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39、梦境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季雨平躺在地上,意识逐渐模糊,整个人像是沉入了水底。在失去知觉的时候,他听到了一个声音在指引着他:“顺风而行,你会遇到你想要见到的人……”

    憋着一口气,季雨恢复了意识,猛地坐起身来,长吸了一口气,那种浸泡在水底的滋味几乎让他喘不过气来。他缓缓站起身来,发现自己正神奇地站在一潭水面之上,脚下的水碧蓝清澈,往外散发着柔和的亮光,与现实世界的天空照亮地面相反,梦境世界里的是水面照亮了漆黑的天空。

    “这就是梦境世界吗?”

    忽然,头顶传来一声泡泡破掉的声音,季雨仰头,发觉头顶上有许多的像是青蛙卵一样的气泡,熙熙攘攘地漂浮在空中。那些透明的球体慢慢变大,不知在时候会突然“啪”的一声爆炸,消失掉了。然后,水底会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连续不断地会有气泡从水面浮起,一开始很小,逐渐变大,每一个气泡中都承载着一个人的梦。

    “顺风而行,你会遇到你想要见到的人。”

    季雨默念出这段话,随意走动了一下,无论是从水面上感觉还是观察漂浮在空中的气泡,整个梦境的世界都平静得很,没有一丝丝的风存在。季雨继续走了一段旅程,见识到了无数人的梦起与梦碎,他意识到了要想在这里找到雪莉的梦境,简直如同在大海里捞针。

    “顺风而行,你会遇到你想要见到的人……”

    季雨又默念出了这句话,想道:“这里所说的‘风’应该不是现实世界里的风,那又是指的什么?”

    一个气泡从季雨的身边浮起,季雨皱着眉头,虽然听不到里面的人在说什么,但是他能够看出来,那两个人在争吵。突然,那个只有巴掌大小的气泡在季雨的耳边爆炸掉了,季雨吓了一跳。

    时间在梦境世界里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季雨走在平静的水面上,仰着头,寻找着属于雪莉的梦境。像是只过了一个小时,季雨回头一看,想起那些他看到的人们的梦境,喜、怒、哀、乐,每一个梦境都映在了他的心中,时间又仿佛像是过了一年。季雨停下脚步,额头上的满是冰冷的汗水,这么久了,他既没有感觉到一厘的风,也没有悟出“风”象征着什么。他坐了下来,确信这里是不会起风的。他托着下巴,努力地思考,又过了许久,他从坐着变为躺着,一动不动地盯着天空中的一个气泡,眼神绝望。

    那是一个他现今为止所见到的最大的气泡,差不多直径有三米多,在它的旁边,无数的气泡升起,无数的气泡爆炸,唯独只有它,变得越来越大,并且气泡中能够看到的梦境也越来越广阔,越来越清晰。那个气泡里面所展现的黑白的世界,似乎是一个幼小的孩子的梦境。

    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趴在病床边,和她久病的姐姐道别了,他的父母将他带走了,并向他表明,他姐姐将会去一个很远的地方。晚上,小男孩拿着一把锹,偷偷溜到墓地,来到一个墓碑前,站立了许久。那个墓碑上有个十分可爱的约莫十岁大小的小女孩的照片,那是他父母所说的去了很远地方的姐姐的照片。小男孩站在那里看着姐姐的照片看了许久,然后他拿着铁锹,在墓碑后新埋的土上挖了起来。小男孩撬开棺盖,将穿着白衣的姐姐的身体抱了出来,呼唤着她,然而,就像他父母所说的那样,他姐姐已经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小男孩回到家里,翻阅着童话里的故事,他决定了,要去把他姐姐带回来。

    季雨看到这里,内心突然变得安静了,心中对于“风”的象征也有了眉目。他决定,继续看下去。

    那个小男孩收拾了一堆东西,将指南针拿在手中,独自开始了他的冒险之旅。他穿过了幽暗森林,进入了地狱之门,下到了地狱,在地狱里,受苦的人们拉扯着他,不让他离开;狡诈的恶魔们欺骗着他,让他献出自己的灵魂;各种鬼怪想要阻挡他前往下一层的去路,都被小男孩的机智与勇敢所化解。他跋山涉水,跨过深渊,渡过沼泽,在一处悬崖的下方发现了一片花海,而他姐姐就在那里。见到小男孩后,他姐姐不停地埋怨他不应该到这里来,最终却将小男孩抱在了怀里。小男孩在地狱之中的时间已经超过了十二个时辰,预示着他,再也回不去了。于是,小男孩和他姐姐永远地留在了地狱,守着那片花海。

    气泡中的画面定格住了,预示着一个生命的终结,并将精神永远地留在了美好的梦境之中。

    季雨站了起来,看向前方,无数的气泡升起,然后破碎。那些争斗不休的人们,他们脆弱的心灵无法维持一个完整的梦境,他们的梦境随着气泡的爆破,消失得无影无踪;有着美好愿望的人们,保持着完整的心灵来维持他们完整的梦境,他们的梦境气泡升到空中,连接成一个不规则的长条,随着气泡的大小上下起伏,像是一条随风飞舞的长龙。

    “风……”

    季雨顺着那条缓慢起伏的“长龙”往前跑去。他从未听到雪莉说起过她的梦,但是,季雨能够肯定,雪莉的梦境承载着她的愿望,是那种由强烈的意志所构筑成的梦境,那是一种不会破灭的梦境。

    季雨跑了许久,处在梦境世界之中的他感觉不到疲惫,像是在这梦境的世界之中跑了一万年,他终于是站在了那条“长龙”的头颅之下,发现了雪莉的梦境。那是一个巨大无比的气泡,然而气泡之中的情形却只是停留在一间室内。

    在雪莉的梦境里,他背对着外面的季雨,坐在季雨家客厅的沙发上。雪莉面对着对面的季雨,季雨和花涧离正坐在一起探讨着一本书;季零零在家里大喊大叫,整理打扫着屋子,而邓艾与石原则帮衬着季零零,全力地讨好着她。

    季雨看着雪莉的梦境呆住了,这样的一个梦境,一个小小的室内,成为了雪莉的整个世界。

    “雪莉……”

    季雨在下面大声呼喊着,他的声音在这广阔的梦境世界里一去不复返,然而,这段短短的距离,像是隔着一个光年。季雨的心中痛苦之极,他不愿意看到雪莉将她自己封锁在她的梦境里,那些微不足道的愿望她只能够依靠梦境来实现。

    季雨的眼泪顺流而下,他看着雪莉的背影,高喊道:“我发誓,一定要把你带回去!”

    突然,季雨的身上爆发出一股气浪,在他身下平静的水面刮起一圈圈浪花,将处在空中的其它的气泡给吹散,偌大的漆黑的天空里,只留下了那个属于雪莉的梦境气泡。一对羽翼在季雨的身后展开,一边像天使一样洁白,另一边则是漆黑的恶魔之翼。季雨飞了起来,靠近气泡,双手按在气泡上,与雪莉的距离近在咫尺。

    “雪莉……雪莉……你听得到我的声音吗?”季雨用力拍打着气泡,然而,那气泡坚韧无比,将季雨的力道全部化解,甚至是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来。

    气泡之中,一切安详平静,季零零依旧大呼小叫着,花涧离用手在那本书上指了指,一旁的季雨点了点头,这一切微不足道的细小动作都刻印在了雪莉的眼中,她开心地笑了笑。

    忽然,杂乱的声音从周围响起,那些被刮走的气泡像是全部破碎掉了,所有人的梦境混合在了一起。黑暗正在吞噬着水底的光亮,向着季雨这边席卷了过来。

    “雪莉……雪莉……我求求你了,快点回头来看一看我!”季雨拼命地垂着那层薄薄的气泡,无论他如何尽力,都无法影响到气泡中的一分一毫。眼看着黑暗即将吞噬掉他,失去这一次的机会,雪莉将永远不会醒来。

    “心,与,心,的距离……”

    季雨努力地使自己平静了下来。他闭上眼睛,单手触摸着气泡,想要去感受雪莉的心。那一瞬间,季雨的意识像是跨越了梦境的界限,飞到了雪莉的身边。

    “雪莉……雪莉……”

    雪莉的身体微微动了动,轻声说了句:“这么熟悉的声音,是谁在叫我?”

    “雪莉,我是季雨,你转身过来看看我!”

    “季雨?”雪莉犹豫了一下,笑了笑,他的视线一直看着对面的那个季雨,“季雨就在我的眼前,我不需要回头去看任何人。有他在我眼中,就足够了。”

    “雪莉,我知道你的命运一直都受控于别人,那种令你无法摆脱的痛苦一直伤害着你,让你无法依靠自己的意志做出选择,让你走上了一条完全背离了你的愿望的路。我们每一个人生来都活在某种特定的轨迹之上,也许后来我们会发现这种轨迹已经在向着错误的方向延伸,我们害怕踏出这种熟悉的轨迹,害怕受伤,一直处在这种错误的轨迹上慢性灭亡。从你第一次见到季雨的时候,你就有能力将他带走,但是,你为什么选择了进入他的生活呢?”

    雪莉愣在了那里,缓缓说道:“那还用说吗?他是那个能够改变我的人。”

    “雪莉,你还记得海滨乐园的那一次吗?姐姐、花涧离、邓艾和石原他们在沙滩上打排球,你一直以一种看客的身份羡慕着别人的生活,难道不想去试着做一下未曾尝试的事情吗?来吧,雪莉,你看到了吗?海边的沙滩排球场上,邓艾和石原已经被姐姐和花涧离打败了,该是我们两个人上场的时候了。我们……很可能会像他们一样被迫挨打得满身伤痕,雪莉,你害怕吗?”

    梦境里,所有人都停下了手中的活,看向雪莉。雪莉缓缓转过身来,将手伸过来靠近季雨的手,他们二人的手同时触碰在梦境的界限上,顿时界限像玻璃一样破碎掉了,雪莉恢复了过来。

    “小雨……?!”

    季雨握住雪莉的手,喊道:“我们快点离开这里,该回家了!”

    “嗯!”雪莉使劲地点了点头。

    季雨拉着雪莉的手向下飞去,在黑暗将要吞噬他们的时候,撞入水中,沉入了水底。那种熟悉的窒息的感觉再次传来,黑暗吞噬了梦境世界中的一切。

    “你们……都在这里……”雪莉猛地坐了起来,第一眼就看到了花涧离。

    “雪莉,欢迎回来!”花涧离沉着的心终于是放了下来,看向一旁站起身的季雨。

    “我们要快点离开这里了!”他们三人互相搀扶着,走出了这间禁闭室。

    “他……他在为你开启梦境之门的时候就……就已经……”花涧离看向站在对面禁闭室门口的季雨。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