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1章 两人设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所以接下来怎么办?”

    周围几个人各有各的想法,比如老五的想法就很简单,

    不去那边关,等着大唐把高句丽打下,这边关自然也就腾出手来,当然就不需要去做什么。

    只不过老五还没说出他的话,就被钱多一个眼神看了过来,倒是知道自己的话就算是说了出来,也没有人同意。也便是不说。

    “这位接下来就是我们的狗头军师,大家不欢迎也是可以的,认识一下,我以后万一死在边关,那么这位狗头军师的话,就是我的遗言。”

    钱多介绍的正是狼兵的少主,那位叫做来人多的少年。

    “所以说来人多是一个人?”

    老五凑合到钱多跟前,说话声音不大,但是来人多也在钱多旁边,老五说的什么来人多也自然听的到。

    一个屋子本来就不大,里面也就七八个人,一张桌子还是这位狼兵的少主从自家带来,被钱多给征用了过去。

    几个人不要说这那种做起来舒服的太师椅来,就算是那种平常百姓人家的凳子也是没有。

    几个人在这里说话,倒是都站着,脑子思维倒是活跃了很多,只不过几位白守军的,倒是不多时,就变得两个腿开始打哆嗦。

    “没,狼兵少主,你以为就会是一个人来长安?你也太小气了些,要我是这位少主,估计狼兵有多少我就会带多少人出来。”

    钱多说话的时候并没有避开来人多,倒是让来人多心里舒服了一些,毕竟钱多还是把自己没有当外人看待。

    “狼兵少主?那倒是厉害,不过这来人多的名字是怎么来的?我可不记得狼兵有这个名字。”

    老五想了想,倒也想不明白这狼兵究竟是钱多从哪里找来,又用了什么条件来交换的老五却是也想不明白。

    “这是我小时候见他时候给他取的,每次他来的时候都是百八个人保护着他,倒不像个少主,像个姑娘一样。”

    钱多笑了笑,好像又想到了以前这位狼家少主,看见女孩就发咻,两个腿都不知道先迈那个才好的样子。

    可是这件事情钱多没有跟老五说,因为来人多好像更喜欢现在自己说他红颜知己的样子,可是钱多还是更喜欢他之前那个看见女子就迈不动步的样子。

    “看不出钱将军本事倒是有些顶天了,连狼兵少主也是一下就叫了过来?”

    老五说这话时候,眉毛倒是上挑了一下,很显然对于钱多的身份产生了兴趣,毕竟钱多好像出现在老五的视野之中就是面前这个样子。

    头上插根筷子,脚上踩着布鞋,身上穿着一身不太适合的盔甲,下巴多了几根胡茬,钱多倒是有事没事也喜欢摸上几下。

    这样的一个少年却是不见什么动作,每天上午发呆,下午发呆,晚上往着商一言的帐篷一钻,倒是一天便这么过去。

    可惜就是这样一个少年偏偏没做什么,便将这个隐藏在山林之中没人知道具体在哪里的狼兵,却是一下叫了出来。

    要是钱多可以说自己是个平凡少年,那么平凡二字估计就变了味道。

    “我哪有什么本事,不过是家里人本事大,我这个顶多算一个二货,等着上面的人多多照顾罢了。”

    钱多倒是苦笑了一声,自己要是生在贫苦人家说不得真的就没什么办法。

    但是钱多最重的不是自己的身体,而是自己名字前面的一个钱姓。

    百家姓,姓钱的人自然不少,而自己的钱姓却是多了一家人罢了,这家人让自己多了些保命的本事,多了些认识的人罢了。

    “不知道一言知不知道这些事情?”

    老五想了想,还是想到了每天晚上都和钱多睡在一个帐篷之中的商一言,这件事情他不愿意想起,但是此时老五还是要说出来。

    “知道些什么?”

    钱多倒是不知道老五在说着什么。

    “比如你的身世,比如你叫钱多,那么之后的生活。”

    老五的神色倒是有些不开心,因为自己的疏忽,倒是一直忘了了解一下面前年轻人的身世,自己安逸的时间长了,倒是连最基本的都忘了。

    面前的人如何认识的商一言,来边关有什么事情,其实钱多都没有和自己说过,那位书院中的前辈,更是对老五没有多说。

    老五本来也是不打算多问,因为边关之行,自己只需要保护这钱多平安就可以,但是前提商一言不在这里,而且两个人的关系就算瞎子也看的见。

    那么老五就需要考虑的更多,比如商一言的身世,两个人的家室,还有以后的生活,这些商一言可以不管不顾,但是老五需要帮商一言想的。

    “老五啊,这些事情都应该是别人家妇人应该关心的事情,你这胡子浓厚,关心这些事情倒是不太合适吧。”

    钱多看了看面前的老五,两个眼睛却是来回看了看,发现老五却是极为认真,钱多也收起了嘴角的微笑。

    “身世倒是没什么出奇,家中人也不多,我叫钱多,至于为什么可能父亲读书少了一些,之后可能打下边关,我就老实的去书院读书了。至于之后如何,我都不在意。”

    钱多口中的之后,就是自己去了边关之后,读书自己倒是兴趣很大,因为不用吃太多苦。

    钱家那么大的产业在那里,自己就算再败家也也够这辈子所用。

    “这些其实我并不想知道,你去和一言说就可以了。”

    老五挥了挥手,倒是表示自己并不想听。

    “咳,怎么两位现在不是打算怎么回去打边关吗?怎么说着说着就开始说起来家事了。”

    说话的是旁边说话的来人多,刚才自己还在听着两个人说话,听的正爽的时候,但是说起来家事来人多倒是觉得跑题跑的可以。

    “不知道我的狗头军师有没有什么好主意呢?”

    钱多倒是不在多说,转头看着自己旁边的来人多。

    “军师可以,狗头二字我感觉可以换成狼头二字我感觉更合适一些,你觉得呢?”

    钱多刚想说还是狗头二字好听,毕竟狗头二字已经传了千年之久,但是看了看来人多的表情钱多还是点了点头。

    “狼头军师,可能就是榔头军师吧。”

    钱多在心里面嘀咕了两声,倒是也不知道来人多知道钱多心里想的会作何表情。

    “你不打算说一说怎么去安排?不然你把狼兵交给我,我来发号施令也好。”

    钱多也不是纠结来人多这个狗头军师的名字,还是榔头军师,反正来人多是军师,自己是将军,到时候自己的权利还是比他大的。

    “你们这老兵残将有多少人?”

    来人多说话倒是一点不客气,一句话说出,倒是让在座几个老人都对着来人多没了刚开始的好脸色。

    “老兵倒是很多,残将倒是有一个榔头军师。”

    钱多倒是没太多生气的意思,因为狼兵少主要是这么没有脑子,自己就算找过来再多人,也是无济于事。

    “哦,老兵啊,不知道这群老兵是打算去边关送死,还是因为北齐人有着军中规定,不杀老人,所以让他们放心的去呢?”

    来人多的话本应该是说给钱多听的,但是整个人看着的却是几个老兵。嘴角上扬,眼睛里面全都是轻蔑之意。

    “放心吧,我们这群人还能活动,不劳军师惦记,这群老骨头能动就动,不能动就当成陷阱,用骨头扎死北齐人。”

    说话的人钱多倒是不太熟悉,老五却是认识,这人叫齐布,人家都喜欢叫齐老哥。

    老五之所以认识,是因为这个人最喜欢说一些钱多的事情,很多人喜欢去听,老五来到军营之中也不例外。

    常常是笑脸相迎,不管今天心情如何,这齐步都是每天开心的看着别人,而此刻的齐步确实脸色阴沉的厉害。

    “嘿嘿,这位老兵倒是有些骨气,就是不知道和你一样有骨气的还有几个?”

    来人多的表情倒是欠揍到了极点,几个老兵也是将手握紧,怕自己一个忍不住就把这军师打的不成人样。

    “我军中都是百战老兵,而且都是活下来的成功者,你就不需要再去多说,不服气的话,你回去带着你的狼兵来,我们一百对一百练一练。”

    钱多看了看气氛,感觉差不多该到自己出场的时间了。不然再让来人多放飞自我,那么事情就不想事先计划的那么美好了。

    “怎么就你这群老兵还要跟我狼兵去练上一番?我怕把这群老兵的骨头都打散了,没人能帮他们再接上骨头。”

    来人多想继续说,钱多却是在桌子下面扯了扯来人多的袖子,防止这位表演的太过尽兴,到时候直接成为下一个张飞。

    “当然若是想要比试一番我也同意,毕竟之后我们还要一起去边关,所以我们还是要团结一心的。”

    说着来人多看着钱多一眼,意思该轮到钱多去说话了。

    “咳咳,军师说看不起我们,来一个百人打百人,我们就定个规矩打一下,干他娘的狼兵。”

    军帐中的老兵也跟着符合了起来,只有老五看见了钱多和来人多这两个少年对视一眼,各自笑了一下,一切尽在不言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