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3-16 都是强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3-16都是强人

    军装男很是不满的瞪了顾云川一眼,道:“你他妈做的这是什么事儿?还劫持人家的女朋友,还把他女朋友的哥哥找来助拳,你这,你这不是找死么?”

    当下一挥手,让几个大兵先把受了伤的那个兵哥抬了下去急救,又把顾云川的哥哥找了个担架抬了下去。【文字首发】这一切尽量做得精致一些,趁着这三位旧友重逢的空挡,先救人再说。

    顾云川看着自己的哥哥断腿断脚的样子,看向萧小天的目光中恨意更是深厚了许多。只见他钢牙一咬,叹了一口气道:“我和哥哥在萧小天手里吃了这么大的亏,总归不能轻易就这般了结了,这个办法不行,还有其他办法,……我不会让他有好日子过的!”

    军装男摇摇头道:“自信固然是好的,但自信超出自己的能力以外,便叫做吹牛了。我当你是朋友,善意的提醒一句……你还真的不是这个家伙的对手,至少这个萧小天的后台,就比你硬的紧。”

    顾云川虽说也是一个军人,但毕竟属于从事专业研究的文职人员,对于军方特种部队的编制还不如这军装男知道的清楚,蓝色雪,那是什么概念?别说他今天掏出枪来给了自己的部下一枪,就算他现在开枪把自己击毙了,自己保不齐还得背上个“叛国罪”的罪名,遗臭万年。

    顾云川听他说的郑重,也没有了准主意,这可怎么办才好,硬生生的咽下这口气去,是说什么也不行的。人争一口气佛受一柱香,如鲠在喉的滋味,恐怕自己后半生都过得不舒坦。

    “这蓝色雪,怎么有这么大的名气?”顾云川垂死挣扎,希望能得到一些对自己有利的线索。

    军装男长叹一声,慢悠悠的拍了拍顾云川的肩膀,嘴角咧出一个极不自然的表情,道:“蓝色雪的标识,属于特种部队里面的蓝色部队所专用。蓝色部队在编制上仅次于紫色部队……换句话说,紫色部队受控于军委主席,直接听命于最高元首……而蓝色部队,直接服务于军委副主席……蓝色部队的最高长官只是一个班长职务,却有着等同于大军区司令的实权。我有一个亲戚是在橙色部队供职,这些东西是他说给我的。军事机密,不得外传!!”

    顾云川听的浑身是汗,这些事果然是自己所不知道的,蓝色雪,蓝色血……这个家伙,果然是一个非人一般的存在!

    如果他肯在背地里给萧小天撑腰的话,那自己兄弟简直是这辈子永无出头之日了。

    不过,记得朋友介绍蓝色雪的时候,明明是说这蓝色雪和萧小天之间,有着什么夺妻之恨啊?怎么现在冒出一个妹妹来?这件事究竟哪件是真,哪件是假?!

    就在这时,黑纱男蓝色雪却拉住自己的妹妹于逸雯。做了一个令大伙大跌眼镜的举动,道:“保护我的妹妹,是我理所当然的事情!顾云峰这小子,伤了双腿算便宜你了,哼哼!这个理由,够充分么?”

    “当然,当然够!”顾云川忙不迭的点头哈腰,这蓝色雪果然非同一般,一点面子也不给留。

    “这个萧小天,我不管了。你们有什么个人恩怨自己解决!不要牵扯到我们!”

    蓝色雪嘴角一撇,露出一个不易察觉的微笑。萧小天啊萧小天,想得到雯雯的青睐,还是要经过重重考验的。

    话音刚落,还没等于逸雯反应过来,便一把抓住于逸雯的腰,随手打开窗子,带着于逸雯噌的一下就跃了出去。

    于逸雯大声尖叫:“哥哥,不能啊,天哥,小天……”

    萧小天奔到窗户边低头向下看去,于逸雯花容失色,显然心中对自己的安危充满挂念。

    这大舅哥当得也太不地道了吧?怎么第一次见面就来这种下马威?自己果真有什么地方的罪过他不成?

    眼见已经落到平地上的于逸雯和蓝色雪安然无恙,蓝色雪倒是没有什么,于逸雯哭的那真是梨花带雨我见犹怜,不断捶打着蓝色雪宽厚的肩膀,隐约传来不依不饶的打骂声。如果不是因为这几年都没有见到自己的哥哥,乍一见面带来巨大的震撼的话,恐怕于逸雯真的要发飙了。至少现在在于逸雯的心目中,萧小天所能占到的分量与自己的哥哥相比较而言,那是五五开,这里面,当然加上了和哥哥多年未见的欣喜在里面。

    萧小天向着于逸雯远去的背影招了招手,示意她安心。自己这一次来三江市,主要的目的就是为了于逸雯来的,现在于逸雯安全了,自己的心事也就了了一大半,至于自己的安危如何,萧小天反而没有多做考虑。

    不过看着身受重伤的孙小西,萧小天心中还是有一些歉意,倘使不是自己的原因,孙小西断不至此。

    萧小天对孙小西露出了一个歉意的微笑,道:“西哥受累!真是过意不去……”

    孙小西把头一撇,这萧小天什么都好,就是在接受别人的帮助上显得有些嗦嗦婆婆妈妈,一点男人的爽利也没有。昔年自己叱咤江湖的时候,为了兄弟两肋插刀的事情也没有少做,只不过那时候哪有兄弟向萧小天一样这么罗嗦的?见面相视一笑,便一切尽在不言中了。

    “嘎嘎,这小子,还有心思管别人!真是笑死人了!”那顾云川看着萧小天唯一坚挺的后台蓝色雪竟然不告而别,心中大喜。孙小西已经身受重伤,连半个战斗力也算不上,萧小天耗力也不轻,呼吸已经有些粗重,这一切都看在顾云川眼里,他如何能不发笑?

    自己这边虽说自己也算是个伤员,但新来助拳的兵哥们那还是好整以暇,并未出过手。相比之下,自己还是胜券在握的。

    萧小天冷眼看了一眼得意洋洋的顾云川,面无表情的道:“一个人,照样收拾你们一群!”

    顾云川道:“自信固然是好的,但自信超出自己的能力以外,便叫做吹牛了。”

    军装男大为惊讶,这明明是刚刚自己说给顾云川听的事情,没想到这小子脸皮这般的厚实,现学现卖的随即便转售给了萧小天。军装男狠狠地瞪了顾云川一眼,顾云川犹自未觉,还在那里侃侃而谈:“这事儿怪不得别人,要怪就怪你自己树敌太多。抢了自己大舅哥的老婆,这种事儿也能做得出来!嘎嘎,乱七八糟的一个家庭,真是笑死我了!”

    还有这等事?军装男笑意盈盈的看着萧小天,还别说,这小子还真***牛,老子都有些佩服他了。

    萧小天心中一震,这是真真切切的第一次听说自己和那个蓝色雪的大舅子有这种隔阂存在,不过话是从自己的敌人嘴里说出来的,可信度未免大大减低。

    孙小西强忍着伤痛,怒道:“干!我他妈最受不了你这种婆婆妈妈的性格,女人么,当然是男人用来抢的!大舅哥的老婆怎么了?就算是丈母娘……咳咳,丈母娘就算了……”

    萧小天被孙小西逗得一笑,这江湖豪客的心理观念,果然和自己大不相同,不过,女人么,当然是男人用来抢的这句话倒是深得萧小天的胃口,自己时常也是这么想的,只不过不好意思说出来而已。

    “强人!都他妈是强人!”军装男哈哈大笑,冲着萧小天和孙小西挑了挑大拇指:“这一辈子我最后悔的事情,就是没有把自己的嫂子抢过来,两位兄弟,哥哥佩服!来吧,看在诸位都这么猥琐的份上,咱们公平一战!萧小天是吧?你只要打得过我,我担保我的兄弟们不会找你的麻烦!”

    萧小天还没表示什么意见,那边顾云川却有些不大乐意,明明是一哄而上绝对有把握的事情,现在变成单挑。于是连连道:“这不好吧……”

    “草!你这是信不过我了?你要是信不过我,早些别来给我添麻烦!”军装男呵斥一声,摆好了迎战的架势。

    顾云川无话可说,面对这么一群没有什么伦理道德观念的猥琐男,自己甘拜下风。

    萧小天仰天大笑:“好!”

    运转真气,欺身而上!!

    ……

    宋丹华驾驶着车子四平八稳的行驶在路上,车中坐的是麻三江一个人。市局的局长韩思青在和三江市的局长沟通过程中遇到一些小麻烦,原本也想亲自前来的他只得放弃。

    当时麻三江报以嗤的一声轻笑,官样文章,永远是这么嗦麻烦。

    两人刚出了东江市收费站,迎面便行驶过来一辆别克商务车,吱的一声横在宋丹华的车子面前。

    麻三江原本正闭着眼准备小憩一下,车子一晃把他从睡梦中惊醒过来,稍有些不悦的道:“怎么回事?”

    宋丹华道:“有辆车拦在前面……”

    “撞飞它!”麻三江做事,永远是干净利落。

    “不过,看着像是莉莉姐的车子……”宋丹华一边说着,打开驾驶室的车门,迎面的别克车上同时也下来一个穿着一身商务装的清瘦女子,正是从省城赶回来的刘莉!

    ……

    【文字首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