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十三章 蓝色雪病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83

    林森扶稳当了萧小天,连忙又快走两步,一步三个台阶的冲到萧小天前方,搀扶住那个壮硕男子的手臂。【文字首发】

    谁知那男子竟然不给面子的一甩胳膊,顺势把军装穿在身上,这才道:“我还不老!”言下之意,你这搀扶的动作,实在是多此一举。

    这个男人看上去五十来岁,身形高大,体格壮硕,与萧小天这种瘦弱的小身子板简直是不可同日而语,一看就是积年累月长时间的锻炼的结果。

    眉眼之间,依稀与于逸雯有几分相像,大眼,高鼻梁,双唇稍厚,剑眉上翘,不怒自威的气势,不是一天两天可以形成的。

    再加上刚刚一撞之下,林森竟然喊对方司令这个大院里或许有几个司令,但这间别墅里只有一个,那就是于逸雯的父亲,自己未来的泰山老头。

    萧小天挠挠脑袋,尴尬的笑笑道:“对不起,撞到伯父了,伯父好,我是萧小天。”

    来之前乃至到了于逸雯家里之后,萧小天幻想过几个初次见面的场景,甚至想好了应对之策,只是千算万算,没想到在楼梯间撞在一起,还把老爷子差点撞了一个跟头。

    于容光愣了一下,看了一眼面前的这个小伙子。说实在的,除了有些瘦,眉眼之间倒是有些雄姿英发,看他那充满歉意的表情,于容光不禁哈哈大笑,连连道:“好!好!”

    两个好字把萧小天说的有些心里没底,也不知道这两个字的意思,是贬义还是褒义。

    哪儿就好了?撞了一下,还说好?

    若不是老爷子有毛病,就是自己有毛病。

    “来!下楼说话。”于容光走上前来,抓住萧小天的手臂,好像多年未见的老朋友一般。

    萧小天顿时觉得一股大力传来,暗道这老爷子现在就开始考察了么?

    不愧是军人,考察女婿的法子也是别具一格。

    不过还好,萧小天硬抗虽然抗不住于容光的强大的力道,但萧小天学的功夫都是借力打力的技巧,当下用了一个卸字诀,把于容光传来的力道卸了开来。

    物理学有云,压强与受力面积成反比。萧小天把于容光针对一点的力道分散到全身各处一起承受,虽然依旧还是有些疼痛,但总归是自己的承受范围之内了。

    于容光咦了一声,自己这一抓很有讲究,就算是跟在自己身边多年的林森也必须发力硬抗才能抗的过去,这萧小天一副棉花糖一般的表现,自己的力道竟然不知跑去了哪里。

    虽然有些投机取巧,这一点不大符合军人宁死不屈的性格之外,这一门卸力的功夫,也不是一般人所能拥有的了的。

    于容光大笑两声,松开紧紧抓着萧小天的手臂的手掌,点点头道:“不错,很有潜力。”

    “啪!”于容光刚刚刚开手掌,只觉得一股强大的力道从萧小天的手臂上发挥出来,腾地一下打了于容光一个措手不及,身子晃了两晃,一个趔趄产点栽倒。

    “借力打力”的技巧,大多都有一个反弹的过程,这也的确不是萧小天故意为之。于容光被一击命中,他自己却还不知道这一击的力道全来自于他施加在萧小天身上的真气反噬的作用。

    “你们,这是做什么呢?”于逸雯和涂姐姐两人围着围裙,听到楼梯间异样的响动,连忙跑了过来。

    于容光怎么肯说自己为了试探萧小天而被萧小天“算计”的事情?太掉面子了这个。

    尴尬的笑笑,对下面的两个女人道:“招呼好我们的客人。姐姐准备午餐的时候,不用准备我的了,我现在要出去一下。”

    萧小天一阵愕然,若说于逸雯对自己这个小姨叫涂姐姐的话还情有可原,毕竟两人年岁相差不多,但现在于父竟然也叫姐姐,这事儿就越听越乱套了。

    涂姐姐看出萧小天的疑惑,连忙解释道:“我就叫这个名字涂洁洁。”

    转脸又对于容光道:“不许去。雯雯好不容易回来一次,再说这事小天第一次上我们家来,你这个当家的怎们能够临阵脱逃呢?天大的事情也要放在一边,先招呼女儿女婿先招呼小天这个尊贵的客人再说。”

    “就是。”于逸雯挽着涂姐姐的手臂,两个女人早已经和好如初,站在同一条战线上了。

    嗯,这么说话,就有些丈母娘的味道了。

    这个女人,果然是非同一般。

    萧小天这个时候只能解围道:“不要紧不要紧,我可以等伯父回来。伯父有什么事先去忙。”

    于容光招呼几人来到小客厅落座,转身吩咐林森道:“备车,去机场。”

    “是。”林森的任务便是无条件的执行领导的吩咐,应了一声,转身离去。

    于容光咳嗽一声,道:“现在都是自家人。我早已经把小天当做自家人,这件事不用怀疑。”

    在得知于逸雯找了一个男朋友之后,于容光就已经借着视察某地的机会转了一个弯绕路东江市,亲眼见过这个小伙子了,只是那次萧小天被于容光的一个贴身警卫邀请上车,萧小天并不知道当时于容光就坐在那辆车的后面。

    于逸雯满脸通红,却难以遮掩心中的笑意。

    伸出一只手,在茶几下面握住萧小天的手掌,心中大定。

    萧小天轻轻地捏了两下于逸雯的手心,给了她一个要放心的眼神。

    “我也知道小天这次来的目的。我想说的是,***萧小天,你今儿才来,不嫌来的太晚了么?”

    一声***,不是骂人,而是彰显着亲近。

    于容光一边说着,一边系好军装的扣子,连平时基本无缘的风纪扣都系的严严实实,看上去更是英姿飒爽,涂姐姐更是两眼直冒小星星。

    “这是准备出远门?打扮的这么正式?”

    于容光吩咐备车去机场的时候,涂姐姐就已经感觉到事情的味道有些不对了。

    她说的没错,萧小天第一次来,即便是再大的事情,也有必要先放在一边。

    就算于容光不把萧小天当成外人,也是一样。

    然而他还是选择了备车,去机场。按照平时的装扮,于容光更喜欢那一身藏青色的唐装,更显得大气和随意。现在换上军装,还把风纪扣系的严严实实,一定是有比天大的事情还大的事情发生。

    天塌了?有战争?

    萧小天一阵胡思乱想。

    “是。”于容光在家人面前没有必要掩饰自己的去向。“去一趟云南。”

    “云南?去哪里做什么?这已经超出了你的职责范围以外的呀。听说最近在严打贩毒,那边边境上经常出现小规模的枪战,你,你还是别去了吧?我不放心你。”涂姐姐的紧张,这一次决计不是装出来的,连萧小天都感受到了她的那份紧张,那份真诚。

    “是啊爸爸。”于逸雯也应和道。“太危险了。”

    作为一个军人,能因为危险而脱离战场么?不能。越是有危险,越是危险大的地方,越是离不开军人的身影。而且于父身为北省军区副司令员,上级就算安排什么任务,也不可能让这员老将冲在前面去冲锋陷阵。

    所以萧小天道:“伯父尽管去。如果有需要我的地方,我也义不容辞。”

    这是军人的天职,男人的职责。

    现在刘莉的问题解决不了,咱们还有下次,事情总是有个轻重缓急。

    拖了四五年的时间,也不在乎再多等三五天甚至七八天的。

    于容光大笑道:“瞧你们说的,好像我是准备去死似的。放心,不是任务,是私事。”

    于容光表情越是沉着冷静,涂姐姐心里越是乱敲小鼓,私事,私事有必要穿着这么正式,去的这么紧急的么?连萧小天都听出来于容光的话里面,有些口不对心的味道。

    涂姐姐更是顾不得萧小天和于逸雯两个女儿女婿在场,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扑在于容光的怀里,哽咽的道:“你别吓我,你别吓我。”

    于容光道:“你别这样,孩子们看着呢。你一个做长辈的,怎么一点表率也没有?我还指望着不在家的时候你把家里的事情撑起来,怎么能还跟个小孩子似的。”

    一边说着,轻轻抚摸着涂姐姐的满头秀发,亲昵的拍了拍,脸色全是溺爱的成分。

    “你不说明白,我就是不放你走。”涂姐姐身为女人,自然知道一哭二闹三上吊的不二法宝。一本正经的说你不理我,那我就撒娇给你看。

    撒娇的威力果然是无穷的,于容光感觉自己也好像年轻了好几岁似的,道:“好吧,我说给你们听。雯雯的哥哥,在云南执行任务。出了一点小差错。放心,不是受伤什么的,而是原本身体有一些小毛病,这次意外加重,我需要亲自去看看。看完了没事了,我就立刻赶回来,不是我去跟那些毒枭拼命什么的。”

    蓝色雪,病倒了。

    或许别人不知道,但是萧小天知道这个原本身体的小毛病,正是说的蓝色雪患的不治之症,天生遗传疾患蓝血症。上一次因为于逸雯的事情见面的时候萧小天就提出过给蓝色雪加以治疗,可惜被他拒绝了。

    “我陪您一起去。”萧小天斩钉截铁的说道:“我是一个医生。”

    看无广告,全文字无错首发,-文字首发,您的最佳选择!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