的安慰着想还如此的愧疚。

    不过在白古之前已经有人争先恐后对郝员外说道“若员外您真是个强硬之人,就会施一个我们不能出去的结界了。,现在结界只是不能进还能出去,说明员外您依然在意我们的意见。”

    “虽然如此,我还是希望大家不要出去,不过我也明白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想法,也许有的人会有非出去不可原因,我也不能阻拦,况且我只能保证甘心遵守我制定的规定人的安全,至于哪些心里有二心的人就随他去吧。”

    郝员外之所以再三强调这件事情,是因为他觉得这次的大战不会这样快结束,昨日他也出去过查看了外界的局势,看见华活如今的模样活像一个疯子,若是非华府的人被他给遇上了结局那就只有死。

    前几日在喜神客栈中华活就对他出过手,他很清楚华活的修为,但昨日所见华活的修为又高了许多。

    他如今完全不是华活的对手了,不得不占避锋芒。

    在这次会议算是圆满的结束了,无论是投票的结果很符合他的心意,他制定的规定没有人出来反对,城西里的居民一心跟着他,这让他安心了不少了。

    众人散场的时候,狸猫精又跑到了王生英的面前缠着他。

    王生英已经恢复了精神,自然不会在任由狸猫精摆布了,无奈的是狸猫精就像是一块狗皮膏药般。

    王生英被缠的很是无奈,怎么甩都甩不掉啊。

    白古如今对这一切都习以为常了,她相信王生英的为人之道他不会做什么越轨的事情,便当做没有看见,眼不见心不烦。

    三人一起朝着大门走出,王生英的心理一直在思考着要怎么才能将狸猫精给甩掉,思来想去也没有一个结果。

    不过他们三人的背后响起了白眉的声音“二位请留步,员外有事情找你们商量。”

    白古和王生英对视一眼,这两日他们一直在讨论郝员外是不是对他们起了戒心,说不定还准备将他们赶出去。

    这次郝员外又将两人单独留下来,他们二人的心中有了最坏的打算。

    既然躲不过的事情他们也不逃避,便跟在白眉的身后继续朝着会场走去。

    不过狸猫精也跟在他们三人的后面,到了门口白眉回过头,皱眉对着狸猫精到“你跟着来干什么啊。”

    狸猫精讶了讶道“员外就没有什么事情需要找我吗?”

    “没有,”白眉简单的两个字打破了狸猫精心中的最后一身希望。

    剁了剁脚便服气离开了,王生英送了一口气,总算是将她给甩掉了。

    “二位请”白眉笑着看向二人到。

    白古看着他的笑容忽然间感觉心里有点发毛,怀着坎坷的心回到了会场。

    谁知郝员外依旧不按常理出牌。

    先是让贵妃端上了最好的酒,然后再让贵妃将门给带上。

    “两位对这酒的味道可满意。”郝员外摇晃着手里的酒杯,杯子里的酒泛起了阵阵涟漪。

    王生英讷然到“不错,味道很好。”

    郝员外将杯里的酒一口干掉了“前几日听见两位是从五弟的府上而来,所以对两位有些误解,请两位不要介意。”

    方才客套了这么久此刻终于是进入正题了,白古挑眉道“你误会我们什么了?”

    郝员外执起酒杯将杯子里的酒掺满了“我相信你们已经看出来了,我们几个结拜兄弟姐妹的感情并不和睦。

    我以为你们是五弟派到我这儿来监视我的,所以这几日对两位有些防备,还望两位见谅。”

    “那你为何现在又不防备我们了?”白古追问到,倘若是今日不将话说清楚,日后定还会出现嫌隙。

    郝员外幽幽的叹了一气,诚恳的说道“因为任何人都有过去,我不应当因为过去的事情而对人产生偏见。

    说起来城主还是我的五弟,我和他的关系应该不至于连一点信任都没有。

    来我敬二位一杯,为前几日对两位的怠慢赔罪。”

    郝员外将姿态放的极低,白古心中却更是别扭了,这是必有所求才会这样。

    王生英将面前的酒一饮而尽,“员外不必介怀。”

    “多谢两位宽宏大度,我本应当置办一桌酒席赔罪,但近日繁忙,等我有时间了,再好好向两位赔罪。”郝员外继续为执起酒壶掺满了面前的酒杯。

    “员外何必放在心上,我和白古都不会介意的。”王生英几杯酒下肚打了一个酒嗝。

    郝员外的确是很繁忙的样子,王生英说了原谅他,他便对着二人拱了拱手道“我还有事要去处理先走一步了,两位之自便,倘若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日后尽管提便可。”

    “不耽误员外的时间了,你又事就先去处理。”王生英笑着也拱了拱手。

    两人并没有急着离开,白古和王生英依然待在酒馆中。

    继续几杯酒下肚,酒壶里的酒已经快要见底了。

    白古悠然的开口“你会不会觉得郝员外完美的太不真实了?”

    “没有啊!”在王生英眼中郝员外的丑恶面有不少,怎么都跟完美扯不上关系“你是不是对人的标准太低了。”

    “也许吧!”白古讷然,也是她的命运坎坷遇见的人总是一个比一个差,所以对人的标准很低。

    王生英将摇了摇空荡荡的酒壶道“救也已经喝完了,我们回去了吧!”

    两人慢悠悠的朝着宅子而去,远远的便瞧见了站在他们宅子廊檐下的狸猫精了。

    正好狸猫精也瞧见了,便小跑着到了王生英的身边到“你们终于回来了我都等了好一阵了,郝员外都与你们说什么了?”

    王生英眼神突然闪了一下,右手便捏住了狸猫精的脖子。

    狸猫精以为王生英在与他闹着玩,笑嘻嘻的看着王生英,谁知王生英的手越握越紧,狸猫精开始挣扎起来。

    她感觉自己的生死已经掌握在了王生英的手里,倘若在不反抗脖子就要断了。

    白古在一旁十分惊讶,轻轻喊道“王生英,你没事吧!”

    但王生英依然专注的捏着狸猫精脖子,白古只好先将门给打开,然后回过头说道“你想要她命也得进去再要啊!就在大街上万一被人发现了怎么办?”

    王生英听见这句话,手突然松开,然后晕倒在地上。

    白古蹲在王生英旁边,一直拍打王生英的脸颊,王生英依然没有醒来,最后念了一咒王生英依然没有任何反应。

    白古见状,将地上的狸猫精给推醒,然后摇晃着狸猫精的肩膀,“你将他怎么了?”

    狸猫精现在脖子还疼着,因为刚才晕厥过去头脑也不是很清楚,揉着头问道“你在说些什么?”

    白古直接将狸猫精给打得清醒过来,“我问你,为何我开了门,王生英就倒下了,我开门的时候你对他做过什么?”

    “呵!”狸猫精无奈的笑笑,“你清楚一点是他一直在伤害我,我刚才差点被他掐死,不要想着恶人先告状。”

    “这街上没有其他人了,你如果没有对他做什么,那他为什么为晕过去?”白古狠狠的瞪着狸猫精。

    她的心里越来越觉得狸猫精有问题了,不然为什么会出现在他们家的外面,王生英看见她了便出了问题,如今还晕厥在了地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