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十四章 七代单传兽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74

    晴天霹雳。【文字首发】

    过小帅和潘彦森来到那老中医家乌黑色的木门前的时候,发现大门两边封着白纸条,正门上贴着两张正方形的白纸,白纸尖端向上,左右各一。

    “有丧事。”过小帅眉头一皱,已经隐隐约约听见院子里哭天抢地的哀嚎声。

    阵阵跑掉的哀乐声。

    拦住一个路人打听一下,才知道老中医家确实是有了丧事,不是诊治病人失误来了医闹,而是那老中医自己昨晚有点感冒,喝了一碗自己熬制的汤药之后便七窍流血,蹬了两下腿,便呜呼哀哉,给九殿阎王看阳痿去了。

    “这人就是个骗子,骗的日子多了,连他自己也信了。平时他就是骗骗外乡人,从来没有给自己处方用药过。后来骗的人越来越多,他自己也以为是个了不得的医生了,这不,一碗感冒药,就翘了辫子了。”路人如此说道。

    “怎么可能!他不是七代单传么!”

    过小帅只觉得脑海中霹雳一声,倒不是因为潘彦森的阳ei如何,而是因为在潘彦森之前,自己也是找这个老中医看过几次病的。明明听人家说什么七代单传,手段高明的很。

    “七代单传却是不假,这个我们这边的人都知道。做了一辈子损事儿,他家不单传,谁家单传?再说了,他七代单传,祖辈也不是什么医生啊。”

    七代单传不假,七代单传的人海了去了,现在计划生育的国策这么紧张,未来七十代单传也不是没有可能。可惜的是脐带并不是医生。

    “不对呀,我听说临近的县市都有他祖辈的脚印什么的,屋子里的锦旗也都是给他的父辈的,有年头了,这种不能做旧吧?”过小帅还不死心。

    “呵呵,听你的口音也不是外乡人啊,怎么这么傻呼呼的。他祖辈也算是医生吧,不过是兽医,平时看看鸡鸭鹅猪狗牛羊什么的,却是看的不错,这死了的老家伙,也干了二十年的兽医呢。”

    “……”

    扑通!潘彦森两眼一黑,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再也站立不稳,摔倒在地。

    “小森!小森!”过小帅艰难的扶着潘彦森的身体,只见他脸色惨白,嘴里咕嘟嘟的吐着白沫。

    “草泥马的!”过小帅再也顾不上自己的形象,一脚把那半掩的木门踹开,鼻头一阵发红。

    顺手从衣兜里掏出一瓶一百毫升装的瓶装水,咕嘟嘟的两口喝干。

    冲进院落里面,顺手捞起一把斜靠在墙壁上的铁锹,双目通红如同一个杀红了眼的斗士一般,恶狠狠的冲了进去。

    ***,今儿不把这老中医拉出来鞭尸,我***就不姓过!

    “你来晚了。”一个披麻戴孝的男子迎了出来,对凶恶的似乎要杀人的过小帅平静的道:“我大伯昨天就被一群杀吧垃圾的患者给分尸了,今儿咱供奉的是他的衣冠冢。”

    这男子似乎已经见惯了这种场面,他大伯的死不但没有悲伤的表情,多少还有些兴奋似的:“实在不解恨,你就拿我大伯的衣服撒撒气吧。”

    过小帅:“……”

    一颗老鼠屎,能坏一锅汤。

    老中医被分尸的事情迅速被网络炒热,一时间中医的前景变得一片灰雾蒙蒙。

    王京把一份京华时报摔在萧小天的面前,语调中带着难以遮掩的怒气:“瞅瞅,瞅瞅!这帮王八蛋,自己被分尸不算,还把中医牵扯的坠进深渊,恨我中医不死啊这是。”

    萧小天在王京这里,原本是来给他复诊的。没想到一进门,便看到王京怒火冲天的样子。

    接过王京递过来的报纸,萧小天草草的扫了两眼,道:“这根本就不是个医生。好好的中医,都是被这山寨货给毁了。华夏国别的能耐没有,说起山寨来,世界第一,当仁不让。”

    “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啊,这不是打击国人对中医的信任么?”王京咳嗽两声,气喘吁吁的道。

    萧小天走上前来给王京拍拍背,道:“这种事出的还少么?人们总是记住他是中医,说是中医出的事故,却从不想想,这人能代表中医么?笑话!指望他们代表中医,没等外人说什么,咱自己就先死翘翘了。我已经找人着手准备了,翻出他家祖宗八代的老底儿,找一帮懂计算机的一起炒作这件事。王老不用担心。”

    自解决掉王京诊所被炒作的事件之后,萧小天认识到了网络传播这东西的重要性,和刘莉商量了一阵,以刘莉的公司的名义,开始有计划的网罗一些这方面的专业人才。战斗力虽然不一定比雄海狸那么高,那么有速度,但一些小问题的处理,总归是有了自己的班底。

    “咳咳!这就好。这就好。”王京喃喃的说了两声这就好之后,苍白的脸上才算有了一丝血色。“我这一辈子,都折腾在中医上面了。看病,卖药。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对药品生产这一块了解不多,我或许还要加入到药品生产的行列里面。现在投资黑北制药集团,也不求别的,研发一些有用的中医药,希望能给中医多做一些事实儿。可是总有那么一部分人,打着中医的招牌借机敛财。钱真的那么重要么?哼哼,两腿一蹬,啥都没了。”

    中医难以更广泛的普及,在萧小天看来,难喝,是难以规避的原因之一。王京的思路总归是没有错的,他投资每年一个亿左右,都在研发中医药的针剂话,像什么红花注射液,灯盏花注射液之类的东西,大部分都是王京一个人出资,苏小婵联系研发团队共同完成的结果。

    研制难,回收成本更难。

    一个药品从研究计划到动物实验,临床试验,没有个三五年的时间是完不成的,但一旦实验成功,真正投放市场以后,山寨产品便雨后春笋一般的滋生出来,你敢卖一件儿五百,人家就敢二百五。

    毕竟山寨,是不需要研发成本的。

    尤其是,中医药的针剂研究品种很是单一,难以照顾清楚所有的疾病情况,这也是针剂发展的一个关键瓶颈。

    “如果我们从针剂上突破有难度的话,我们是不是可以考虑做一些熬药时候的过程的改良?比如冲剂就不错。”萧小天知道中医的发展是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是难以突破的,不过八妹带来的消息,显然实用性比较高一些。

    未来的医学发展,更倾向于冲剂的剂型,药品经过加工改良之后,用一个相对独立的包装包裹起来,中医处方的时候,不在以克或者两作为计量单位,而是:丹参两袋,菊花两袋等等简单的计量方式。

    “冲服?”王京眼前一亮:“嗯,这个办法似乎不错。”

    熬煮中药的办法,对于中药饮片来说造成的浪费太大,但如果研磨成粉末状态冲服的话,劲道更足,关键是患者花钱也会省下很大的开销。

    “这需要一个更精准的计量参考。”王京沉思道:“熬煮的时候用十克,冲服用多少?”

    “这个简单。”萧小天笑道:“让苏小婵她们多做几次实验就好了。”

    黑北制药集团正准备着完善从西药生产到中医药研发的转型,这件事交给苏小婵办,最合适不过了。

    “希望能快点有一个研究结果。”王京叹了一口气,换了个话题道:“那个杜成林来道过歉了,不过我没有见他。势利小人,当初还指点过他的中医呢。可惜没有看出来。”

    中医这东西,人品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没有好的人品,做不成高明的中医。

    “知人知面难知心,王老也别太悲观了。不过这件事就算他来道歉,我也不能轻易的就饶了他。至少,这辈子不能让他再参与医药界的任何事情才行。”

    打,就不要打个半死。省的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萧小天又给王京脉诊了一次,血脉波动异常的壮盛,砰砰的极为有力,连一个三十来岁的大小伙子,恐怕都比不上他。

    “我很健康。”王京笑道:“健康的不能再健康了。”

    “如果王老能少生点气,就更好了。”萧小天笑道:“生气是拿别人的错误惩罚自己。”

    王京本身的疾患脑出血,就是因为生气产生的。除了中途受寒一次以外,在治疗过程中又连续经历了几次令人极端愤怒的情况,能恢复到现在的样子,已经是很不容易了。

    “咄咄咄!”一阵敲门声传来,管家王福在外面道:“老爷,那个糖尿病的患者吴京华又来复诊了,还是在小客厅么?”

    “好的,请他去小厅稍等。”王京应了一声,对萧小天道:“你就受累,推我去吧。”

    王京虽然每天都在锻炼,但腿部的活动还是不是很好,依旧每天需要轮椅的支持。

    “这患者很注意自己的保养呢,一日三餐,我说让他吃什么,他就吃什么。呵呵。”王京笑道。一个尊重医嘱的患者,固然是对患者自己负责,医生诊疗上也可以省下不少气力。

    糖尿病患者,不在于用多好的药物,而是在于能不能坚持着适量运动的同时控制饮食。

    而控制饮食,是一项医学含量比较高的活计。

    看无广告,全文字无错首发,-文字首发,您的最佳选择!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