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十一章 拍卖会与潜规则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71

    东江市没有正规的拍卖公司,星峰药业从黑北省省城三鹿市委托了一家业内比较知名的拍卖行来东江主持拍卖事宜。【文字首发】

    一切显得草率了一些,不过由于看热闹的居多,直接参与竞拍的企业比较少。

    苏小婵的黑北制药集团与潘基闻的酒业集团成为最惹人注目的公司。

    萧小天赶到星峰药业大礼堂的时候,礼堂外面已经是人头济济。

    苏小婵穿着比较正规,架了一副无框眼镜,活脱一个办公室女郎。

    苗条的身材永远是那么惹人注目,却又无形中散发出来的威压,令她周围三米以内,无人接近。

    只有一个人是例外,她就站在苏小婵的身后,仿佛苏小婵的一个影子。

    苏小婵不动,她也不动。

    定格成一幅近乎完美的画卷。

    看到萧小天的到来,苏小婵原本紧紧抿着的嘴唇忽然绽放出一个靓丽的笑容,一笑百媚生,倾城无颜色。这笑,也许只对萧小天发出,其他人没有这个资格享受。

    那个影子人,依旧一动不动。

    仿佛就是一个机械人一般面无表情,甚至比蝙蝠这个杀手来的更为冰冷一些。

    两人的搭配,却是天衣无缝,仿佛那人真的就是苏小婵的一个影子一般,毫无存在感,却又令人不得不重视。由此可见,这个影子人在苏小婵身边,应该有很长时间了。

    看到萧小天已经向着苏小婵的方向走了过来,那影子人忽然间双腿绷得笔直,眉头一皱,目光定格在萧小天身上,打量着这个男人。任何试图接近苏小婵的人,在她的眼中都可以被列为敌人,尤其是男人。

    而不远处走来的萧小天,无处不是破绽,却又无从下手。

    “是个高手。”影子人压低了声音说道。

    “朋友。”苏小婵头也不回,萧小天的却是个高手,医学高手。至少苏小婵是这么认为的。

    一个能用“钱塘三叠浪”的针灸手法逼退自己的哥哥的男人,如何不是一个高手?

    “我来迟了。”萧小天张开双臂,作势拥抱。

    苏小婵身后的那个女人,不由自主的又一次皱紧了眉头。

    苏小婵在三鹿市人见人爱,却从不在公开场合与任何男人有过于亲密的关系,忽冷忽热的性格,更加吸引男人的注意力。

    所有嘈杂的声音忽然静止,那一霎仿佛天地间只有萧小天和苏小婵二人存在。

    两人紧紧相拥。

    “准备的怎么样?”苏小婵吐气如兰,在萧小天耳边腻声说道。

    “万事俱备。”萧小天信心满满。

    一早打了十余个电话,事情已经安排的极为妥当,萧小天来的时候,几路兵马已经同步运作。

    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

    大将的成功,离不开数不清小弟的共同努力。

    更何况一个个大佬亲自出马,协同作战?

    “嘶嘶……”

    一阵倒吸冷气的声音从人群中传来。

    “这个男人是谁?”

    “千面狐又换男友了?”

    “有人看着我们。”萧小天笑道。

    “别理他,他就不存在。”苏小婵说了一句极度唯心主义的名言。

    “她是谁?”

    “保护我的人。”苏小婵道:“在东江市,我知道你也能保护我。不过这是董事会的安排,我自己也做不得主。”

    苏小婵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和萧小天解释这些。

    即便是这样,也已经是苏小婵几经努力得来的成果了,原本董事会认为这种小事没有必要苏小婵亲自出马,又或者即便苏小婵亲自来,也要多带上几个专业人士。

    不过苏小婵固执的认为,萧小天已经够专业的了,没有必要再由其他人出马。

    “哦。”萧小天淡淡一笑,伸出手来:“既然不是敌人,那就是朋友了。”

    那影子女人丝毫不为所动。

    “不是朋友吗?”萧小天锲而不舍。

    “我没有朋友。”苏小婵身后的影子保镖终于冷冷的说了一句人话。

    “别理她了,你是我的亲亲好老公,怎么能随便和其他女人说话?”苏小婵一本正经的不正经道。

    “唔!”

    萧小天看着挎着自己胳膊的苏小婵,心中暗道,妖孽呀,真是妖孽。

    一句话不但缓解了尴尬,反而把问题向踢皮球似的踢回萧小天身边。

    “让老公啵一个!”萧小天好不想让,大庭广众之下,怎么能在一个女人面前失了面子?

    “讨厌!”苏小婵桃花眼轻轻一瞟,魅惑无限。

    就在两人打情骂俏的时候,忽然间人群中一阵骚动,原本拥挤在一起谈论什么天下大势人民币升值伊朗危机什么的闲杂人等,自动的让开一条通路来。

    一辆崭新的黑色轿车分开众人,疾驰而来。

    一阵鸣笛的声音响起,呼啦啦一排七八辆同样型号的车队开路,中间夹杂着一辆白色的轿车,分外惹人注意。

    “潘总来了!”

    “是潘基闻的车队!”

    人群中有人眼尖,立刻分辨出这车牌号是潘基闻的座驾。

    “好大的排场!”萧小天扫了一眼,目光依旧在苏小婵低v的衣领下流连。

    苏小婵挺了挺胸,好让自己胸前的骄傲更加突出,这才道:“潘家势力还是比较雄厚的,不过有你在,我并不担心。”

    这个并不显然的马屁拍的萧小天浑身舒泰,真应了那句话,拍拍更健康。

    “嗤”那影子美女显然是十分不屑。

    在苏小婵麾下多年,各路豪杰见到的数不胜数。眼前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男人,不知用了什么手段,竟然能迷惑住苏总这样的人物。

    难道说苏总转了性子,希望过一些安定的日子了?

    即便是这样,也没有必要找这么一个男人啊!

    “苏总!”潘基闻下了车,一眼便看到苏小婵矗立在台阶上。

    “秘书长!”

    苏小婵也笑着打了个招呼,潘基闻最喜欢的就是这个称呼,当下咧着嘴哈哈大笑,甚是满意。

    潘基闻身后的潘彦森就没有这般修养了,死瞪着一双死鱼眼看着萧小天,昨晚不但没有成功的把萧小天调离东江市,反而折了自己的几个人手,这一步棋做的实在是有些失算。只是不知道这萧小天身边究竟还有什么厉害的人物,竟然能从自己严密的部署下还能顺利的把人救走。

    萧小天抬头看天,虚套的客气,萧小天从来是不屑为之。

    潘基闻和苏小婵打了一声招呼之后,竟然出乎意料的弯下身去,亲自打开车门。

    是什么人能有这么高的规格,能令潘基闻潘总亲自为他打开车门?

    一时间众人屏住呼吸,一个个伸直了脖子,踮着脚尖向这边张望。

    “居然是江山?”苏小婵抓住萧小天手臂的手指忍不住加大了力度。

    这个从潘基闻的车子上下来的男人,赫然便是星峰药业的首席副总,自从老总盛天涯驾鹤西游之后,创始人盛星峰心力交瘁,无暇顾及,所以绝大部分有关星峰药业的事宜,都是这个江山江副总在操持。

    原本盛星峰有心把那个私生子扶持起来取代盛天涯甚或自己的地位,奈何天不遂人愿,这私生子盛天堂唯一的儿子又得了一个古怪之极的疾病,多日来一直在奔波治疗之中,哪有心思考虑接掌星峰药业的事情?

    这个消息对于已经七十多岁的盛星峰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更没有心思处理星峰这个烂摊子了。

    江副总江山!萧小天眉头一皱,看着这个面色有些阴鸷的男人。

    从面相上看,眉稀鼻梁挺,应该是一个贪财好色的小人。

    “一丘之貉。”萧小天淡淡一笑:“不用顾及他。”

    “顾忌?不至于。”苏小婵和萧小天两人旁若无人的窃窃私语。

    这两位明目张胆的走在一起,分明是向来参与竞标的人马宣告一个消息,星峰的事情已经是内定好了的了,诸位来这里充其量也只是一个陪衬而已。

    没想到这还不算完,江山下车之后,原本跟随在潘基闻身后的潘彦森忽然向着萧小天的方向古怪的一笑,转身跃过自己的父亲,来到后面的一辆黑色轿车旁边,恭敬的打开车门,迎下四个人来。

    这四位两男两女,穿着不同式样的正规工装。

    “嘶嘶……”

    人群中传来一阵倒吸冷气的声音,只听有人道:“苗总,咱还是算了吧,看这架势,咱充其量就是小丑了。”

    那被称为苗总的人向这边看了一眼,两人竟然携手离开。

    “草!什么几把事儿!早知道就不来浪费我这小半天的时间了。”苗总把手中的烟头掼在地上,狠狠地捻灭了。

    这四位的出场,却比江山的出场更为震撼。

    从衣衫打扮来看,那个高的一男一女,分明是此次拍卖的拍卖师,那两位个子稍矮一些的,衣襟上别着一个特别的长方形金属标牌,上面赫然写着“黑北省公证处”。

    在任何一个地点,这四位都不是什么大人物,见到潘基闻,也只有他们巴结的份儿。不过潘基闻今天这般排场,分明是有意为之,为的就是震撼全场。

    在正策以外,毕竟还有一些潜规则存在。

    【文字首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