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十四章 打上门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梁栋走在街上,他之所以会同意赌场老板的话当然不是怕了,而是有更好的办法。

    他以前倒没想过,这次控制那中年人的事让他意识到,想要钱,直接找到hl会老大一控制,不想要多少有多少吗?

    这办法值得发扬,以后看谁不顺眼了,直接把他的钱转走,保证他连内裤都交出来。

    梁栋没有隐藏身形,他知道后面有人跟踪,无所谓了,等他们招齐了人,一次全灭了。

    梁栋现在的心情很不错,一千亿的话换成华夏币也有八十多亿了,这一下子也算是有钱人了吧,早知道就早来好了省的麻烦。一路遛达着就来到了一座小山前。

    要说这岛国确实挺小的,就这么点地方,还高低不平的,一亿多人挤在这里,难怪一个个都那么短小精悍呢。

    像这种小山头,在岛国多的是,看不出有什么不同,当然,梁栋不会这样认为,他可是知道,hl会的总部就在里面呢。

    这周围的几公里,都是在他们的控制之下的,梁栋来岛国的目的可不是赢几个钱,那只是开胃小菜。

    梁栋的去向,赌场派出的小弟早就通知赌场老板了,他这才明白,梁栋不是不知道赌场的势力,根本就是冲着hl会去的。

    在震惊的同时,又怀疑,难道梁栋还有埋伏起来的人,所以他不怕自己动手?

    想到这里,他还很庆幸,要对付他主子的人或者说势力他可对付不了。他想错了,因为他不知道梁栋是什么人,连忙向hl会会长报告这个情况。

    hl会会长很生气,就在刚才,他接到手下的报告,说有人在赌场赢了一千亿,这还不算完,那家伙竟然向着总部来了,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这是挑衅,在下战书,他已经传下命令,让那狂妄的家伙进来,他要让所有人都知道,hl会的尊严不容挑衅。

    梁栋很奇怪,按说这里已经属于禁区了,为什么没人出来阻止他,他当然不知道,因为他的挑衅行为,有人已经下令不阻止他的进入了。

    梁栋虽然不知道原因,但他也乐得少些麻烦。

    一路前行,梁栋来到了一片房屋前,在这种地方,还有一小片建筑,确实挺会享受的。

    梁栋一眼看到了一队人马,全副武装,在最前面,是hl会的一个骨干,梁栋见过他的相片。

    相据十几米,梁栋停了下来,看着眼前这家伙。相对于矮小的岛国人,身材还不错,看样子有四十多了吧,样子挺精神,总的来说是一个挺有气质的家伙,不过眼中不时闪过的那一丝疯狂让人知道,眼前这人可不是善茬。

    “是谁派你来的?”那头领先开口问道,他不相信梁栋是自己一人。

    “呵呵,没什么人让我来,是你们请我来的。”梁栋笑道,当然,这话是用中文说的,他相信对方能听懂。

    果然,对方脸色一变,道:“你是支那人?”

    梁栋脸色也变了,支那这词他知道,所以他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支那人,说,为什么要找我们麻烦,是谁让你来的,否则今天让你死无全尸。”头领沉声说道,梁栋是中国人这确实出乎他的预料,他本以为梁栋是对手派来的,不过现在看来似乎有些不对。

    梁栋阴笑道:“我说过,是你们请我来的,我今天来,就是要收你们的命。”

    “哈哈哈哈…”头领大笑起来,他身后的人也跟着大笑着。

    梁栋在心中道,笑吧,一会让你们哭都哭不出来。

    “凭什么,你凭什么说这种大话,想要灭了我们,真是笑话。”就好像听到了最好听的笑话,头领疯狂的喊道。

    梁栋不为所动,慢慢道:“你不想知道我是谁吗?”

    “哦,你想说了吗?”头领平静下来问道。

    梁栋回到:“我有一把弓,叫追魂。”

    “什么,你就是追魂?”头领大惊,当然,是惊讶,这人就是追魂?看起来不怎么样吗。

    梁栋点头道:“我就是你说的追魂。”

    “哈哈哈哈,你竟然真的敢来,真不知道你是活够了还是脑子不好使了。”头领大笑起来,他是追魂最好,一次解决更好。

    梁栋拿出一把造型古朴的金属弓,弓身为紫黑色,长一米多,在弓身两头,分别些着一个古字,一边写“追”,一边写“魂”,弓弦在两头由七条细线连接弓身,向中间逐渐汇聚在一起,在中心位置,七根弓弦编成一根,整把弓一体铸造,有一种难言的美感。

    不用说,梁栋注册帐号时,取追魂这名字,就是因为这张弓了。

    这就是梁栋最后选定的武器,对他来说,近身攻击时,他的身体就是最强的武器,但相对于现代武器动辙几百上千米的打击范围他的远程攻击就太弱了,正好他从玉简里看到了一种箭法,于是梁栋就选择了弓箭做武器,只所以叫追魂弓也仅仅是因为那秘法就叫《追魂箭》,梁栋这懒人连名字都懒的起了。

    弓身是用陨石金属炼制的,那金属本身的弹性极佳,在内力的灌注下就更强了,随着梁栋注入的内力增多,就算用上精神力竟然也不能把弓身拉满。

    当然,为了让这金属能承受他的内力,他可是没少费功夫,一遍遍的烧,直到把那金属提纯到能承受他的内力才停下来,就算是那陨石质量好也缩水了不少。

    梁栋轻抚着弓身,他对他的第一把武器还是很满意的:“这追魂自炼制以来,还没见过血,今天就用你们的血忌箭吧。”

    “狂妄,就凭你一人就想杀光我这几百人,你以为你是谁。”头领大怒,梁栋对他的无视把他激怒了。

    梁栋没有说话,一支普通的金属箭出现在他的手中,没有用内力,仅靠肉体拉满了弓身。

    “开火。”那头领见梁栋要动手,连忙喊道,同时向人群中退去。

    “突突突”几百把枪同时开火,漫天的子弹飞向梁栋,看的人头皮发麻,直接暴露在枪口下的梁栋却没有什么动作,一轮枪击过后,让他们摔破眼镜的是,梁栋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其实看着是挺下人的,实际上能打中梁栋的子弹根本没有多少,再加上梁栋的精神力护罩,那看似凶猛的攻击连他的衣角都没打到。在那些人眼中,这就太恐怖了,几百把枪还打不死,这还是人吗?

    梁栋手指一松,手中的箭终于射了出去,一道流光闪过,“啊、啊”两声惨叫响起,梁栋射出的一箭在射穿了两个人的身体后,射入了地下,只留下一个小洞,杀戮,开始了。

    惨叫声唤醒了呆滞的人群,他们开始疯狂的向梁栋射击,可惜,没有任何作用。

    梁栋的手几乎消失了,只有一片残影,一道道流光从他的手中发出,随之而来的就是一声声惨叫。

    无情的现实冲击着他们的心,手中的枪不管什么用,梁栋却像死神一样收割着性命,这一刻,他们崩溃了,扔掉手中的枪,转身就逃。

    对这些人,梁栋没有再动手,他又不是真的死神,对这些无关大局的小角色,他也不想赶尽杀绝,就在刚才那一点时间,死在梁栋手中的人已经超过一百了。

    其他人可以放过,但那头领却不行,他有些事要问他,用精神力把他控制住,梁栋来到他的面前,道:“你还认为我是在说笑吗?”

    那头领疯狂的道:“没用的,就算你不怕枪,你今天也不可能活着离开,你死定了。”

    “哦,你还是认为我不能成功吗?”梁栋有些好奇,就以他表现出来的能力,这家伙还是认为他会死在这里,难道hl会还有什么隐藏的强大力量吗?

    “告诉我,为什么这样说,你知道些什么?”梁栋问道。

    “我是不会说的,你杀了我吧,你死定了,你赢不了的。”那头领疯狂的喊道。

    梁栋当然不会杀他,想让他听话那还不简单吗。外缚印打出,那头领眼中变的迷茫,表情中的疯狂也慢慢退去,梁栋感叹,这印诀果然好用。

    其实这外缚印并不是不能抵抗的,如果精神力够强,或者意志足够坚定,就能强行从外缚印的影响中挣脱出来,不过梁栋的精神力太强了,想找到一个能和他抗衡的人还真不容易。

    “说,你知道些什么?”梁栋向他问道。

    突然,一抹刀光闪现,向那首领砍去,同时又有三道刀光向梁栋砍来。

    “终于忍不住要动手了吗。”梁栋冷笑道,他早就发现在周围隐藏了四个人,而他们身上的装扮也很奇怪,梁栋猜测他们就是传说中的忍者吧。

    对于忍者的存在,梁栋不奇怪,他听赵向军说过,每个国家都有一些修炼者存在,而各国传说中的东西也有一些是真的,那么,岛国有忍者也就不稀奇了。

    想在梁栋面前杀人,就凭这四个还差的远,梁栋用精神力护罩护住了两人,其实,梁栋的内力也可以形成护体罡气的,不过由于温度的原因,他一般不会使用,一不小心就会伤到他人,还好,梁栋的精神力就够用了。

    四把刀几乎同时砍上了精神力护罩,梁栋出品,必是精品,四把刀毫无疑问的被挡了下来。

    一击不中,四个忍者向后疾退,同时隐去身形,不过这在梁栋的精神力下,一点作用都没有。

    “来了就别走了。”梁栋淡淡的道。

    三道箭光射出,瞬间击中三人,同时梁栋向着最后一个忍者快速冲去,犹如瞬移一样,梁栋手中提着一人回到了原地,把他扔在地上,梁栋估计他也不会听话的,直接用外缚印控制了再说。

    “你是什么人。”梁栋向着忍者问道,他对忍者的兴趣比那头领的大多了。

    就在这时候,hl会的会长正焦急的来到山另一边的一间小茅屋前,来到房前,平日里威风八面的会长大人,现在小心的就象一个小媳妇,要有外人在场,一定不会相信这是真的。

    “你来干什么?”小屋里传来一个苍老,却中气十足的声音。

    “前辈,我们受到了一个高手的攻击,希望您能出手。”会长躬身说道,虽然屋里传来的声音很平和,但他不敢露出一点的不敬。

    “哦,连你们那么多人都对付不了吗?”老者话中没有露出一丝波动。

    “是的前辈,那人可以挡住子弹,我的手下们都被击溃了,希望前辈能出手。”会长说道。

    “呵呵,枪吗?告诉我是什么人。”当那声音说到枪的时候,明显的有一股不屑。

    “前辈,那人应该是支那人,叫追魂,是一个杀手。”会长回答道,梁栋动手前的谈话他都听到了。

    “支那人?好吧,我会出手的。”老者说道。

    会长高兴的应是,他可知道这老人的身份,世界十大杀手排名第三---忍杀,没人知道他的真面目,因为见过的人都已经死了,就连他,也是因为一些特殊的情况才能有机会接触到他的,有他出手,没有人能逃的掉。

    茅屋内,一个老者跪坐在地上,虽然白发白眉,却脸色红润,皮肤光滑,泼有一些仙风道古的意思,一把黑色的长刀平放在双腿之上。

    突然,老者睁开双眼,喃喃的道:“山本,当年答应你的事我就要完成了。”

    又捧起腿上的长刀,温柔的道:“老伙计,有多少年没有见血了,想必你也寂寞了吧。”

    老者的身形渐渐变的透明消失,声音还回荡在空中,老者已然不见。

    梁栋在山前,刚问完他们,没想道,这地方竟然还真有一个强人,突然,梁栋抬头向前看去。

    一个鹤发童颜的老者出现在梁栋身前二十米处。梁栋眉头一扬,道:“你就是这两人口中的前辈吗?”

    刚才梁栋的精神力范围内,快速闯入一个身形,那速度让梁栋都很惊讶,他刚才问两人的时候,知道这山后有一个高手,却并不知道这人的身份,只知道这人很强。

    “呵呵,你就是追魂,说起来我也是杀手。”老者笑道,要有一个不知情况的人在这里,想必不会认为两人马上就要生死相搏吧。

    杀手?梁栋心中一动,开口道:“你是忍杀?”

    梁栋确实很惊奇,像这么厉害的一个老者,不应该寞寞无闻才对,而梁栋印象中,能达到这种程度的忍者,也就只有世界排名第三的“忍杀”了。

    “呵呵,没想道我这么多年没出现了,竟然还有人能记住我。”老者被叫破身份,只是淡淡一笑。

    梁栋心中警惕性大增,世界第三的杀手,想必一定有过人之处,自己虽强,但阴沟里翻船也不是不可能,他还记的特事局的王前辈,虽然梁栋现在很强,却没有信心能纯靠肉体就挡住王前辈的剑气。

    梁栋跃跃欲试道:“没想到这次出来竟然有机会和世界第三的杀手交手,还真是幸运啊。”他还从来没有与真正的高手打过,他自己也很想试试自己到底有多强,大战,一触既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