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十一章 我买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21

    村民们一听这大学生说几十年不长粮食可都慌了神。【文字首发】对于土里刨食儿吃的农民来说,土地和粮食就是自己的命。相对于那一百万来说,还是自己的命更重要一些。更何况即便是真给了一百万,分摊到每个村民的人头上的时候,人均也不过几百块钱。

    几百块和命相比,当然是命更重要一些。

    如果人均给个万儿八千的,要不要命的才值得商量。

    于是村民们聚集在一起,公推了一个年长的老者主事,和收购厂房的家伙们对着干。

    “造孽啊。”那老者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看了看萧小天和蝙蝠,发现把鼻涕蹭在谁的身上都有些不合适,这才作罢。

    “他们这厂房绝对是不能建的,就算建了我们也得给他拆了。”一个村民气冲冲的道。

    萧小天沉思一下,说道:“如果你们村支书真的和人家签了合同的话,动起法律来还是你们吃亏。这事儿不能简单的这么硬抗,要想一个两全其美的法子。你们村支书呢?他是什么意见?或者说,他签署的那份协议,你们见过没有?究竟是怎么写的?”

    “村支书?指望不上他。他听说我们准备来和拆迁的干仗,早就不知道躲到哪儿去了。协议什么的,有个蛋用。反正我们是不会让他们拆迁盖厂房的。”一个村民恶狠狠的说道。

    “就是就是。他们来一次咱和他干一次,来一次干一次,我就不信他这厂房盖的起来!”另一个村民应和道。

    法盲,红果果的法盲。跟痞子动痞子还是可以的,但跟痞子搞理论,村民们显然就不是对手了。

    殊不知,现在的痞子可不是一般的痞子,那也是高级痞子,懂的知识,知道用法律武器保护自己的高级痞子。

    如果签署了协议到时候厂房盖不起来,到时候自然有懂得法律的人出来找麻烦。

    甚至赔偿一笔近乎天文数字的违约金。

    这是萧小天不能接受的,也是村民们不愿意接受的。

    但现在显然和村民们也解释不清。

    “我那几十亩的枸杞呀!”一个汉子忽然撕心裂肺的哭喊起来,蹲在地上捂着脸,满脸满手,都是岁月沧桑的痕迹。

    萧小天听他这么说,忽然来了兴致问道:“这位大哥,你刚刚说什么?”

    那村民的代表,抹鼻涕的老爷子道:“阿三在那边承包了一大片地,种的枸杞。原本希望多挣个钱儿花花的,如果这细硫粉的厂房盖起来,最先倒霉的就是他了。咱这边种粮食的不多,大部分还是种的中药材。咱这不是自夸的说,可是黑北制药集团的第一大药材生产基地,土质好,药品成色也好……”

    “等等等等”萧小天急忙制止,说道:“老爷子您是说,这周边大部分耕地,都是种植的中药材?是替黑北制药集团种植的?”

    “怎么不是?”老大爷来了兴致:“要说这苏家,还真是不错。和我们村合作已经有七八年了,每一次都现场收购,现时给钱。”

    要这么说的话,这个忙还非帮不可了。

    “盖细硫粉工厂的事,你们没有和苏小婵说过?”萧小天反问一句。如果苏小婵知道的话,肯定不能轻易就这么让这处废旧的仓库就这么出租出去,以她的经济实力和商业头脑来说,不至于犯这么低级的错误。

    “苏……苏小婵是谁?”几个村民挠挠脑袋,显然对这个名字陌生的很。

    萧小天恍然大悟,看咱这脑子,苏小婵如果什么事情都过问的这么清楚的话,累也早就把她累死了。

    正说话间,远处走来一个身穿中山装的汉子,踩着一双军绿色的胶底儿鞋子,腆着一个大肚子,显得那么不伦不类。

    那汉子身边还跟着两个敞着怀没有系扣子,叼着一根烟卷的警察。

    “干什么干什么?”那汉子人没到话先到,“这里已经租出去了,你们围在这里干什么?”

    “这是我们村支书邓大眼儿……”一个村民向萧小天解释道:“不知道拿了他们多少好处,下次选举决计不会选他。”

    那邓大眼儿眼睛并不大,拼命的圆睁着,似乎要展现自己当领导的气势。

    “乡派出所的警察都来了!你们还聚在这里干什么?聚众斗殴么?反党反社会么?!”邓大眼儿上纲上线的吼道。

    村民们不怕邓大眼儿,显然对那两个打扮的颇为潮流的民警十分的畏惧,一个个低着头没说话。

    所谓民不与官斗,村支书不是官,但在老百姓的心目中那两个民警或许只是协警身份,反正村民们是搞不懂的便是“官儿”了。

    邓大眼儿越说越来劲儿,晃晃悠悠的走到众人跟前,骂道:“还不滚,赶紧散了。”

    众人没有动,下意识的把那几个晕过去的汉子挡在身后。

    “干什么干什么?”邓大眼儿看到村民们举动有些不正常,抬头一看,一眼便见到两个陌生的面孔,再往后看,横七竖八的躺着好几个人。

    “是我打的。”萧小天毫不在意的迎上邓大眼儿的目光。

    “你们两个外乡人捣什么乱?”邓大眼儿一挥手,道:“王哥常哥,把这两个外乡人抓起来,咱们也好跟他们有个交代。”

    两个民警亮出铐子,跃跃欲试。

    那抹鼻涕的老者忽然一跃而起,挥手一个巴掌扇在邓大眼儿的脸蛋子上,啪的一声清脆至极,声音传出去老远。

    邓大眼儿躲闪不及,被扇了一个正着,脑袋迷迷糊糊晕晕沉沉的。

    那老者道:“你个鳖犊子,长本事了哈?敢跟你三叔公这么说话?还敢让我滚?”

    两个民警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停住脚步没有上前。

    村里面就这一点很难处理,村支书就算是个小官,在家族面前也是看长辈的脸色,那老者是他同宗同族的三叔公,别说扇他一个嘴巴子了,再多扇几个警察也拿他没办法。

    “三……三叔公,您老不在家好好歇着,跟他们凑什么热闹?”邓大眼儿说话的语气矮了三分:“你别跟这几个外乡人搀和,他们不沾亲不带故的,指定不是什么好人。”

    “……”

    这理论不错,不沾亲的就不是好人。

    萧小天几乎被气乐了。

    “我们是省城来的遵纪守法的商人,想和村支书谈谈这间旧仓库的收购问题。”蝙蝠拽着衣角顺了顺衣服,一本正经的说道。

    “已经卖了。”邓大眼儿打量了一下蝙蝠和萧小天两人,若说合法商人,萧小天还差不多,这蝙蝠的形象,怎么看也不像。

    “我可以出更多的钱。”蝙蝠诱惑道:“比他们出的多得多。”

    “多少?”邓大眼儿就喜欢这“多得多”三个字,登时两眼直冒绿光,瞪得更大了。

    “五百万,二十年。”蝙蝠伸出一个巴掌,在瞪大眼面前晃了晃。

    五百万!这人是不是疯了?

    不但邓大眼儿和村民们这么看,萧小天都有些接受不了。

    就算你钱再多,也不能这么可劲儿的造吧?

    “想什么呢你!”萧小天拽拽蝙蝠的衣袖:“哪里就值五百万了?就算你要帮我的忙,想着把这间仓库盘下来,也不至于这么糟蹋钱啊。”

    五百万可以买苏小婵的一件内衣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萧小天对于金钱的计量标准,开始以苏小婵的内衣为比较。

    “我说过我要帮你的忙么?”蝙蝠撇了撇嘴,说道:“别以为你是我的师傅,就喜欢自作多情好不好?我是自己想买下来,不是因为你。当然,更不是因为这里的村民。就算不是被别人买去建造细硫粉的工厂细硫粉与我何干?地里面不长庄稼,与我何干?”

    萧小天有些微汗,忙到:“你买这个破仓库做什么?难道你也想搞点什么实业不成?”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叽叽喳喳的说着,那边邓大眼儿瞪着大眼儿,和几个村民代表包括打了他一巴掌的那个三叔公,也凑到一起密谋起来。

    五百万,就算他建个细硫粉的厂子,咱也值了。

    “你太小看我了。”蝙蝠不悦的道:“搞实业?我是那种人么?”

    “还真不是。”萧小天表示赞同:“你除了杀人,别的还真不会。搞实业这东西需要头脑的,可惜你没有。”

    “……”

    没见过这么夸人的。蝙蝠一阵气闷。

    “我买下来是有大用处的!”蝙蝠神秘兮兮的说道:“上次来黑北的时候我就看中了这里了,不过自己的时间不给力,没机会商量这个事儿。这次你也来了,师娘那边我也不需要全天侯的保护了,这不就来这里看看。”

    “早就看中了?”萧小天暗道,蝙蝠什么时候这么有脑子了?“究竟要做什么,透露一下,嘿嘿。”

    “睡觉。”蝙蝠道。

    萧小天急忙道:“你现在也别睡觉啊,解决了眼前的事儿再睡觉不迟。”

    “我也没说我现在要睡觉。”蝙蝠不悦的说道:“我的意思是说,我要买下这里,在这里睡觉!”

    “……”

    【文字首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