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十五章 敢问路在何方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95

    萧小天恨不得大叫一声,你们上当了!可是对于这种油盐不进的家庭妇女,哪里会有人听萧小天的说辞?

    几个没有买到绿豆的聚在一起叽叽喳喳,一个说:“这里没有存货了,要不我们去沃尔沃看看吧。【文字首发】”

    “沃尔沃是卖车的!”另一个中年妇女提醒道。

    “哦,我记错了,那就是……嗯,沙琪玛!”

    萧小天忍不住插嘴道:“沃尔玛!”

    “请不要在本站宣扬外站信息!”一个身穿超市工装的服务员满脸敌意的看着萧小天。

    萧小天挠挠脑袋,心中暗道,多亏了自己没有把绿豆不能防备末世预言的话说出来,否则这超市的经理还不跑来说自己是其他超市来捣乱的啊!

    如果正规一些的中医也能接受电视台的邀请,宣传一些正确的中医理论的话,大概就不是现在这种蒙昧愚民的状态了。

    但现在华夏国的现实情况是,病人打医生不是新闻,医生驳斥病人就要被炒作了。

    面对这种局面,指望着电视台来邀请中医进行讲座这种费力不讨好没办法增加收入的事情,任何一个电视台都不会犯傻的。

    除非,自己站在中医界的巅峰。

    就像另一个师傅王京说的那样,做一只带头羊。

    可是面对华夏国一团散沙的中医环境,这种想法变成现实的机会,难上加难。

    王京一声不吭的支持着黑北医药集团的中医药研究,几年来投资数亿,也并未见诸报端。

    但一个胡囊台便能令广大民众对原本常见的绿豆如此趋之若鹜,萧小天又不得不正视媒体的力量。

    前路,究竟在何方?

    萧小天离开超市,除了在收银台意外的发现那群买绿豆的大妈付账的时候居然不是每斤十元,而是二十五元之外,那迷茫的主妇的眼神,竟然还有着一丝占了便宜一般的欣喜。

    萧小天胡思乱想着,连开车都有些注意力不集中起来。

    “咣当!”车身一个颠簸,晃了两晃。还好,并不是撞到了什么行人,而是差一点撞进马路牙子的绿化带上去。

    萧小天头脑登时清醒了许多,空想一年,不如务实一天;所谓临渊羡鱼,莫如退而结网。

    八妹的传承,每天晚上依旧在继续,萧小天的中医底子,可谓深厚至极。毕竟多年以后这套单兵系统的医生培养体系,涵盖面极其广泛。

    唯一感到不足的是岐黄阴阳术没有一丝半点的进展,自从那一次王展霄带来了岐黄神针的第三式并学习过之后,后两式一直提示无法学习。

    曲直木,炎上火,稼穑土那从革金和润下水,飘飘渺渺,无从下手。

    可以欣慰的是,自己终于能与那豹子头打个平手了。

    不过学艺越精,越觉得于逸雯说得对,就像麻三江一样,不战而屈人之兵,才是上上之策。那动不动就动手打架的级别,永远是跳脱不开单兵作战体系。

    严格的训练也不是完全没有益处,至少现在,萧小天六感敏锐。

    尤其是当他从后视镜里看到有一辆黑色的车子,一直紧紧的坠在自己后面的时候。

    会是什么人?这是萧小天的第一反应。

    萧小天前行,那黑色的奔驰s300也跟着前行,萧小天左转,那奔驰也跟着左转。

    这样的跟踪方式,未免也太那个了吧。东江市不是一个特别大的城市,那价值百来万的奔驰车是那么的惹人注目。

    萧小天再度转弯,前方不远处,就是张东庭的诊所所在地。

    狭窄的弄堂,已经不能顺利的通过一辆汽车。

    萧小天熄了火,却没有直接下车,坐在驾驶座上,静静的等待。

    你不是要跟踪么?哥哥就在这里以逸待劳,看你能使出什么把戏。

    果然不出萧小天所料,大约用了不足一分钟的时间,那辆黑色的奔驰s300就顺着萧小天来时的路,转了过来。

    看到萧小天的车子的时候,那辆车中的人明显的也是一愣!一个急刹刹住了前行的车子。

    萧小天冷笑一声,这守株待兔的办法,果然可行。

    现在,就看究竟是谁先忍耐不住了!

    萧小天好整以暇的哼着跑调的小调,优哉游哉的晃着两条腿,嘴里数着数字,一,二,三!

    萧小天刚刚数到五,那后面的奔驰车显然首先失去了耐性,滴滴滴的恩了两下喇叭,紧接着车门大开,一步三晃荡的走下一个满脸横肉的司机来。

    萧小天暗道:“来了!”立时间全身肌肉紧绷,做好迎战准备。

    该出手时就出手!

    那司机快步走到萧小天身边,拍拍车窗示意萧小天打开。萧小天把车窗打开一条缝,只听那大汉道:“喂!哥们儿,怎么不走了?挡路了知不知道?”

    萧小天嘿嘿一笑,挡路?借口吧。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得出来,这分明是一条死胡同!

    不过既然你要打哑谜,咱就奉陪到底。

    “哎呀哥哥,前面没有路了,要不咱们一起退出去吧?”

    “退出去?不行不行!”那汉子头摇得像一个拨浪鼓一般,竟然绕过萧小天的车子,向前走了几步。

    这是一条丁字路,前方是死胡同,不能通行,右侧是通往张东庭诊所的一条里弄,宽度不足三米,还是一个近乎垂直的拐角,恐怕是进得去出不来。

    那汉子竟然出乎萧小天的意料之外,没有再理会萧小天,转身返回自己开来的车子旁边,趴在车窗上和里面的人说着什么!

    看来对方还不止一个人呢!萧小天警戒的心思登时升腾起来,打架有时候不是人多就可以取胜的。萧小天清楚的记得就在这条里弄里面,王建同那厮就曾经一个人单枪匹马挥舞着一辆大水管自行车,在手拿片刀的敌营中杀了个三进三出。

    又过了大概不足一分钟的时间,萧小天身后的奔驰车几个车门同时打开,蹬蹬的蹿下三个人来。

    看这三位脚步虚浮,并不是身上有功夫的人,萧小天心中大定,除了这个司机似乎有些战斗力之外,其他人真的毫不足惧。

    这四位全部都是生面孔,萧小天一个人都不认识。

    最后一位下来的人,是被先下车的两位搀扶下来的,看模样不下七八十岁的样子,佝偻着后背,头顶几乎挨到脚尖上去了。这老者拄着一个龙头拐,慢慢的直起身子:“嗯,就是这里了,我们走着去!”

    两人一左一右的搀扶着这位老者,那司机自己在前边开路。

    萧小天想当初看武侠的时候记得清清楚楚,不知道哪位大师曾经曰过,江湖上,有三种人不能惹,一个是女人,一个是老人,另一种是孩子。

    这样的人如果没有点真功夫,断然是不会轻易的出现在江湖上的。

    老者双目精光一射,似乎要看穿萧小天遮杨塑料膜后面掩藏住的身体。

    咚!咚!咚!那龙头拐敲击在水泥地面之上,发出沉闷的回音。

    萧小天顿时觉得浑身发冷,似乎这老者的目光中,带着能把人至于死地的魔力。

    “咚咚咚!”一阵急促的声音传来,登时把正在判断敌人强弱的萧小天吓了一跳。

    抬头一看,却又是那个司机在敲自己的车窗。

    萧小天一直坚持的耐性终于在那老者不怀好意的目光中消失殆尽。死就死吧!硬着头皮上了!顺便也检验一下自己这么多天来学习的功夫,究竟水平如何!

    萧小天这次没有打开车窗,反而是打开车门,直接从车子上走了下来。

    “这位兄弟!”那司机满脸堆笑,打了一个哈哈道:“请问,张东庭张老,是不是住在前面?”

    萧小天额头一汗,顿时反应过来,这几位原来不是跟踪自己,而是和自己的目的一样,也是来拜访张东庭的!

    看来自己还真的是有些神经过敏了。

    “小兄弟,如果你知道,请麻烦告诉我们一声。很久没来过东江市了,把老朋友家的路都快忘记了!”那老者嗓音尖锐,笑起来的声音就像夜枭啼鸣一般,刺得耳膜生痛。

    果然是自己误会了他们呢!萧小天自嘲的笑笑,道:“是的!张老的诊所,就在一转弯的不远处。恰好我也是来拜访张老的,几位请随我来。”

    “那样最好!”老人笑了,满脸的皱纹哆嗦着,似乎一不小心就会掉下来一样。

    从他的声音听起来,一定不是原装的东江人。东江本地有一个语言习惯,说“那感情好”而不说“那样最好!”

    萧小天疑虑顿失,不是跟踪自己来的,可笑自己还紧张兮兮的准备了半天。

    “来,这边……用不用我扶您一把?”不是敌人,那就要展现最应该具备的良好品德。

    “不用不用,有小三和小四跟着,老头子还坚持得住!”

    萧小天在前面引路,那司机在后面亦步亦趋的紧紧跟随。

    小三小四搀扶着那老者,在后面一步一蹭的慢吞吞的前行。

    “就是这里了!”走不几步,张东庭的诊所已经出现在面前,硕大的木牌匾上,只有一行龙飞凤舞的字体。

    “张东庭中医诊所。”

    “这几个字,还是前些年我写的呢!”那老者爽朗的一笑:“可惜现在写不出来了,老喽!”

    【文字首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