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两人驾驶的车穿越在一处丛林之中,然后有在一条小道上行走,坐着车,眨眼间,就有半个小时了。百度搜索(飨)$(cun)$(小)$(说)$(網)XiangcunXiaoshuo .com

    “我们这是去哪里呀?”乐晴天不禁觉得奇怪,这是要去哪里呢,看着这里稀无人烟的,又看看眼前的云卿,怎么看,都有一些女孩子的惯有的担心和害怕的。

    “嘿嘿,害怕了吧?”云卿天真无邪的笑着,要是这种笑容出现在老男人以及公司的职员面前,别人定然以为这是云卿疯了。

    因为云卿出现在公众场合面前的都是一阵个冷酷犀利的年轻有为的无数花痴为之尖叫的美男子,虽然有些病态的苍白,可是并没有因此印象他的美感。

    “谁,谁说的。”乐晴天自然有些害怕,孤男寡女的来这种地方,真的让他的怕怕的,可他仍旧要装出一副我不怕的样子,表情有些滑稽。

    近日来,乐晴天可是有事没事就搜了网络的里面的杂文来看,其中就有一篇故事讲到,有个男的带着个他的女朋友前往罕无人烟的山区,后来就消失无踪了。

    这种事情还是隐隐令得乐晴天有些惧怕的。

    现在车子还在开着,比较安静,可是前方仿似没有路了一般,越是逼近哪里,越是听到一个宛若愤怒的咆哮声。

    这股声音惊天动地,嘭,嘭,嘭地响荡起来,很有节奏之感。

    车子越是逼近前方,这个声音越发的恢宏,仿似有一股沛然的气势笼罩一般,让乐晴天都惧怕不已。

    “你这是去哪里呀?”乐晴天不由得再次问出声。

    因为听着这种声音,委实让他惧怕不已。

    那声音宛若猛鬼凄厉的叫着,那是上万上亿的猛鬼共同的吼叫,又宛若群山呼啸一般,又宛若天地呼喊。

    在这里仅仅只有一个声音,这个声音笼罩了方圆十里,天地之间仅仅只有这么一个声音。

    乐晴天有些惧怕的缩在车子里,都不敢出来。

    车子就听在悬崖边上,前方已经没有路了,只有一股股的声音惊吼出来。

    云卿打开车门,走下去,一股狂风吹来,将他的头发吹起来,更显得几分英俊潇洒。

    下车之后的云卿,并没有看见乐晴天下车,也就对着缩在车内,不敢出来的乐晴天笑了笑,示意她下来。

    可是乐晴天就是摇着头,不敢下去,因为他还看到一个故事,那个故事说的就是一个男的身体上有缺陷,最后将一直陪伴着他的女由推倒在悬崖。

    乐晴天可是惧怕无比,已经出现过这种事例,他当然心里有种阴影,不想出来。

    云卿也没有勉强她,对她笑了笑之后,也就走到悬崖边上,看着惊涛骇浪。

    也没有惊涛海量,也就是一层层的海水席卷在岩石上,然后飙射起来的水有一米多高,一阵阵的海风从远处吹来,席卷在他的身子,吹起他的头发。

    这一刻的云卿浑身觉得舒爽无比,总是闷在云家里,压抑得都要快窒息了,这才出来透透气,也好放松心情,舒畅情怀呀。

    兴许是云卿在那里站得太久了也没有事情,乐晴天也对外面有着好奇之心,确认没有危险之后,这才慢慢走出车子,看着周围,一片空旷,在不不远处的云卿正呆呆地看着那溅射起来的海水。

    乐晴天逐渐的走近,但总是跟云卿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因为他在网上看到的那一道杂文,对她影响可是深远的。

    她可是很怕着云卿也像书中所说的那样,将她丢下去,那她就得不偿失了。

    云卿回头看了一眼乐晴天,也仅仅淡淡的笑笑,然后又继续看着眼前的风浪。

    乐晴天在他回头一看的时候,可是吓怕了,立马躲避他的目光,然后缩了缩,后退了两步,这里的风浪比较大,让她的裙子都吹起来。

    她随意地看了一眼,看看周围,远处都是海水,那谁一遍遍的不知道似的一次又一次的冲刷上来,发出轰鸣呼啸之声。

    虽然周围的风景都是一成不变,可是看着,看着,心情就自然舒爽起来。

    在这里,两个人足足看了大约一个时辰之后,才进入车内,离开。

    “你是怎么发现这个地方的呢?”在车上,乐晴天喜悦地问着。

    因为他发现了这个地方,现在他将这个地方告诉了乐晴天,那以后要是不懂去哪里,就可以来这里吹吹海风,那是多么惬意的事情呀。

    正在开车回去的云卿笑了笑,并没有作出回答。

    这是一个不错地方,可终究停留的时间太短,以致于让人容易忘记。

    那车开始返回,即将面对的生活是什么,乐晴天并不知道,可是看着云卿镇定的神情,仿似应该对自己有什么安排似的。

    “我们还要去哪里不?”乐晴天之前的神情表心啊还是不错的,但是这番下来,不知道咋的,一坐进车内,那心情就显得有些疲倦了,心情低落不已。

    “你想去哪呢?我说过,今天可是陪你的,要是以后陪你呀,那可就的另外找时间了。”云卿淡淡地说着。

    乐晴天想了想,确实没有什么地方好出去的了,反正姐姐那边也看过了,他们尚且还过得安好,那就足够了。

    “我自己都不知道呢?”乐晴天不由得皱着眉头说起来。

    “你就没有想要见见的朋友,或者今天是你某个同学的聚会,或者去哪里玩一玩,不想回去看一下公司,不想去那个地方饱餐一顿?”

    云卿看着茫然的乐晴天也是升腾起了一股疼爱之心,不由得给他出乎注意。

    “呵呵,对呀,我怎么就没想到呢,之前的我可是都两点一线的,不是上班就是在租房那边,不是在租房就是在公司,到时忘记了很多朋友呢、”

    乐晴天仿似找到去处一般,原本焉不拉几的连立马变得神采奕奕起来。

    “那是去哪里?要是还不懂得的话,我们去逛街吧,也好给你买几件衣服呀?”云卿提醒道。

    “嗯呢,好,那就去逛街买衣服,买吃的。公司那边呀,我本就是去那里实习的,对那里,可是一点荣誉感都没有,一点感觉都木有,去哪里也没有什么意思的。到时哪里的人之前对我还不错,甚至还有一个同事要追我,可是现在出来了,到时对那边没有半点眷恋和关系了。”

    乐晴天说话间,那感觉就仿似对世界都麻木了一般,双目没有半点神采,倒是对逛街和买衣服和买吃的,显得有精神许多。

    “今天我陪你,明天你就得陪我了。你说成不成?”云卿淡淡地说着,询问着乐晴天。

    “嗯呢,好。上一次我进入那家锦绣楼吃饭,既然被鄙视了现在我榜上了你这个大款,我要去吃饭,然后让他们都知道,我是个有钱人了,不是那个一经过那里就被鄙视的打工仔。”我还要去买名贵的衣服,有一家名贵衣服的店,上次去那里看衣服,看见喜欢的了,最后发觉钱不够,不买了,就一直被她骂,说什么,没有钱就充什么愣子,还在那里摸,要是摸坏了,你又怎么陪呢。”

    乐晴天恨恨地说着,咬牙切齿地那种,当然了,心底还是没有多少恶意的,不过想要让他们看看,让他们认识到,不要鄙视任何人,因为你们鄙视的人随时可能会变成他们的雇主老板。

    “好,都依你。可是我们说好了,明天你就得依我了,没有问题吧?”云卿第二次说到明天让乐晴天陪着他,显然会发生点什么事情,或者要带着乐晴天做点什么事情才是。

    “嗯呢,好。那我们去吧。”乐晴天想都没有想就答应下来,看着云卿,邪笑着的样子,应该怎么看,都不像是坏人的样子,何况自己都是他的小三了,他要求去能不去吗,除非这个小三的工作不想要。

    不过,既然他还询问着自己,显然是对自己的尊重嘛,既然如此,那就答应了他呗,反正人家表现还不错嘛。

    云卿看着坚定的点头和答应的乐晴天,那样子可爱至极,心情格外的开心和高兴。

    “行,现在我就陪你去了。”云卿淡淡地说着,看着乐晴天,仿似今天的事情有了交代了吧。

    驾车行驶着,云卿又掏出了一个电话,按通了一个号码,拨打出去。

    此时在另一边。

    林风眨了下眼睛,双眼无限欢喜的看着李冰冰问道:“真的?”

    狡猾的李冰冰的清纯的眼珠子一轮,绽放出花朵般迷人的笑容道:“假的。“

    林风的霎时垮了下来,叫骂道:“就知道你这小魔女不安好心。”

    “我是说假的才怪,看你焉不拉几的脸,本千金还不屑帮你呢,不过嘛,看在你如此的殷勤的份上,嘿嘿……”李冰冰狡诈地说着。

    林风一想,就知道这小魔头肯定没有好事,可李冰冰还在病床上呢,总不能把他挂钩子不是。

    因为有着林风的陪伴,在李冰冰着小魔头熟睡后,林风都会运转真元力为她梳理一遍,以致于数日后,李冰冰又能够活蹦乱跳的玩耍。

    “林风大叔,我妈咪说要感谢邀请你吃餐饭呢。”李冰冰娇声娇气喊着。

    “小魔头,你看我正英俊潇洒玉树临风,怎么是大叔呢,你故意的是不是?”

    “切!”李冰冰不屑一顾,这也是性格使然,其实她也是打心底佩服林风的,仿似林风什么都会,主要是打架十分厉害。

    林风嚣李高傲,那是对敌人,可对自己人这么也得保持着那份谦恭不是,可是面对小魔女的挑衅,那不屑一顾的态度,还真令他憋闷了,伸手就要捏捏她白嫩嫩的脸。

    可着举动刚出现,李韶华就出现了,看着林风的举动,满是诧异,林风自然感觉到了另一双目光,原本想要捏的手,改成了抱,一把抱住正喊着坏人坏人的李冰冰,连声道:“走,吃饭去。”

    “来了,进来吧,已经备好饭菜了。”李韶华衣着性感苗条,端庄美貌,气质迷人。

    “好。”林风听这声音可是十分享受,悦耳动听。

    饭桌上三人坐着,林风找着一个话题跟李韶华闲聊着,李冰冰时不时看林风不顺眼,就插上一句。

    这时,李韶华韶华的手机震动,跟林风说声不好意思,接听了一个电话后,面色大变,再次回到座位上吃饭时,整个人变得无精打采,仿似没有神魂了一般。

    “怎么了?”林风看着眼前美艳不可方物的没人,出声询问。

    “他回来了。”李韶华,沉寂了一会,缓缓说出,说出后,眼睛带着微红,仿似受尽了千百般委屈。

    李冰冰俏脸生寒,怒道:“是那个魔鬼呢,叔叔,一会你可得替我出气,教训他。”

    听到这,林风也大概明白过来,他从老鬼那里获取的资料,可是有着详细的内容,李韶华有着情伤。

    不一会儿,那门铃声也响了,三人都没有去开门,李冰冰明亮的大眼睛看着林风,满是希冀。

    李韶华这一刻仿似把主动权都交到了林风的手上,没有任何行动和言语。

    林风知道这件事情肯定拖不得,即使今天拒绝了,那明天呢,后天呢,时间长着呢,于是起身前去开门。

    林风把门打开,就见到了一个大腹便便,身穿黑色西装的中年男子,整张肥嘟嘟的脸对瞒着笑容,手里还捧着一束玫瑰花。

    “华儿,好久不见,我禁不住想你,来看你和儿女了。”

    肥胖的中年男看着门一打开,就堆满着笑意,闻声细语地说着。

    这话让打开门听着的林风好一阵恶寒,鸡皮嘎达都起来了。

    “你是谁?找哪位?”林风挡在门口,不明所以地出声问着。

    “你又是谁,还不滚开?我是韶华的丈夫。”中年男子一看见既然是一个小伙子来开门,他的脸顿时变得难看无比,非常阴沉,冷声沉喝。

    “唐三,你不要再来纠缠我了,我和女儿都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你滚。”屋子里传来李韶华满怀委屈的声音。

    林风听见她哭泣的声音,即使他是背着她。

    “爹爹,你还不揍死那魔鬼,等什么,不要让我看不起你。”李冰冰的愤怒的扬起拳头,在沙发上蹦跳起来,像一个被踩了尾巴的猫,恶狠狠的。

    “华儿,我知道错了,你原谅我好不好,让我进来说话。我只想看看女儿一眼,看一眼就离开。”唐三知道李韶华心软,跟他相处多年,自然了解她。

    果然,李韶华没有吭声,算是默认,唐三冷冷地看了一眼林风,肥胖的身子就钻了进去。

    “我才不要看见他,就一个魔头,魔鬼。”李冰冰冷哼出声,双手抱在胸前,把头转向另一边。

    “唐三,我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你到底怎么样才能够不再纠缠我们,你伤我们还不够吗?”李韶华带着祈求的声音,眼中泪水氤氲。

    在一旁看着的林风,正积累着对唐三的怒火,这么漂亮的女人,这么楚楚可怜的女人,你怎么能够忍心伤害呢。

    “女儿也是有我的一份,华儿,你就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嘛。”唐三放低了态度,表情十分丰富,可林风可以从他的眼底闪出看到,那就是半点愧疚之意和后悔之意都没有,眼前都是装出来的,来此,定然是有所企图。

    “你这幅嘴脸,去骗你那些猪朋狗友吧,我还不认识你,我给你的机会还少嘛,可每一次,你还不是把我伤得更为彻底,你走,给我走。”

    李韶华不堪回首,连多看一眼都不想。

    “胖子,滚吧。”林风高傲地站出来,站在胖子面前,双眼冷冷地盯着他,有一种,你要是再不出去,就不要怪我动手了。

    “你小子算什么东西,就一副瘦小矮鳖。”堂三一米八的身材,大腹便便,确实比林风高。

    “是吗?你来欺负我女人,我看你丫的欠抽。”林风似乎不顾唐三的大声咆哮,冷哼一声,一个拳头带着劲风呼啸出去,击中胖子的腹部,胖子的脸色霎时变得青紫,巨大的冲击之力撞击在唐三的身上,促使的他大腹便便的身子蓦然间向后倒退开来,蹬蹬蹬蹬几声,唐三的身子连连倒退数步。

    那巨大的撞击之力,放似还没有停止,唐三勉强站定身子之后,那肥胖的身子嘭的一声撞击在墙上,发出一声轰鸣。

    “你。”唐三缓缓喘过气来,大口大口喘气,脸色一片青紫,盯着林风久久说不出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