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心尖密爱:兽性总裁温柔点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211章 自作孽 端着酒杯再喝了一口,季菡看看手机上的时间,转过身去问苏沛白:“你晚上有事吗?” 包间里音乐声震天,季菡靠近苏沛白大声吼了一句,可是苏沛白像没有听见一样,目光平静甚至有些微微凉薄地在她脸上一晃而过。(飨)$(cun)$(小)$(说)$(網)免费提供阅读 对这人冷淡的表情季菡已经免疫了,换了个姿势凑到他耳边去,刚想要张口继续问他,苏沛白转过身来,面无波澜地将她一把搂进自己的怀里。 季菡一愣,抬眼看见汤锦华身边几个人的目光朝着自己看过来,似乎是在谈论着自己。 刚才进来包间的时候季菡的墨镜已经摘下来,她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认出自己来,微微一笑磊落冲他们摆摆手当打招呼。 跟汤锦华能拉上关系的人大都是纨绔富二代,像他们这种人明星模特不知道睡了多少个,自然是不用担心**行踪的问题。 感受到季菡的动作,苏沛白的眼神微微一冷,带了些警告性质地将季菡搂的更紧了些。 挣脱不了也没想挣脱,季菡的手搭在苏沛白的手臂上,像安抚一样地轻拍两下。 这时那个胖子嚎的歌总算停了下来,他大大咧咧地坐在旋转椅上,拿着麦一脸夸张地表情问:“谁,谁点的?” 这首经典老歌在这个氛围里被人用这种方法吼出来,季菡的微微有些不好意思,就坐在原处拿麦回了句:“这里,谢谢。” 季菡的声音清澈沉静,在这喧嚣的环境中瞬间显得异常地独特有韵味。 她也没有半点怯场的意思,表情温婉地转头去看中间巨大的液晶显示屏。 这首歌曲的前调低沉浑厚,浓浓的老上海风情。 刚才还热闹非凡的包间有这么一瞬间的安静,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刚才季菡那句回答吸引过来。 大概有些人天生就是人群中的焦点,以前的季菡是这样,现在的她不在压制,不再韬光养晦的时候也是这样。 她放开苏沛白的手,随着音乐声站起来。 身上的旗袍和布鞋跟这个首曲子无比地搭配,灯光迷离流转看不清她的脸,她明明没有多大的动作,摆手转身间却是说不出的风情。 像昏黄的灯光下,穿着旗袍打着油纸伞走在青石街道上的,美丽独立又倔强的旧时女子。 苏沛白是听过季菡唱歌的。 以前学校有活动,季菡向来都是台柱子,从主持到独唱舞蹈各种抓,苏沛白将她的录音存下来,在耳机里一遍一遍的听。 但在学校里,她都是唱那种明朗的积极向上歌,从没有见过季菡这样。 她刻意压低了声音,有些浑厚有些低沉,张口成乐轻吟浅唱,嗓音温柔又带了些沧桑,大气又不失细腻,将歌曲中女人的寂寞孤独和渴望表现得淋漓尽致。 一曲终了。 包间里沉寂片刻继而出一片欢呼和口哨声。 这些贵公子玩惯了奢华和喧嚣,有人在他们面前这样的深情歌唱却是很少的。 热闹欢呼间不知道谁打开了天花板中间的聚光灯,站在中间ktv唱台上的季菡瞬间被人认出来。 刚才那个唱歌的胖子叫了一声:“挖槽,这不是近来很火的,演网剧那个美女嘛!” 经他这么一吼,其他的人瞬间也反应过来,七嘴八舌地道:“对,对,女一号!” 刚才那个坐在正中间,玩骰子喝酒的大金链黑衣男子重复了一句:“就是说被苏沛白睡了,花大价钱签的那个?” “哟呵。” 那个胖子唱完歌一直没有从演唱台上下来,他跟季菡的位置最近,刚才季菡唱歌的时候他的眼神都眯成了一条缝,听到刚才那句话,他吆喝了一句,跳下来。 他目光中的侵略**毫不掩饰,朝着季菡走过来道:“小美女,你什么价,陪本公子玩一晚上,要多少你随便开!” 场面突转直下成这个样子,汤锦华也是始料未及,心里一紧正要出声劝阻,身边那个藏在阴暗光线里沉默的人就冲了出去。 那个胖子的手向着季菡伸过去,跟她还有一米远的时候,一杯酒从天而降,一滴不剩地全部倒在他的脸上。 这个胖哥也算是有头有脸,在众人面前受到这样的对待,他面目瞬间狰狞,大吼着举起地上的独脚椅大跨步冲上来。 因为这一切发生得太快太迅速,加上灯光和角度的问题,那边的众人看不见胖子的动作,在近处的苏沛白和季菡却是看的清清楚楚。 胖子的椅子是往苏沛白的右边手臂去,恰恰就在季菡所在的那一边,就在那最后的一瞬间,她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大步上前一把抱住苏沛白的手臂,口中的话倒还晚了一步:“小心!” 季菡的身高比这两个男人都矮,那个钢铁加皮草制成的独脚椅重重地砸在她的后背和脖颈,季菡疼的五脏六腑全身都麻木了,晕倒前的最后一个念头是,自作孽不可活,她真不该来这个什么419包间。 *** 季菡做了一个梦,长长的有粉红色爱心的全部都是泡沫的美梦。 梦中家里没有出这样的事情,她已经毕业了,找了一份跟专业没有关系的共作,许文怡还是以前那副神秘的样子,时而隐遁时而出现,两人一起去逛街旅游晒太阳。 纪念也毕业回来工作稳定,梦里没有沈昊没有苏沛白,季菡不需要偿还也不需要迁就,活得自在轻松极了。 醒来的时候嘴角都是笑着的。 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入鼻便是医院里的消毒水味道。 清醒之后疼痛感瞬间回笼,刚想要翻个身,被背上的伤拉扯到,她不自觉地嘶了一声。 苏沛白把办公桌搬到季菡的病床后头,一听见她的声音推开椅子走过来:“你醒了?” 晕倒前的记忆瞬间回笼,季菡的脸都皱成一只包子,她艰难地动了两下想要挣扎着坐起来,苏沛白忙将她背后的枕头拿来:“你的伤在背上,不能背靠不能平躺。” 季菡点头,脖子上也打了石膏还是绷带,她闷闷的很不舒服,声音有些沙哑地开口问:“我睡了多久?” 转过身去给她倒了杯热水 ,苏沛白答:“我让医生给你打了有安眠成分的点滴,你睡了一天。” 一天? 季菡的心头一跳,这怎么行,眼看就是盛世的收尾拍摄,她怎么可以睡一天? 脸上的表情瞬间收紧,季菡满脸的慌张焦急:“不行,我要回剧组去,就到最后一点点的部分,我不能不去…” 掀被子的动作还没完成,苏沛白皱紧了眉头一把按住她,脸上的表情严肃甚至有些焦躁阴狠的:“你这个样子,站都站不稳,还回去什么剧组?” 被他这副样子惊到,季菡的眼睛一酸。 虽然说要去喝酒要去那个包间的事情是她自找的,但是不管如何,她是因为救他帮他挡下那个椅子,现在人醒了他不但没有感谢心疼的话,还这一副面孔是什么意思。 季菡越想也难过,越想越委屈。 刚才梦里的情形也越发清晰安宁,这些时候家里的事情,季念的事情,还有夹在苏沛白和沈昊中间的难做,她拍戏的努力劳累,对着苏沛白的不安惶恐,种种复杂的情绪袭来,季菡的眼泪开了闸就止不住。 “苏沛白,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子,莫名其妙冲我发什么火!你要是觉得我烦我没用我碍眼你可以滚啊!”季菡眼泪迷蒙,说出口的话倒也半点不含糊,吐字清晰气势十足。 苏沛白深邃的双眼像看不到底一样。 他的表情一如既往的没有表情甚至阴冷地过了头,墨黑的瞳中倒影出季菡长发苍白哭泣的样子,他的喉节上下难耐地滚动一下,有些话哽在喉咙里,不知道怎么说出口。 不光季菡觉得这段时间里折腾疲累,他也觉得累。 明明他是百毒不侵没有丝毫弱点的人,昨天在季菡受伤的那一刹那,他竟然恐惧内疚不安无力到了极点。 这种感觉他从来没有体会过。 其实那时候苏沛白有看到那胖子的袭击,这对他来说根本就是花拳绣腿一般,可是身旁的人就在最后那一瞬间替他挡下,那时候苏沛白已经不能用震惊和心疼来形容。 他向来孤僻阴冷,看似拒人千里无所不能,实际上他最缺乏的就是人对他的关心和爱。 可是如果这是季菡用自己的安全和健康来交换的,苏沛白绝对不会要! 这可是季菡啊…他几十年孤寂阴暗的时光里,唯一的光亮和色彩啊… 这些日子以来两人之间的和平相互体贴麻痹了他的心思,让苏沛白几乎要忘记了原来的自己。看着季菡背上的伤痕和流血,他发现自己这些时候一直在犯错误。 对她好对她宠,事事纵容顺从,到头来她的思想和意图蔓延,完全是苏沛白没办法控制的局面。 她一心扑在拍戏忽略他的事情也是,不顾自己安危自作主张地帮他也是。 这样的感受真是无力地痛心,他的眼色微微一凛,按下病床旁边的传呼按钮,冷声命令道:“盛世拍摄已经进入尾声,公司出面安排交涉,你的后两集会安排替身和错位拍摄,你安心修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