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心尖密爱:兽性总裁温柔点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100章 今日头条 他抬步慢慢走回去,走到季菡的面前停下,弯着腰逼近她的脸,表情冷若冰霜:“你知道后来它怎么样了吗?” 季菡咬唇不看他,努力强忍着眼泪不掉下来。(飨)$(cun)$(小)$(说)$(網)免费提供阅读 “它绝食,后来就被饿死了。” 苏沛白薄唇微微张开,最冰冷的话语就这样吐了出来。 他伸手撑在门上,阴鸷的俊脸越发靠近,呼吸冰寒洒在季菡的耳根处,他继续说:“再然后,我让那个宠物超市都倒闭了。” “呵…” 苏沛白又笑了起来,忽冷忽热强势又刻薄。 接着直接咬住她圆润的耳垂,苏沛白轻声呢喃:“你说是不是很好玩。” 他的呼吸,他的味道,他冰冷又炽热的唇舌,季菡只觉得一阵战栗从耳朵出蔓延开来,整个人都不自觉地开始颤抖。 她伸手用力推开面前的人,看着他的表情如同晴天霹雳。 这个故事一点都不好笑,她就是他口中那条小狗,而季家其他人就是那个宠物店。 他在威胁,在恐吓她。 这个人,好可怕! 怒视着他冷如撒旦的眼,季菡只觉得一只阴冷的鹰爪扼住她的咽喉,就快要窒息而亡。 她的肩膀抖了抖,然后彻底颓废下来,没了动作。 苏沛白嘴角扯出一抹邪妄的弧度,面色无波地往沙发处走。 刚走到茶几处还没坐下,先前季菡放在桌上充电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尖锐的铃声,加上手机在桌面上震动发出的嗡鸣声,在安静冰冷的室内令人心惊。 苏沛白只看了屏幕来电显示一眼,转头看季菡的眼神,便多了几分残忍的笑意。 眼皮一跳,一种不好的预感传来,季菡快步要过去,却被苏沛白抢先拿起了电话,手指在屏幕轻轻一点,就是免提通话的状态。 “宝宝,平安夜快乐,我这边正是凌晨。” 沈昊熟悉明朗的声音,通过越洋电话传来,在手机的免提扩音下,在空旷的房间里磁性又温柔。 “在听吗?” 没有得到回音,手机那头的人不确定地问了一句。 电话依旧没有挂断,他像是笑了一声,自顾地继续说:“宝宝,中心广场的烟火开始放了吗?你今年还会去参加倒计时吗?我…” 眼里似乎出现季菡和沈昊甜蜜相拥的身影,苏沛白心头刺痛已经麻木,冷笑一声便将手机狠狠地朝着季菡砸过来。 本能地偏头,手机擦过她的额角,然后重重地砸在坚硬的墙壁上,屏幕尽碎,白屏亮了一下,然后就彻底熄灭。 季菡的额角刺痛难耐,怔怔地伸手摸上去,拿到眼前,粘腻猩红的一片。 空洞的眼神聚焦到指尖只不过一瞬,她眉头轻轻地皱了皱,然后浑身无力地瘫软在地上。 很痛。 从身到心,全身都痛,特别是头像要炸开一般,她想抬起头去看面前的人,却是半天没有动作。 有风吹进来,苏沛白大衣角飞起来,下巴的胡须一瞬间似乎更长了,他微微低着头,像是看着地上的季菡,又像是没有看到一样。 他呆呆地抬起刚才扔出手机的手,手心空空的,麻木的。 指尖颤抖微微向前伸去,然后门“咚咚”两声,响了起来。 “总裁。” 是曾晓年的声音。 苏沛白深深吸一口气,强迫着自己不去看坐在地上的人,冷声道:“进。” 曾晓年推开门来,先是看着地上呆坐着的季菡微微一愣,面上依旧没有表现出来。 进门来恭敬地道:“董事们在等您下去。” “好。” “还有…” 曾晓年面上显出为难的表情来,欲言又止,手里的手机赫然是在微博话题界面。 自家总裁向来对关于自己的新闻,非常不在意,以往但凡有什么关于他的报道,曾晓年准备好了呈上去,对方却是看一眼标题就扔到了一边。 可是今天这个… 曾晓年看看面如撒旦的苏沛白,再看一眼地上坐着的季菡,擦了擦额头冒出的虚汗。 苏沛白迈步向他在的门口走来,路过季菡的时候连停顿都没有一下,就直接掠过,衣角碰到季菡的耳边。 “总裁您看今晚的微博头条。” 曾晓年咬咬牙,干脆不怕死地说了出来,毕恭毕敬地递上手机。 微微皱眉,苏沛白伸手接了过去。 “顾子茜傍上头号高富帅” “kc集团老板娘终有名目” “顾子茜搭上苏沛白,谁是最终赢家” “头号老公恋情曝光,天台很繁忙” …… 一连串千奇百怪的评论和标题,苏沛白在屏幕上的手指滑动得很重,时间一分一秒也流逝得非常慢。 他的余光瞟到地上静静坐着的季菡。 她的手指纤细洁白,额头的并不算严重,流血之后结了痂,配着红唇黑发,有种颓废的艳丽。 突地,苏沛白嘴角扬起一抹玩味的笑意来,手指轻轻点,从话题退出到热门,到头条。 “真是个大新闻呢。” 苏沛白的声音低沉,在季菡的头顶回响。 曾晓年战战兢兢觉得腿都在发软,他小心建议:“需不需要我联系撤下来?” “啧,”苏沛白轻叹一声,把手机还给曾晓年,语气正邪不辨:“为什么要撤下来,让他们写去。” 说着他不在看坐在地上的季菡一眼,迈开大步直接出了房间。 曾晓年蹲下身递给季菡一包纸巾,然后歉意地对她鞠了一躬,也追着苏沛白出去了。 留下季菡一人在空荡荡的冰冷的房间里,手里拿着一包纸巾,有些想哭却也没有眼泪。 地上冰凉彻骨,她费力地撑着沙发站起身来,想绕开沙发去坐一下,却是踉跄了两下没有前进的力气。 即使刚才他们并没有说明白是什么微博,季菡很清楚的知道是什么事情。 先前在楼下许文怡问她“委屈吗?”,她只是轻轻地嗯了一声。 可是天知道她心里真是,太tm憋屈了! 她恨不得跳起来,指着苏沛白骂!骂死他这个没皮没脸恶心的人。 可是真正到了他的面前,她才是头破血流的那一个,她连问一句的资格都没有。 和苏沛白的关系从头至尾,她都是劣势是被动,连自尊人格都没有谈什么捉奸。 季菡呆滞的目光缓缓动了两下,安静地垂下眼眸抽出一张纸巾来,按在额头上,却发现血已经凝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