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心尖密爱:兽性总裁温柔点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154章 不要见他 邱亚虚弱万分地笑了一下,慢慢地低声说了句:“我没有注意怀孕的事…” 说话间她的手不自觉摸向自己的肚子,医院的镇痛泵似乎对她没有什么用,现在小腹里还是有千转百回揪心的痛。 可是那是叶楠赐予她的啊,虽然来的时间和着落位置都不对,可是邱亚一点怨言都没有。 许文怡一看邱亚的表情就知道她是什么意思,直摇头道:“邱亚你真是疯了。” 季菡见邱亚的表情僵了僵,忙伸手阻止了许文怡接下来的话,她一边给邱亚拉好被子,一边道:“叶楠应该快到了。” “啊?!” 邱亚听见季菡的话,花了很久的时间才反应过来,尖叫了一声将头缩进被子里,她有些口齿不清的:“我不要见他!现在这个样子我不见他!” 完全没有想到邱亚会是这样过激的反应,季菡急了,手足无措地看着她在被子里颤抖的身子,忙伸手安抚:“邱亚,邱亚,你不能乱动。” 许文怡皱了皱眉,一把将那人头上的被子掀开,语气有些急:“你被他害成这个样子,为什么不能让他看看,啊? “跟他没有关系,都是我自己的想法。” 邱亚的动作停了下来,头埋进枕头,语带凄凉,像认命一样。 “你!你!你!”许文怡被气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她伸手指着邱亚,张口连说了三个你字,却是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怒其不争哀其不幸,许文怡问:“宫外孕也是你自愿的?” 邱亚的身体僵了僵,其实就叶楠而言,怎么可能给她半点让她怀孕要挟的机会啊。 算算时间,这个无辜的未成形的生命,应该是两人见面的第一晚。 邱亚永远都记得叶楠事后给她钱的模样,跟她梦里的记忆里的天叶纺织的少东家一个样,他说:“去买点药吃。” 邱亚无声地接过钱,然后点点头。 叶楠走了之后她在房间里,一直待到钟点房的时间结束,出来酒店门口的24小时药店就有紧急避孕药,可是邱亚本来就没有打算吃。 如果真的因为这一晚有什么结果,邱亚也认了,她会走,带着叶楠的孩子走不给他一点困扰。 或许叶楠也是对邱亚不放心,又或者是他心底,稍稍对邱亚还是有一丝怜悯同情的,之后的每一次他都有做措施。 所以现在的邱亚,心里对叶楠一点点的恨意责怪都没有,反倒是浓浓的不安和愧疚。 他让自己买药吃,她没有,他会不会生气会不会再赶她走? 邱亚一想到这个可能就觉得没办法接受,她一个翻身过来抓住季菡的手:“不要说,怀孕的事情,不要说…求求你…” 邱亚已经不能用傻和固执来形容了,她这根本就是病态的疯狂。 季菡心里又恨又痛,紧紧抓着她的手蹲下身来,泪流满面满是无奈怜惜:“邱亚…你何苦呢。” “你让他走,我不想见他。”邱亚浑身发抖,已经是哀求的语气。 邱亚是真的不愿意见叶楠,他本来就不喜欢自己,更别说是现在这个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所以向来平静内敛的人此刻完全崩溃,她的指甲深深地掐在季菡的手背上。 手背很痛,季菡的心里更痛。 她一直在为邱亚通过自己认识叶楠的事情内疚自责,但是不管如何,她和许文怡都是事件的旁观者。 当然是尊重邱亚自己的意愿,现在这样叫叶楠过来,自认为的善意强加给她,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好,好,好,不见他不告诉他,我现在就去赶他走。” “邱亚你别这样。” 季菡轻轻拍她的背,蹲在地上柔声安抚,邱亚的身体实在是虚,这么一小会的活动折腾都让她筋疲力尽,又沉沉地睡了过去。 苏沛白到的时候,就是看见这样的一个情形。 昏暗空荡冰冷的病房里,季菡拍这邱亚的背哄她睡觉,许文怡在一旁紧皱着眉头抽烟。 感觉到有人出现,季菡的目光朝着门口望了过来。 下午精心化的妆已经花掉,季菡脸上现在花一块白一块的,眼睛和脸都因为哭泣有些水肿,她毫无形象的坐在地上,旗袍皱巴巴的似乎还有些血迹。 苏沛白心里一颤,正要抬腿走进去,就听后面的叶楠打了个酒嗝。 刚才接到季菡的电话,苏沛白虽然一点事情都不了解,但是也没有再多问,他直接去酒吧将喝了不少酒的叶楠拎了出来,一路开车往医院去。 其实大概已经猜到是关于谁的事情,毕竟那个跟自己一样中了邪的大脸盘子姑娘,苏沛白心里还是印象的。 到了五楼病房在护士台报了邱亚的名字,找过来果然是。 许文怡也看见了这两人,上前半步对季菡说:“她不见就不见吧,你去让那个人滚。” 季菡点头,脸色冷淡地站起身来,朝着门口的两人走去。 一个多余的眼神都没有留给苏沛白,季菡把门关上,然后对叶楠指指不远处的椅子。 叶楠喝的有点多,看着季菡呵呵乐笑了一声,然后就跟着她走过去。 红唇紧抿,季菡越看叶楠这张脸越觉得愤怒,深深吸了口气,她努力控制着情绪问:“你知道病房里的是谁吗?” “是谁呀?” 叶楠依旧没心没肺的,偏着头想了半晌,最后像突然想起来了,大舌头地道:“是…是那个叫,邱亚,邱亚对吧!我记得没错,你们是朋友哈哈!” 喝醉了酒叶楠像个小孩子,突然像觉得自己很聪明一样,哈哈笑了起来。 看见他这个玩闹一样的反应,季菡被气得满脸通红,心里又气这人的狠心绝情,又气邱亚的死心眼。 “叶楠!你简直可恨!” 怒火攻上心头,季菡咬紧了牙,下意识地就扬手要打过去,手刚举到半空中,手腕上蓦然出现一只冰寒刻骨坚硬如铁的手。 季菡抬头,苏沛白看着她的眼睛深邃依旧,双眉微皱表情有些不悦。 即使季菡对他的意义再重要再特别,苏沛白也不会允许她这么,不说前因后果上来就打人。 更何况叶楠是他朋友,是他把人从耶皇带过来的。 爱并不是盲从和纵容,一个人应该有她自己的准则和道理。 而且叶家也不是吃素的,少主人被人这么打一巴掌,季菡以后的处境会不那么好。 可是现在的季菡完全没有想那么多,她的脑子里全部都是邱亚那非人的模样,她为他受了这么多苦,可是叶楠没心没肺,居然连她的名字都说不分明。 暂且不说爱情里的对错理所应该问题,但是至少让邱亚怀孕的是他吧,这个人没有一点点的愧疚不安,到了邱亚的病房外面还需要想她的名字很久? 季菡心里的愤怒苦恼纠结半晌,可一想到邱亚的再三哀求保密,她不能也不好说些什么。 但是心里还是气啊,气得不得了! 今天晚上拍卖会上的闹剧,和顾子茜谈话的憋屈,季菡再看苏沛白阻止着自己的手,委屈和愤怒融合发酵膨胀。 她看着苏沛白,已经不明白,自己是为邱亚抱不平还是因为自己的原因了。 “放开我!”季菡皱眉喊。 苏沛白面色不变:“有事说事,你动什么手!” “说事?哈!” 季菡冷笑一声,这是季菡第一次对着苏沛白做出这样的表情来。 苏沛白觉得,以往对着自己言听计从的那个人似乎已经不见了,现在的季菡尖锐敏感过了头,像一只发疯的小动物。 养不熟的狼崽子,苏沛白的心里突然冒出这句话来。 清冷的眸子眯了眯,苏沛白松开季菡的手,冷着脸直接说到季菡的心里去。 他说:“季菡你就说说你凭什么想打人,即使是为了邱亚抱不平,人家两个人之间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在这里来出头?” 季菡美丽的眸中怒气越发聚集,双眼瞪圆了看着苏沛白,眉头皱的紧紧的。 她半吸了口气,毫不客气地反驳回去:“我想要打他,是我和他之间的事情,我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来这里指点?” 苏沛白眼皮跳了一下。 面前这个愤怒的小女人,比记忆中的更加伶牙俐齿,想来两人刚结婚前段时间,她那样委曲求全唯唯诺诺的,也真是难为她了。 虽然她这个态度让苏沛白有些恼火,但也比油盐不进冷热不行的样子,却是要好多了。 他深深地看了季菡一眼,也没有接她的茬。 经过这么一出,季菡混乱的情绪稳定了一些,理智的时候,她当然知道自己是没有立场去教训叶楠的,毕竟万事都是邱亚自找的。 “呃,”叶楠又打了个酒嗝,刚才那两人的一番争论倒让他的酒醒了不少,看着季菡不太好意思地笑了一下,问:“邱亚怎么了?” “没事。”微微无力地摆摆手,季菡有点想对叶楠说句抱歉的话,但是终究说不出口,只声音闷闷地道:“你们回去吧。” 本来叶楠也没什么心想关心邱亚什么的,但是苏沛白把自己带过来,他也不好做得太过。 叶楠有些迟疑,面上有些为难地朝着苏沛白看过去。 但是苏沛白自然没有看叶楠的,他随意地摆摆手:“那你先回去吧,我再待会。” 他眼底有一抹奇异的色彩,流光氤氲朝着季菡看过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