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心尖密爱:兽性总裁温柔点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152章 邱亚傻姑娘 顾子茜轻笑了一声,仪态万千站起身来。 对着季菡,她还是那只高傲的天鹅,脖颈细长,语气柔柔。 “季菡,我知道你们已经领了证,但是全世界没有几个人知道你们结婚。” 她及地长裙在地毯上拖着,走起路来仪态万千,裙摆在地毯上低垂蜿蜒,像一只移动的牵牛花。 季菡脸上的笑渐渐有些僵,她努力地支撑着,坚持抬头去看着顾子茜。 “我当然知道,破坏别人家庭是不被道德允许。” 喝了口红酒,顾子茜语气稍稍变化了一点,看着季菡的表情依旧虚伪,令人作呕。 “但是你们…可以算做一个家庭吗?” 顾子茜脸上是强装出来的遗憾,看着季菡问,语调稍稍上扬。 季菡冷哼了一声,对面前这个女人的厌恶毫不隐藏地,她反问:“所以?你是想我怎么做?” “你退出吧。” 顾子茜的几个字简单而坚定,好像她说的这件事,是理所当然光明正大的一样。 “哈!” 季菡气极了,反倒一个不小心笑出声来。 什么叫她退出? 她简直想把顾子茜说的这番话,完完全全曝光出去。 世人眼中的女神,洁身自好的女明星,处心积虑做人小三不说,还硬想着上位逼走原配。 多可笑啊,可是那个世人心里,人老珠黄的原配好像就是自己啊… 深深地吸一口气,季菡努力装作不在意的样子。 “我不管你和那个人怎么样,但是请你明白,现在我和他是正大光明的夫妻!” 季菡的话越说越艰难,到最后眼睛已经发热肿胀得厉害,她停下来,定了定神,继续说:“要离婚也让他自己来跟我说,你,没有资格!” 季菡的语气虽然不算重,但是最后那半句话听上去还是有几分气势的。 顾子茜脸白了一下,正想要继续再说。 季菡突然就觉得烦闷起来,焦躁地摆了摆手止住她的话。 她的肩膀轻轻垂下去,她说:“是你的苏沛白就是你的苏沛白,没有人抢的走。” “嗯…” 顾子茜也没有生气,听着她的话轻轻地嗯了一声,然后偏过头反问:“那是你的苏沛白吗?” 是她的苏沛白吗? 季菡觉得这简直就是个伪命题。 她和苏沛白两人的从属关系,决定权从来都没有在她的手上。 微带嘲讽地笑了一声,季菡坚定地摇头:“不是我的,我要不起也不想要。” 门虚掩着。 北风从过道两边的窗户吹进来,穿过红毯和各个房间,到他们这里的时候停下来,将门吹开了一些。 顾子茜眼神极快地从门后扫了一眼,应着季菡说话的语气问:“那我就问你一句,你爱他吗?” 爱他吗? 季菡被这一句问得沉默了很久。 就在顾子茜准备换种方式策略的时候,女子的声音低低地传来:“爱不起,不敢爱,永远也不会爱。” 她一连说了三个不爱,每说一个,她就觉得更冷一分。 耶皇里的暖气似乎有些不太够用了,季菡浑身开始抖抖抖,身上的旗袍又闷又难受。 顾子茜仪态万千,妩媚妖娆地笑了起来。 看见门后那人的身影离开,顾子茜的表情几乎可以用得意来形容。 她纤腰柳摆再次去到吧台,给自己和季菡一人倒了杯红酒,顾子茜脸上的笑容季菡有点看不懂。 将手中的高脚杯递给季菡,顾子茜笑着说了一声:“谢谢你。” 季菡对她这句话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但是她也懒得去问她。 本来和顾子茜都不算是一路人,两人出了这个门,又是两看两相厌的状态。 她并没有去接顾子茜递过来的红酒,拿手机看看时间已经快晚上十一点,季菡一言不发地转身往外走。 不是不明白顾子茜的意思,她是想要给自己示威警告而已。她接收到了,现在也就没有再相处下去的必要了。 今晚的耶皇各楼层在拍卖结束后免费对参与嘉宾开放,季菡从电梯下来的时候,三楼一个人都不在了。 倒是ktv和酒吧区域开始热闹起来。 从大门口出来,外面的灯光红毯依旧。 早已经过了公交车的运营时间,季菡便站在门口等出租车。 远远看见一辆空的士朝着这边行驶而来,季菡挥手招呼的同时,电话响起来。 居然是好久不见的许文怡。 “快来医院!” 刚一接通,许文怡半句客套话都没有,简单四个字语气焦急又无奈。 季菡迟疑:“怎么?” “是邱亚。” 季菡心里一跳,有种非常不详的预感冒出来。 来不及思考,她快速上车,然后直接报了中心医院的地址赶过去。 假期深夜的交通依旧有些堵,从耶皇到中心医院花了半个多小时。 深夜的医院人流量不算大,她脚不停蹄往妇科手术室去,刚出来电梯,就看见蹲在手术室门口的许文怡。 很长时间不见,许文怡的头发更长了一点,她穿了件长款的羽绒外套,抬起头来看着季菡的眼睛里红红的。 “怎么样?”季菡两步走过去问。 许文怡有些无力地摇摇头:“不太好。” 季菡急了,一把将许文怡从地上拉了起来,提高音量:“究竟是怎么回事?!” 许文怡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来,有些无力地退后两步,靠在手术室走廊的墙壁上。 “宫外孕,发现太晚,输卵管破裂。” 许文怡现在想起看见邱亚的那一瞬间,依旧觉得既恐怖又悲哀。 她想起以前和季菡讨论过邱亚的事情,向来坚强独立的许文怡,眼睛瞬间又红了。 这个春节邱亚并没有回家,没有跟任何一个人联系地,她独自去做了全身上下近十处整形手术。 想起当初跟叶楠见面的时候,许文怡非常直接地劝阻她说,叶楠喜欢美女。 邱亚答,我可以整容啊,整成你喜欢那个样子。 明明是玩笑一般的话语,没人想到这个固执的姑娘,居然当了真并且严肃地去执行。 最初跟家里提出要经费,她家里人不同意,于是她便四处去借,没日没夜地打工去赚。 好不容易凑够了钱,她在春节期间,独身上了手术台,很多项目一起做,从早上六点到晚上十点才出来。 想想都觉得好惊悚。 没有哪一个人会这样急促疯狂地,从颧骨和下颚隆胸这样的大项目,到开眼角鼻综合填脂肪之类的微调,她一鼓作气全部都动了。 没有人知道,她那样孤零零躺在手术台上的时候是什么感想,邱亚向来是沉默的。 可是就是这么不幸。 在她做完手术包成猪头似的回酒店之后,突然身下流出好多好多的血。 事出突然,她又不方便又茫然,百般无奈之下只有跟许文怡求救。 许文怡去的时候时间已经有些长,邱亚的血浸透了酒店的床,她的脸乱七八糟裹着绷带,连话都说不清楚。 很快有急救中心的人上门来,到医院的时候医生看见邱亚这样子惊讶极了,加急做各种检查,结论是必须马上进行手术。 季菡从来没有见过许文怡哭得这么夸张的样子,她的眼泪鼻涕流了一脸,看着亮起的手术室的灯,眼神既愤怒又怜惜。 许文怡擦了一把鼻涕,带着哭腔问季菡:“你知道她进手术室之前,最后一个场景是什么吗?” 听着许文怡连哭带抱怨的讲诉,季菡的泪也已经流了满脸,疑惑地看过来。 许文怡叹口气,继续说下去道:“输卵管切除需要家属签字,但是她父母不在,医生就说让她老公或者男朋友签。” “我当即就要给叶楠打电话,让他死过来的时候,邱亚硬生生拉住了我的手。” “你知道吗…当时她都已经因为失血进入半休克状态了,可是她还是为那人维护…” 于是最后是邱亚硬撑着意识,自己签署的。 该说什么呢? 季菡发现自己什么都说不话来。 在邱亚和叶楠两人的各种条件素质上,他们真的是一个在天一个在地,同时也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吐出口气来,许文怡点了支烟深吸一口,她双眼定定地看着天花板,漂亮的手腕上挂了根红绳。 许文怡也不知道再说什么,相互沉默着煎熬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手术室的大门总算打开,季菡和许文怡连忙焦急地迎上去。 医生一边摘手套和口罩,一边简单地说:“患者邱亚的宫外妊娠已经终止,切除左侧输卵管,对以后的怀孕会有些影响。” 两人点头,松了口气。 医生也是有些于心不忍,他行医这么多年,也是第一次遇见这样的事情。 本来那些大的整形手术恢复时间都长,可那人还不止一项,现在加上身体出血和宫外孕手术,那个姑娘恐怕好几个月都没办法出门见人。 医生犹豫了一下么,终究还是对着季菡他们随意地提示了一下:“那个姑娘的对象是不是有点玩的过分了?” “啊?”许文怡不明所以,下意识地反问过去。 医生叹口气:“她身上的伤疤很多。” 而且是在敏感地带的,类似鞭痕蜡烛之类的印记,有的时间已经过了很久,结了疤长出新肉,有的却是近期新添加的,触目惊心。 季菡突然哭的更厉害了,她单手握拳死死地放在牙尖上,一口咬下去,越痛越哭。 她想到邱亚的父母,要是知道自己宠到大的女儿这样被糟蹋,他们该有多难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