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心尖密爱:兽性总裁温柔点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八十一章 香菇地耳粥 “爷爷早上好,陈爷爷早上好。” 季菡下得楼来,对着两位老人弯腰问早安。 “早上好,早上好,好。”苏岱川慈祥地笑着答。 然后在陈飞明的搀扶下起身道:“小菡起来了,我们去吃早餐。” 季菡看看四周,没有见苏沛白的身影,问道:“他呢?” 知道她口中的他是谁,陈飞明笑着道:“小少爷晨跑去啦!” 那边苏岱川已经在大大的餐桌上坐了下来,招呼季菡道:“不用管他,我们先吃。” 昨晚毕竟苏沛白帮了自己很大的忙,季菡觉得有些于心不忍。 陈飞明也喊她:“小少奶奶快过来用餐吧,一会小少爷就回来啦。” 盛情难却,季菡慢吞吞走过去,在两位老人对面坐下。 大大的餐桌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中式西式早餐,陈飞明手里拿了只白玉小碗,关切地问季菡:“小少奶奶要吃些什么?” “都可以的。” 季菡有些不好意思地站起身来道:“陈爷爷您先吃,我自己来就好。” “别,别。” 陈飞明连连摆手,心里微微感慨。 以前苏锦云用餐的时候,他习惯了在一边细心照看着,一看季菡这张脸就想到了苏锦云,仿佛回到了从前。 陈飞明扫视着桌上的早餐,嘴里念叨着:“那就先吃些香菇地耳粥吧,这地耳可是我和老爷亲自上山顶捡的,可新鲜了…” 说着便盛了大半碗浓稠的粥到季菡的碗里,再细心地撒了些葱,慈爱地递给她。 “谢谢陈爷爷。”推脱不掉,季菡便满脸笑容地接过来。 喝一口热牛奶,拿勺子刚吃了小半口,面前的粥突然被端走。 抬头看过去,苏沛白穿一件白色翻领短袖,脸上有晨跑后的汗水和露水,他皱眉说:“你别吃这个。” 季菡停下动作,嘴里有小半口,手上勺子里还有一些,看着他奇怪道:“为什么。” 两位老人也是,看向苏沛白表示不解。 用毛巾擦了一把额头的水,苏沛白坐到季菡身旁,也不说原因,只是坚持:“反正不能。” 说完直接从她手里拿过勺子,自然而然地开始吃季菡吃过那大半碗粥,连同她那个勺子里的半口。 在两位爷爷面前,他总不好意思说,昨晚刚查的资料说经期不宜吃的寒凉食物中,地耳就是首当其冲吧。 直接略过对面两人探究的视线,苏沛白拿了个鸡蛋放到季菡面前:“吃鸡蛋。” “噢。”季菡虽然不明所以,但是苏沛白的命令她向来抵抗不了,便乖乖低头剥蛋壳。 “你吃蛋白吗?”季菡问他。 苏沛白没有拒绝,伸手再拿个空碗,给季菡盛了碗猪肝粥:“吃这个。” 季菡把蛋白放进苏沛白面前的餐盘里,两口咬掉手里的蛋黄,再开始吃苏沛白盛的猪肝粥。 两位老人相互对视一眼,发自肺腑地觉得,面前这两位年轻人的互动真是有爱极了! 苏沛白从小无父母照料,再加上苏岱川对他另类的教育方式,性格冷僻怪异至极。 平常用餐,若是和他们两位老人还好,顶多是问一句答一句,若是和其他的人,那生人勿进的表情,让同桌的人都不敢轻易开口说话。 在他十多岁的时候,苏岱川带他去了一次宴会,席间有个千金小姐为献殷勤,主动给他摆了刀叉,苏沛白便立马沉下脸来掉头就走。 可现在… 他一脸平常地,吃掉那碗地耳粥,然后面不改色地将蛋白吃完,最后还吃了两片面包。 苏岱川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先前还担心撮合在一起的这两人会有隔阂,可现在看来,这似乎是一个非常正确的决定。 吃完早餐和两位老人告别,季菡跟苏沛白一起坐车往公司去。 清晨山间的雾气还没散,苏沛白的车开的有些慢,湿气和凉风穿过汽车玻璃进来,在脸上蒙了一层薄薄的水雾。 “爷爷自己住这边也冷清,我们常常过来陪他吧。”季菡想着刚才离别前老人的眼神,有些感慨地说。 “嗯。”苏沛白轻轻嗯了一声。 先前公司事务繁杂,他回去的时间不多,每次回去,老人也是一如既往的强硬模样。 直到这次带着她回去,当他对着季菡大笑关心爱怜的时候,苏沛白才恍然意识到,这个曾经在他心里,顶天立地无所不能的爷爷,真的已经老了。 也会不舍得,也会孤独,也会想念,需要人的陪伴和照顾。 想到这里苏沛白微微眨了眨眼睛,他看向季菡,突然觉得老宅清静得有些过分了… 迟钝如季菡,自然是不会知道苏大总裁心底的想法。 她从包里拿手机的时候,看见那个厚鼓鼓的钱包,想着是不是该给纪念打过去,放在她这里始终觉得一点都不真实。 正打算给纪念发信息,苏沛白悠然开口问道:“爷爷给你红包了?” 他什么意思?! 这个是她的红包,他也问,季菡满脸戒备,很不情愿地点点头。 苏沛白偏过头看了一眼季菡警惕的神色,嘴角有一抹笑意,自然而然地伸出一只手。 “什么?这是爷爷给我的,零花钱!” 季菡紧紧地将包抱在怀里,提高了音量表明立场。 “嗯,是你的。” 苏沛白单手开车的样子英俊得一塌糊涂,说出的话却是让季菡恨不得跟他拼命,他说:“可是你欠我九十八万五千。” 一提到这个季菡更是气不打一处来,那接近百万的巨额欠款,明明是他的阴谋和暴政,那一堆衣服被挂在角落里她都没拆吊牌。 “我要去退了!”季菡恨恨地。 “退了,我就让你家工厂再关门一次,你可以试试。”苏沛白冷冷开口。 打蛇打七寸,苏沛白是个非常称职的猎人。 季菡马上就换了副表情:“算了不退了,我挺喜欢的,回家就穿。” 说着把巨额红包递到他手上,努力挤出笑意来:“全部在这里,五万。” 季菡只觉得自己整颗心都在滴血,天知道,这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独自拥有这么多现金。 苏沛白将红包在手里掂了一下,满脸理所当然的表情:“还有九十三万五千。” 季菡别过脸,很是愤愤地,嘴撅得高高的。 真是没有见过比苏沛白还小气的人! 作为传说中的大总裁,跟自己的法定妻子,还计较这几位数。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