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十五章 兄弟相认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等好不容易木灵儿情绪稳定下来,时间已经到十二点了,众人也早以从院子里来到了楼下的大厅。

    大厅里,众人坐在沙发上,木灵儿紧抓着梁栋的胳膊坐在梁栋身边,虽然她不哭了但木灵儿还是靠在梁栋的身边不肯离开,这些天她担惊受怕够了,她怕她一离开会再一次失去他,她已经不能再承受这种打击了。

    梁栋知道木灵儿的心思心中充满了难言的感动,此生能得如此娇妻,无憾矣!

    “爸、妈、伯父、伯母,让你们担心了。”梁栋说道,他何尝又不知道他们的担忧丝毫不下于灵儿。

    “好、好,没事就好,以后不要再这样了,这些天灵儿为了你的事可是吃尽了苦头了,你可要好好对灵儿!你要敢负了灵儿我就不认你这个儿子!”

    梁母道,虽然她的话有一部分是说给别人听的,但更多的却是出自真心,这些天里木灵儿是怎样的表现他一直看在眼里,这样好的儿媳妇去哪找去。

    “妈,你放心好了,我这辈子都不会有负于灵儿的,今天当着父母还有伯父伯母的面,我发誓,此生若有负灵儿就让我死…呜!”梁栋还没说完就被木灵儿一把摁住了嘴。

    “梁大哥,不要说了,我不会要你死的。”木灵儿两眼又红了起来,梁栋一看这还得了。

    “好好,我不说就是了。”梁父等人一看这情况也知道再待下去就是煞风景了,相继起身离开,大厅里只剩了梁栋两人。

    “灵儿!”

    “嗯?”

    “去休息吧!”

    “嗯!”梁栋横抱起木灵儿向楼上房间走去。

    “灵儿!睡吧!”梁栋为木灵儿盖好被子,柔声道,这一刻他心里只有温暖没有一点欲望。

    “梁大哥,不要离开我。”木灵儿紧紧握住梁栋的手不放开。

    “傻瓜,我就在你旁边不会离开的!”梁栋拍拍她的手道。

    “嗯!”木灵儿应了一声沉沉的睡去,这些天她已经累坏了,她都不知道自己被恶梦惊醒了多少次了,每次醒来后都发现自己已经是泪流满面,在无人的深夜,她只能一个人蜷缩在床头一角哭泣,为梁栋默默祈福。

    她好怕,好怕梁大哥从此再也醒不过来永远离开自己。

    每天她只能用练功来麻痹自己,因为一停下来她就会想到梁栋,她要练好功夫为梁大哥报仇,虽然原凶忍杀已经死在了梁焱手中,但他背后的势力还存在。

    她恨,恨他们伤害了梁大哥,她要用他们的血来消除她心中的怨气。

    终于梁大哥醒了,她终于能放下心来,可这些天的经历已经让他疲惫不堪,她多想一直看着梁大哥,可她已经精疲力尽了,不过就算在睡梦中她也要知道梁大哥的存在。

    梁栋在木灵儿身边躺下,家人让他体会到了温暖,但金乌王的事却如一座压在他心头的大山,虽然他已经下定决心要拼死一战,但他也知道希望渺茫,或许只能求一个心理安慰。

    梁栋盯着木灵儿的小脸,上面依然带着一丝的疲倦,但更多的却是欣喜。

    这一刻梁栋却有一种刺痛的感觉,难道一切都只能是镜中花、水中月吗?不行,不能允许这样的事发生。

    自己用了半年的时间就进入了别人百年努力都不一定能进入的金丹大道,这在别人看来同样是不可能玩成的奇迹,那我为什么不能再创造一个奇迹?

    还有四年,足够了,何况并不是我一个人在奋斗,我一定能成功。

    这一刻梁栋的信念前所未有的坚定。

    轻轻的在木灵儿脸上吻了一下,梁栋也闭目开始运功恢复功力,现在实力就是一切,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把分给梁焱的本源能量补回来,之后才能再次寻求进步的道路。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梁栋醒了过来,他的手竟是还被木灵儿抓着,看来是抓了一晚上。

    慢慢的把手抽出来,本来睡的正熟的木灵儿一下睁开了眼,梁栋苦笑,本来他不想惊醒她的。

    “梁大哥,你要去哪?”还是睡眼迷离的木灵儿问道,他怕梁栋再一次离开她。

    “灵儿你再睡一会吧,我先下去看看!”梁栋道。

    “不要,那我和你一起去!”木灵儿坚定的道。

    梁栋还能怎么样,只能重新躺了回去,反正没什么急事再陪她睡一会好了。

    木灵儿显得也没睡醒,梁栋重新躺下后她高兴的抱住梁栋的胳膊面带笑容睡了过去。

    胸前的两团柔软让他心中一荡,清晨可是男人一天当中阳气最盛的时候了,好不容易才稳定下来,现在可不是好时候。

    两人一直熬到中午时分才起来,当他们来到一楼大厅的时候其他人早就在那等着了。

    木灵儿很不好意思,这时候才出来这事可不好说。

    “爸、妈、伯父、伯母。”梁栋先叫道,误会就误会吧,他就不信他们还能不知道两人的事。

    “你个臭小子,还知道起来,过来坐吧!”木震笑骂道。

    梁栋干笑几声,总不能说是你女儿不让我起吧?那估计木灵儿就没心情吃饭了。

    吃过午饭,梁父问道:“小栋,昨天小焱回来后说你们遇到了什么人,没什么事吧?对了,小焱去哪了?怎么没看到他?”

    “爸,昨晚的事挺麻烦的,小焱出去办事了,马上就回来了。”梁栋答到。

    接下来他把昨天他知道的情况给几人说了一下,反正这事又蛮不住,早说出来也有个准备。

    显然,梁栋的接受能力比父母他们强的多,最起码他还能问问题不是?

    “小栋,你确定不是在说笑话?”木震不愧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反应比其他人快的多。

    “伯父,我倒也想是玩笑,不过,呵呵。”梁栋摇头苦笑。

    在场只有一人露出了笑容,或许这是最好的结果吧!它也不用为大哥报仇了,一了百了,这人就是阿虎。

    梁栋忽然转头,回过神来的众人也随之看了过去。

    两道人影出现,定睛一看,其中一个就是消失了半天的梁焱,而另一个却不认为。

    此人穿一身黑衣,戴银色面具,腰间一把武器倒是很熟悉,不是曾经见过,是因为制作武器的材料用的是陨石金属,同是梁栋出品几人很熟悉。

    从黑衣面具人出现开始就把目光投向了阿虎,身体颤抖着。

    阿虎激动的站起来,从这人一出现他就觉得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仿佛…

    “大哥?”阿虎不确定的喊道,这怎么可能?

    黑衣人慢慢的伸手把面具摘下来:“阿虎!”熟悉的面孔出现,却已是热泪盈眶。

    “大哥,你…”画面转回到那一晚…

    回到市区,梁栋道:“阿虎,你先到xx酒店住下,明天我会去找你的!”

    “是老板。”阿虎冰冷的道,梁栋摇头一笑,这家伙比冰块好不了多少。

    站在原地等他走远梁栋趁四周无人注意向一个角落走去,然后隐身向着已经被他砍榻的仓库飞去。

    他还要干什么?他当然不是闲的无聊!

    仓库废墟上,突然,一部分废墟凭空消失,然后一具“尸体”飞起,当“尸体”飞到一个高度时消失不见,然后消失的废墟又掉了回去,仿佛刚才的一切都是幻觉。

    不远处的一座小山上,一个人抚摸着胸口震惊的看着眼前的人影:“是你救的我?”

    “不为什么,之前你捅自己一刀那么我说话算话,齐强找你们对付我的事就不追究了。”当然,这两个人就是被认为已经死掉的阿龙和事情的始作蛹者,梁栋。

    梁栋在阿龙刀子刺中胸口的瞬间就用精神力把他的伤口给封了起来,虽然看起来场面很凄惨其实也就是流了一点血,还不如去献一次血用的多,对人没什么影响的。

    不过那时候阿虎已经陷入疯狂了没仔细看,加上天色又很黑他就以为自己的哥哥已经死了。

    在仓库倒塌时梁栋支起一片空间把他挡在了下面所以也没影响道他,等梁栋安排好阿虎再回来直接扔个大金刚轮印就搞定了。

    阿龙很震惊,他确信自己那一刀已经刺穿了心脏,以现今的科技没有任何可能救治的可能,但他现在却好好的站着。

    要不是胸口衣服上的破口和染满的鲜血,他直以后刚才那是一场梦,这一切都是他眼前的这个神魔一样的男人做的,面对他从来不曾接触过的奇异力量这个连死都不怕的汉子害怕了,要自己生就生,要自己死就死,毫无反抗之力。

    “你救我有什么目的?”相对于梁栋是用什么手段救的他他更想知道梁栋救他的目的,他又不傻,如果梁栋真的没有什么目的的话在他刚自杀的时候就能出手了,何必等到现在,还要把他带到这样一个荒野小山上!

    “呵呵,你倒是聪明,我直说吧,我要你为我做事,不过不是明里的而是潜伏在暗中,所以我需要的是一个“死人”,你弟弟已经同意为我工作了,不要激动,事情是这样的…”

    梁栋见阿龙听到阿虎要为梁栋工作时情绪猛的激动起来,他不相信弟弟会这样,一定是梁栋用了什么邪术把他控制了,以梁栋那能奇死回生的能力要说有一些奇特的本事一点都不奇怪。

    梁栋一看他的样子就知道他是误会了,这可不行,他还要收他当手下呢,把情况给他说了一下,阿龙才稳定下来。

    “怎么样?考虑好了吗?要不要跟我干?”梁栋问道,说真的他对两人之间的那种情意给震撼了,他很佩服两人,或许换成他在那种状况下他也没有那种魄力吧!

    “你能保证我弟弟的安全?”

    “呵呵,我说到就能做到,他想怎么找我报仇都行,只要他不想对付我的家人我就不会把他怎么样的,这个问题就要看他自己了,如果他食言的话那就不能怪我了。”梁栋先前已经与阿虎说过了,看他会怎么做吧!

    “呵呵,那我就放心了。”他对自己的弟弟是什么样的人很清楚,只要有梁栋这句承诺就够了,他没想过梁栋会骗他,还是那个原因,没那么必要。

    “最后一个问题,我以后还能不能再见到阿虎?”阿龙眼带希冀的看着梁栋。

    “当然能,不过不是现在。”梁栋倒没想过要分开他们一辈子,没那必要,只是一段时间而已,只要一切上了正轨就无所谓了。

    梁栋想的就是要建立一只自己的力量,所有事都要他出手明显是不可能的,他嫌麻烦,他想这问题有一段时间了,不过一直没有合适的人选,见到两兄弟后他突然有了收下他们的念头,而且通过测试他也很满意。

    接下来梁栋就给他说了一下自己的计划,很简单,由梁栋提供资金让他去组装一支队伍,虽然他现在也没多少钱不过有那些古董在钱是少不了的,大不了再想想办法,以他的能力赚钱的方法多的是。

    当然,在国内建立一支队伍明显是不行的,所以梁栋选择了那些比较乱的地方,在那种地方最合适了。

    梁栋想的还是太简单了,他对这种事根本一点经验都没有,还好阿龙对这些很熟悉,除了刚开始时梁栋说了一个他的意思接下来倒基本都是阿龙在说。

    反正不管怎么说事情就是这样的,话面转回来…

    兄弟两人相见已是泪流满面,两个铁打的汉子在这一刻却变成了小媳妇。

    家人都傻傻的看着这又是什么情况,刚才梁栋的话把他们震的不轻现在又来了个男人与阿虎哭在一起,这都是什么事儿!

    “小栋,这是怎么回事?”

    “爸,是这样的,那个刚来的叫阿龙是阿虎的哥哥,本来阿虎以为阿龙已经死了,是我救了他,两人已经很久没见了,昨晚我就是让焱去接他了!”

    梁栋解决道,关于三人间的过结他没说免得在家人心里留下疙瘩,反正事情都过去了很难说出谁对谁错,毕竟也因为他的私心使两人分开了这么长时间,更是让阿虎以为大哥已经死了。

    “好了,你们别哭了,过去坐下说吧!”本来他还没打算让两人这么快相见的,但昨天听了三位前辈的话知道了关于灾难的事后就无所谓了,反正无论有多大的势力只要金乌王一出来就全成泡影了。

    “好了,别哭了,以后有的是机会,现在还有别的事。”梁栋实在看不惯两个大男人抱在一起哭哭涕涕的,虽然是兄弟情深他就是觉得渗的慌。

    两人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心里素质倒也过硬。

    “谢谢,老板。”阿虎说道。梁栋一笑,能让这冰块主动开口说谢谢已经很不容易了。

    “坐下说吧!”梁栋道,阿虎刚到这里还不知道情况梁栋就简单的给他说了一下,当然,即使是死过一次的他也傻眼了。

    “小栋,难道没有一点办法吗?”梁母问道,人活着好好的谁想死?

    “不知道,我对现在修炼者的实力并不清楚,我要去一趟灵界,说不定那里会有什么办法。”梁栋道,相信万年时间过去应该会有一些对策才是,那些活了几千年的老怪物也都不是省油的灯。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