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十章 安德鲁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主人。”就在气氛显得有些焦灼僵硬之时,一道少女的声音突兀传来,库克与海兰朵不由得偏头看去。

    来者是一位身材十分苗条的少女,甚至可以用瘦骨嶙峋来形容了,其脸色蜡黄,整个人显得异常憔悴,如风中残烛一般惹人同情。

    她看向百华之时,神情显得异常的恭敬庄重。

    “这是谁?”库克眼眸微眯,看着面前的这位病态少女,眼中闪过一抹疑惑,他总觉得这个少女有些眼熟。

    “她就是汉劳斯的女儿,一直被我藏在这最后的密室之中,可笑的是,汉劳斯居然丝毫没有发现过,亏得这间密室还是他自己出资建造的。”百华语气之中夹杂着浓浓的嘲讽意味。

    “你把这些魔种都放出来是想做什么?”海兰朵问道,如果是想以这些魔种做最后的反抗,未免显得太过愚蠢了。

    “所有的计划都已经差不多完成了,这些魔种也已经没用了,就交给你们处理喽。”百华耸了耸肩,无所谓的说道。

    海兰朵深深的蹙了蹙眉,眼含深意的看了百华一眼,她也过于配合了吧?

    “别这么看着我,我也是有私心的。”百华的眼中陡然充满了迷茫怅惘之色,而后宛若失去了神采一般,喃喃说道,“其实按照我的原先计划,在处理完这些事之后,我就会追随我的家人而去,但是……”

    说道这里,百华的眼角缓缓流下点点晶莹的泪花,紧咬着朱唇,身躯颤抖不已,仿佛是在做着什么巨大的挣扎一般。

    “但是杰里德不允许你死,对吧?”库克叹了口气,就算百华不说,他也大致能够猜到这些。

    就算他是个疯癫异常,毫无人性的杀人狂魔,但是在某些时候,某些方面上,他依旧会重新拾回人的良知。

    百华的身躯陡然一颤,就像是失去了所有的依靠、所有的支柱一般,无力的颓坐在地,双手掩面,痛苦的哭泣道:“所以……我求求你们,就算是无期徒刑也好,把我当做人肉道具也好,还请务必,不要对我处以死刑。”

    “这样真的好吗?”海兰朵的眼中罕见的掠过一抹悲伤,叹了口气。

    库克在一旁也是沉默了下来,按照帝国刑法,百华毫无疑问已经是个死刑犯了,无论她的经历有多么的悲苦、多么的绝望,也是绝对无法抹除她的罪行的。

    而且,无论是库克,还是海兰朵,都能看的出来,从百华的内心而言,她是很想就此死去,一了百了的。

    无论是她的贞洁,她的至亲,她的牵挂,都早已经破碎不堪了,她的所有的一切,已经在没有什么支持她继续活下去了……

    但是,她依旧选择了继续活下去,因为,那是杰里德最后的寄托与希望了吧……

    “这点,我们回去后会着重考虑的。”海兰朵说道,“你的异能还是十分宝贵的,若是以后能作为工具协助莱异院的话,想必会起到很大的作用的。”

    “这样真的好吗,兰姐?”库克猛然偏过头去,看着海兰朵,神色复杂的说道。

    兰姐说的不错,百华的异能作用面十分广泛,若是直接处以死刑,确实是太过浪费了。但是,法就是法!罪就是罪!不是其它任何因素可以改变撼动的!

    “唉……不管怎么样,还是把她先带回分部吧,对百华的处罚也交给他们决定吧。”海兰朵也是明白库克话语中的含义,纠结了一小会之后,直接就是将麻烦推脱了出去。

    看的出来,海兰朵还是十分同情百华的遭遇的。

    “谢谢!谢谢!”百华跌坐在地,一声声夹杂着感激与悲伤的感谢之声在这幽暗的密室之中不断回响哀鸣……

    街道上高楼林立、车水马龙,熙来攘往的人群像潮水一般,为这座城市带来盎然的生机活力,两边绽放的霓虹灯照耀在一片片晶莹透明的玻璃面板之上,回闪的绚丽灯光刺入眼球,让人仿若置身于一片重叠交幻的万华镜中一般,都市的夜晚,永远不会宁静安逸……

    “这样啊……”办公室之中,约翰在听完海兰朵的陈述之后,如是泄气的皮球一般,怔怔的看着楼顶的天花板,瘫坐回椅子上。

    “那日你派人调查的那个情报处理员,有下落了没?”海兰朵看着约翰询问道,自从得知当年约翰收到的关于杰里德一家的情报有误之后,他们就已经安排人去调查了。

    根据汉劳斯所说,那个情报处理员,已经被人秘密的处死了!

    约翰的眼神也是一下子犀利了下来,沉声道:“根据调查,那个人,被安德鲁议员调往到了其它地方去了。”

    闻言,海兰朵不禁冷笑了起来,就连库克也是冷哼了几声。

    看来,对于自己儿子的所作所为,老的还是很清楚的嘛,还做出了这种掩饰!

    “要把安德鲁唤过来吗?”约翰向着库克与海兰朵问道。

    “唤!当然要唤!为什么不唤呢?”海兰朵冷笑说道。

    ……

    “院长,有什么事情吗?”半个小时之后,约翰办公室的大门陡然被人推开,一位身穿黑白公务员制服的中年男子彬彬有礼的走了进来。

    男子两鬓斑白,脸庞棱角分明,五官端正,与那位青年的面孔有着几分相似,可以看得出来,年轻的时候定然也是个英俊的人。

    “哟,安德鲁,大晚上的还穿着制服啊?”约翰在撇见安德鲁的那身服装之时,有些意味深长的笑着说道。

    “那是自然,工作的事情可是丝毫不能马虎。”安德鲁微微欠身,对着库克与海兰朵行了一礼,笑道。

    “那对疼儿子这件事,你会马虎一点吗?”约翰突然之间问道,问题看上去有些莫名其妙的。

    “这个……不知院长是什么意思?”安德鲁微微皱眉,有些不明所以。

    “喏,你自己看看,还认得不?”约翰也不和他废话什么了,将一张照片抛在桌上,随后转过转椅,不在看安德鲁一眼。

    虽然十分的疑惑不解,安德鲁还是走上前,拿起了那张照片。

    “这是?!”安德鲁的瞳孔骤然一缩,但是很快的,他就恢复了原样,佯装出一副十分疑惑的模样,对着约翰询问道,“院长怎么会有我家佣人的照片?”

    “佣人?”库克不禁冷笑一笑,嗤笑说道,“恐怕你连自己的儿子被她控制了都不知道吧?”

    “你说什么?”库克的话语猛然惊吓到了安德鲁,他惊恐的睁大双眼,不敢置信的询问道,“控制?怎么回事?”

    “呵,你知道她是异能者吗?”库克毫不掩饰的嘲笑说道。

    安德鲁神色郑重的点了点头,额头处已经开始渗透出滴滴豆大的汗珠,从看到百华照片的第一眼起,他就感到了十分不详的预感。

    “自然知道,可以说,我们当初就是看上了她的异能,才雇佣其为佣人的。”

    “切!”库克不屑的咂了咂舌,继续问道,“那你知道她是什么时候进阶到二阶的吗?”

    “什么?!”听到二阶这两个字眼,安德鲁直接就不淡定,瞳孔都是不受控制的剧烈颤抖起来。

    “还说什么看中她的异能?哈哈哈哈,你连她什么时候进阶至二阶,控制了你儿子展开复仇的事情都不知道吗?”库克忍不住的嘲笑起来,安德鲁不禁踉跄着后退了几步。

    “算了,这些事都已经成为既定事实了,在怎么盘问也是浪费时间。”海兰朵突然站了起来,眼眸中掠过的锋芒直指安德鲁,厉声喝问道,“告诉我!你是怎么篡改杰里德一家人的证件信息的!”

    “您……您在说什么啊?就算您是总部的大人,您也没有权利这么污人清白吧?”安德鲁紧咬牙根,目露阴沉的说道。

    “还要狡辩?汉劳斯可是已经把全部的事情都说出来了。”海兰朵冷声说道。

    “那要不要我帮你说出来啊。”库克突然走到安德鲁的身前,邪魅笑道。

    “原因很简单,你根本没有篡改证件信息,你只是多准备了一份证件信息对吧?十年前,你将自己伪造的那一份证件信息命人送到了约翰的面前,然后趁着约翰不注意,又将真正的证件信息取代了伪造的那一份,送入了帝国总部,而被伪造证件欺骗的约翰信以为真,接下来几年对于杰里德一家人的证件信息再也没有搜集调查过,致使总部那里对他们的证件信息一直都没有更新修改过,导致了帝国忽略了一位二阶异能者。”

    这是库克根据现有的所有情报整理推断出来的,在他看来,这就是最为接近答案的推断了。

    先让杰里德一家人淡出约翰的视线,再然后就可以自己随心所欲的控制这两人的证件信息,因为到了这里,还知道这两个人的,就只有为数不多的那几人了,对于他们的证件信息,还不是自己想怎么弄就怎么弄。

    而帝国总部对于证件信息的更新修改一向是看的十分重要的,即使一个市民几年下来毫无变化,帝国也是会给他们更新一下的,因为他们还是活人,只要是活人,分部就会搜查他们的信息,而后送至总部,一般对于许久没有丝毫更新修改的证件信息,都是默认为死亡,因为只有死亡了,分部才不会再去搜查他们的信息,也就不会有他们信息的更新。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