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90 恐路症与祛斑灵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2-90恐路症与祛斑灵

    开着一辆六成新的捷达,却有一个貌美如花的模特女友,这个人的生活,还算是充满甜蜜幸福呢。【文字首发】

    “明明有一辆新车你不开,开着辆破车,舒服了吧?刹车都不灵……”模特女友一边哭泣着,粉拳在男子身上乱锤,不停地责备着。

    “别烦我了!滚回去!”男子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这么大火气,愤怒的斥责自己的女朋友道。

    模特女友跺跺脚,梨花带雨的样子,萧小天都觉得有些心疼。

    “你就是有病!这个人说的一点都不假!”她顾不得自己脸上的伤口还在浸出血渍,两个人就在马路牙子上吵了起来。

    得!计程车司机暗道倒霉,原来是遇到两个神经病。一边想着,顺势一挣,那汉子正全身心的投入到与女友辩驳的状态中,竟然被这计程车司机轻易的就挣脱开来。

    “你还想跑!”那汉子口水四溅,反手一把没有抓住这计程车司机,快步追了过来。

    计程车司机身子灵活,顺势头一低,便让开了那汉子的攻势,汉子躲避不及,反而被计程车司机绊了一下,摇摇晃晃的跌倒在地。

    “就这水平,还来碰瓷?”计程车司机冷笑两声,变戏法似地掏出一个硕大的扳手来横在胸前:“来呀!再来!老子不怕你!”

    那模特女友见自己的男朋友躺在冰凉的水泥路上却迟迟没有起来,感觉有些味道不对,紧跑两步来到那男子身边,俯下身子,搬起男子的身体。

    男子跌倒的时候脸孔向下,几个人都没有看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当他的女朋友把他翻过身来的时候,萧小天讶异的发现这男子竟然脸色青紫,口吐白沫,手脚不停地抽搐起来。

    “啊!”那女子突然高声尖叫起来,萧小天正观察着男子的情况,被这一声尖叫吓了一跳。

    抬头再看的时候,只见那女子披头散发的如同一个泼妇一般冲到计程车司机面前,使出大杀招“抓挠**”,一边哭喊着:“杀人啦。杀人啦……”一边对那个计程车司机不依不饶的上抓下挠。

    “咣当!”计程车司机也吓傻了眼,竟然完全没有想到要抵抗什么,嘴里喃喃的说着,我没杀人,我没杀人……

    扳手咣当掉在地上,又反弹起来砸在计程车司机的脚面上,计程车司机竟然没有感觉出疼痛来。

    那司机眼光一转,看到在一边的目击者萧小天,连忙撇开模特女的阻挠,冲到萧小天身边道:“你要作证啊……今天打车的钱我不要了,不要了哇。你给我作证就行!!我没杀人,我真的没杀人!!”

    萧小天看了看躺在地上的汉子,心中了了。苏小婵道:“这可难说,杀人没杀人,那是法医说了算的事情……”

    商场上摸爬滚打习惯了的她一直很注意自己的言辞,不能沾的麻烦,最好还是不要惹祸上身。

    谁知萧小天却道:“嗯,你没有杀人。我可以作证。不过你要是在抓着我的袖子不放开。错失了救人的机会,你就是非故意的间接杀人了!”

    计程车司机脸色苍白,迅速放开抓着萧小天衣袖的手,嘴里喃喃的道:“你可别走……”

    萧小天笑道:“我不会先离开的。”一边说着,顺手把苏小婵手里拎着的一瓶矿泉水夺了过来,噙上一口,扑的一声喷在倒在地上的男子的脸上。

    “你们要干什么?!”那模特女友显然是对自己的男朋友还有着十分的感情的,虽然平时吵闹不断,但关键时刻还是挺身而出。

    “救人。”萧小天言简意赅:“你要是想自己的脸上不留下疤痕,我也有办法,但是前提是不要打扰我救你的朋友。”

    模特女摸了摸自己的脸蛋,却摸到了一手的鲜血,愣愣的看着自己的手掌,突然发疯了似地窜到汽车的后视镜边,看看自己的伤究竟严重到什么程度。

    萧小天一笑,果然爱美的威力是无穷的,怪不得有的女女即便是死,也要保护住自己容貌娇媚。记得前几年东江市出了一个强女干yin魔,记者采访他屡屡得逞的原因的时候,他说,威胁一个女子强女干她她也许会反抗,但你若威胁她给她毁容,估计十个女子里面有八个便不会反抗了。

    萧小天俯下身,拍了拍吐白沫的男子的脸蛋。

    苏小婵凑在萧小天身边,下巴放在萧小天的肩膀上,在他耳边道:“你行不行?别被人家反咬一口!”

    萧小天笑道:“我上学的时候那个老校长说了,如果你是叉大的人,看见有病人你就要去帮忙,如果被人家讹诈,叉大负责进行义务尸检。如果法院判了你输了,叉大替你赔偿并号召所有叉大的毕业在职医生罢工一天替你声援支持。”

    “呵呵,很有意思的老校长。”苏小婵浅浅一笑,娇媚无限:“那你毕业到现在,罢工过没有?”

    “没。”萧小天抬头看着无尽的夜色,缓缓的道:“叉大说到做到,确实有过两例代为赔偿的事件发生,但医学院毕业的医生们,从来没有因此罢过工救治病人是我们的天职,不能因任何事情有所改变。”

    被病人殴打的时候,就算带上头盔,我们也要坚守在第一线;疫情发生的时候,就算是自己冒着感染的危险,也同样要战斗在第一线。这些,不能因任何事情而改变。

    “很多事情,暂时个人之力无法改变,但我一直相信,只要每个医生都认认真真去做了,很多观念,迟早会发生转变。”萧小天暗叹一声,取出从不离身的银针,缓慢而坚定的扎在男子的穴位上。

    “曲直木!”

    耗费精力的行针手法,萧小天已经十分纯熟。这个男子分明是火气太大,才导致怒火攻心暂时昏迷的下场。

    随着萧小天头顶渐渐升腾起汗水蒸发的白烟,男子哼了一声,睁开双眼。

    “武林高手啊!”苏小婵一直觉得头顶冒烟的事情只有在看武侠剧的时候会发生,没想到这萧小天竟然也会这种冒烟的功夫。

    “疼!”汉子摸了摸鼻子,两三道擦伤比起刚刚吐白沫的吓人场景,已经算不得什么了。

    “你醒了!!”模特女和那计程车司机欢呼雀跃,十分激动。

    “你这是‘恐路症’。”萧小天道:“下次注意开车的时候要打开换气扇。”

    恐路症?这又是什么西洋玩意?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

    看着众人疑惑的眼神,萧小天道:“精神紧张,空间局促,在加上汽油燃烧的气味,都是恐路症的诱因。刚才你不是说,一旦开车上路,就觉得自己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

    还真是这样。不但那汉子听的聚精会神,连那个计程车司机都听的津津有味。

    萧小天又讲解了一番避免出现恐路症的方法,听的两个人连连点头,那汉子赞道:“神医啊!比医院那些医生们强多了……”

    “别这么说。”萧小天笑笑:“术业有专攻,我也仅仅是市医院的一个小医生而已。”

    恐路症正式被确定为一种疾病,以及治疗和预防的方法,那都是后世n多年以后的事情,要不是有八妹辅助,萧小天一个骨科医生也难以知道这么多不属于自己专业的知识。

    “神医!我女朋友这脸……”

    “是啊神医,求你治疗一下吧……这个样子,怎么出去见人?”模特女低下头,似乎很见不得人的样子。

    苏小婵捅了捅萧小天道:“你要是能治,就治疗一下呗。”

    同样是女人,苏小婵深知做女人毁容的后果有多么严重。更何况……

    苏小婵扶了扶自己的眼镜。

    “能治。”

    萧小天点点头,却沉吟着,似乎有什么心事。

    那模特女眼光一转,似乎觉察出什么似地,拉着苏小婵的手亲昵的叫道:“姐姐姐姐,求你让他给我治治呗!”

    呵呵,她把苏小婵当成萧小天的管家婆了。

    苏小婵俏脸一红,这事儿说实在的,咱现在说了还不算啊。不过为了自己着想,苏小婵决定还是使出看家的手段,撒娇。

    “你就看看嘛……”

    “多少钱都行!!”还是那男子有眼力,迅速的判断出事情的真相。

    “一万块!”看萧小天还在犹豫,苏小婵替他下了决心。

    “一万就一万!”那男子毫不迟疑的应了,眼巴巴的看着萧小天。要知道,自己女朋友出一场镜,能挣来的绝对不是一万这么简单。更何况如果不及时治疗,女友未来的演艺生涯怕就因此画上句号了,这可就真的得不偿失了。

    “我不是……”萧小天刚刚在考虑一个严谨一些的治疗方案,其实费用不高,并不需要那么多。

    苏小婵连忙挤了挤眼,商人的本性表露无疑:“明天去市医院骨科找萧医生就行!”

    这萧小天有些犯傻,能挣的钱,为毛不挣?

    “明天……行!医院的无菌条件要好的多。”萧小天终于下了决心。

    【文字首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