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十一章 弑神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证据!证据呢!你不过只是个毛头小子!不要在这里胡诌嚼舌!”安德鲁似是再也忍受不了库克在他面前摆出那副张狂自信的模样,再也压抑不住自己,大声咆哮道。

    “什么啊,还不死心吗?”库克原先略有些邪性的眼眸在一瞬之间暗淡下来,颇为无趣的看了安德鲁最后一眼,喃喃了一声,离开了安德鲁的身边。

    他对安德鲁已经再也提不起丝毫的兴趣了。

    “兰姐,让他们进来吧。”库克对着海兰朵说道。

    海兰朵点了点头,对着门外招呼了两声,很快的,就只见百华扣押着两个人走进了办公室之中。

    那被扣押的两个人,正是安德鲁议员的长子,以及那个汉劳斯。此时两人都陷入了昏迷之中,是被百华十分粗鲁的拖拽进来的。

    见到突然出现的百华,约翰与安德鲁的神色都在一瞬之间变得复杂下来,约翰直接偏过头去,仿佛不敢再看百华一眼。

    虽说现在的他已经知道了当年的事情与他的关系不大,他只是凑巧被卷进了那两个人的计划之中,但是不知为何,在他看到百华之时,还是感觉到十分的惭愧。

    而安德鲁就截然不同了,他的神色渐渐阴沉下来,看着百华,一字一句的厉声说道:“你来这里干什么?”

    “那还用说吗,自然是来给你们定罪的了。”百华也是冷笑着看向安德鲁,道。

    说完,她的眉心处陡然浮现出淡紫色的奇异纹路,瞥了身边还在昏迷之中的青年一眼。青年就仿佛是被漫天的霹雳劈打中了一般,原先紧闭的双眼陡然睁开,身体疼痛的痉挛起来,撕心裂肺的惨叫声让人一阵毛骨悚然。

    “威尔?!”眼见自己的孩子莫名其妙的痛苦惨嚎起来,安德鲁神色一紧,随后眼含怒火,看向百华,厉声喝道,“你对威尔做了什么?!”

    对于安德鲁的审问,百华只是露出了一副更为戏谑的表情,好像安德鲁越是焦急痛苦,她就越是舒爽愉悦一般。

    名为威尔的那个青年在痛苦的惨嚎了几分钟之后,似是浑身脱力了一般,无力的摊倒在地,过了一会儿,威尔缓缓的再次睁开了眼眸。

    “父亲?”在威尔艰难的抬起头来,看到安德鲁的时候,十分虚弱的对着安德鲁喃喃道。

    而然还不待安德鲁做出任何回应,百华就是凑上前来,右手直接抵在威尔的下巴上,强硬的将威尔的脑袋撇过来,让威尔直视自己。

    “怎么样?少爷,可还记得我?”

    百华的温婉轻语之声传到威尔的耳中,威尔愣愣的看着面前那张妩媚而又带着几分清纯的完美面容,一股悲伤、忏悔的复杂神情缓缓的在其脸上凝现出来。

    他的眼角陡然流下了滴滴泪水,顺着脸颊不断地滑落在地,恸哭道:“对不起……对不起……”

    办公室里不断的回响着威尔的痛苦忏悔之声,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沉默下来,仿佛真的是被威尔的忏悔打动了一般。

    但是库克与海兰朵只是在演戏而已,他们看着威尔那副痛心入骨的模样,心里却是没有泛起丝毫的波澜。

    不是他们无情,只是,这一切,都是他们安排好的。

    以威尔的秉性,定然是不会有所谓的忏悔的想法的,所以,他们让百华使用异能,在威尔的体内塑造了一个新的人格,并取代了他原先的人格。

    威尔之所以会像现在这样从内心里真心实意的发出忏悔,也只是因为那塑造出来的另一个人格在作用而已。

    他们需要的,就只是威尔的忏悔而已。

    “威尔!你住口!你在说些什么啊?”安德鲁阴沉着脸,低声喝道。

    威尔的这幅样子,不就好似已经在承认他们的罪行了吗?也怪不得安德鲁会沉不住气了。

    “父亲。”威尔听到安德鲁的喝声,不由得偏过头去,他手脚并用,十分卑微的像个丧犬一般爬到安德鲁的身前,紧紧拽住安德鲁的裤腿,惶恐而又十分期待的看着安德鲁,乞求道,“父亲,就算儿子求你了,我们去自首吧,好不好?父亲?”

    “你!”安德鲁气恼的一脚踹开威尔,右手扶在因为怒火而上下起伏的胸口处,双眼凹凸,狠狠的瞪着威尔。

    威尔被踹开之后竟是立马爬了起来,将脑袋紧紧的扣在地上,啜泣道:“父亲,您难道还觉得我们犯的罪还够少吗?说不定去自首,还能避开死刑什么的,不是吗?”

    “你!”安德鲁被威尔直接气的险些喷出一口血来,他转过身,恶狠的目光直接定在百华的身上,道,“你对威尔做了什么?”

    他对自己的儿子是个什么秉性还是知晓的一清二楚的,什么时候会像现在这样,像个丧家之犬一般,对着别人摇头摆尾乞求原谅。

    肯定是这个该死的女人,利用她的异能对着威尔做了一些什么!

    百华嘲讽般的撇了安德鲁一眼,不去理会他,对着跪伏在地上的威尔问道:“你可以具体说说,是什么罪吗?”

    “是……最初我是背着父亲,和汉劳斯偷偷进行的这个计划,但是在得到百华不久后,就被父亲得知了一切,父亲为了掩护我,特意备了一份他们一家的证件资料,用来欺骗院长,结果也是成功骗过了。”

    威尔将事情一五一十的都说了出来,与库克的猜测并无区别。

    “胡说!都是那个女人控制了威尔,让他在这里胡说八道!”安德鲁依旧不死心,还在竭尽全力的狡辩。

    百华则是看着他,玩味的嗤笑了起来。他的异能确实是可以用来控制他人,但那是她在塑造出绝对服从的人格时,才会具有的效果,她在威尔体内塑造的人格,可是并没有这种效果。

    “安德鲁!你现在还有什么话可说的?”身后,约翰极具威严压迫的声音传来。他对于当年被情报误骗的事情感到十分恼怒,要不是因为他不知道杰里德与百华两人的存在,这两个人,会经历这么悲苦残忍的人生吗?

    人间的帝皇,虽然永远是权利最大的那一个,但一生所遭遇的欺瞒,也是常人永远无法想象到的,这一点,即使是放在一座城市之中也是一样的。

    安德鲁浑身止不住的颤了颤,强自镇定着深深呼吸了几口气,他转过身来,看着约翰,有些阴阳怪气的说道:“恕我直言,您已经进行了辞职演讲,已经不算是院长了吧?”

    “你是想说我没有权利在插管你的事了?”约翰浑身的气势陡然间又是攀升了一层,那是独属于强者才拥有的气势。

    这就是,二阶异能者!

    安德鲁不语,只是摆出一副阴阳怪气的面孔,笑看着约翰。

    “他确实已经不算是正式院长了,不过,在新的院长还没有来的这段期间,我们总部有权利任命他为临时院长,他依旧有权利插管你的事情!”一旁,海兰朵的冰冷话语之声陡然响起。

    安德鲁的脸色就宛如是被人狠狠的踩在地表上来回摩擦了一般,青红不已。

    “但是,威尔确实是被那个女人控制了,这点你们作为总部的长官,不会不清楚吧?”

    他还是不肯放过一丝一毫的机会。

    “这点就是你多虑了,她什么时候对你的儿子使用异能了?”海兰朵突然眯起眼来,长长的睫毛轻轻颤动着,说道。

    不得不说,变脸真是女人天赋的技能,前一秒还满脸冰霜的海兰朵,下一秒又是一脸花开的淑女模样。

    库克的嘴角都开始微微抽搐了起来。

    “你们……她刚才明明就是使用了异能的,你们难道都没看到吗!”安德鲁气恼的嘶吼起来,刚才百华那么明目张胆的使用了异能,他们怎么可能没有看到!

    这是想直接硬来?!

    而事实上,库克与海兰朵就是这么打算的,安德鲁身为议员,或许别的本事没有,饶舌的功夫肯定是一流的,之所以跟他对峙这么久,无非就是想确认一下当年的具体情况。

    看他的反应,再加上威尔的证词,已经是可以百分百确定了。

    确认结束之后,直接把他抓起来就是,反正有他的儿子可以做笔供,证据什么的,也都已经有了。

    虽说这其中掺入了一些些的小手段,但是并不影响证据的可靠性与真实性,不是吗?

    至此,已经不打算再跟安德鲁多废话什么的库克与海兰朵两人,直接就是将安德鲁冻为了一栋冰雕。

    “呼……事情总算是都解决了,我都迫不及待的早点回到帝都去了。”海兰朵慵懒的伸了个懒腰,身材曼妙的曲线一下子展现的淋漓尽致。

    而约翰,则是缓步走到了百华的身前,张了张嘴,却是发现什么都说不出来。

    “别误会了,我可并不怎么恨你。”百华陡然之间开口说道,淡漠的话语如利刃一般直刺约翰的心间。

    可能,约翰还是希望百华能够恨他一下的吧……

    “说起来,约翰你明明可以算是局外人了,杰里德为什么还那么恨你?他最该恨的,不该是那两个人吗?”海兰朵似是想起了什么,颇为疑惑的询问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